第521章 为了抱孙子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这样?除此之外,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?”老爷子担忧地问了一句,因为他看这丫头的脸色实在太过苍白,而且这么长时间了还不见有什么好消息,他着实担忧哪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有些郁闷地嘟起唇:“爷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您还希望我有其他的症状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老爷子气得胡子一吹。

    老周医生乐呵地笑道:“少奶奶别生气,老爷子也是担心你的身体而已。不过老爷子不用担心,少奶奶的身体很好,多加调理就能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行,给她多开几副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洛歆简直要气死了,喝药就已经够为难的了,还要多喝几副,这不是想苦死她嘛?

    奈何乔老爷子根本不把她的抗议放在眼里,最后和老周医生一边谈着一边远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走远的身影,洛歆松了一口气,总算是走了,幸好老周医生没有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么?”

    乔子墨在她身边坐下,看她一张小脸都快皱成一团,不由觉得好笑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埋怨地瞪他一眼:“还说呢,我都快撑死了,摊在这里也太丢人了,你快抱我回房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撑死了?刚才是谁一次性吃那么多的?”

    洛歆抿唇,没办法,她在国外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,所以一时嘴谗就吃多了些,老爷子看她吃多自然也欢,于是不断地给她夹菜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就成了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了,你到底抱不抱我?”

    他要是不愿意抱她的话,那她就自己去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乔子墨站起身,双手穿过她的腰身,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,尽管她吃得很饱,可抱在怀里还是那么轻。

    在去房间的路上,洛歆伸手揽住乔子墨的脖子,趴在他的怀里道:“刚才真是吓死我了,我怕周医生诊断出来,万一告诉爷爷,他老人家接受不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步子一顿,低下头注视着她。他自然是明白她指的是什么,黑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,抱着她的手加重了力道。

    “周医生算是乔家很多年的医生了,就算他诊断出来,也会顾及爷爷的想法,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乔子墨的话总算是打消了洛歆的顾虑,听他这么说,她一颗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,这才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不过还是很值得烦恼啊,之前爷爷就一直希望能抱僧孙,结果她肚子没动静。好不容易有动静了,结果这个孩子却没了……

    下一次再有孩子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洛歆说不担心是假的,就生怕老爷子会过问。

    正当她失神时,乔子墨已经抱着她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这儿是乔子墨在乔家的房间,虽然很久没过来了,可是这里还是被打扫得一尘不染,一进门还可以闻得到一股淡淡的花草香味。

    洛歆深深吸了一口空气中的清香,然后从乔子墨的怀抱中跳下来,一下子就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扑倒以后,洛歆揉着腹部喃喃道:“撑死我了,不过总算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就埋在柔软的枕头里,这儿的味道比之前在医院的味道好闻多了,头只是一沾枕,洛歆便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一开始还有她的呢喃声,可是到后来就变得安静了,乔子墨一看才发现这丫头睡了过去,于是走到床沿边坐下。

    沉睡中的洛歆看起来特别安静,红润的嘴唇微张着,长长的睫毛投下阴影,秀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,看起来倒还真的是安静美好。

    乔子墨伸出手,替她将脸上残留的几丝青丝拨到耳后,修长的指尖便沿着她的眉眼描绘的,先是眉毛眼睛,再是鼻子嘴唇,最后停留在她的下巴之上。

    如果外界的人看到不可一世的乔子墨居然也有这么专注温柔的一刻,铁定是惊得下巴都掉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看不到。

    也许只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之中,他才会露出这么专注而深情,温柔而宠溺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属于她的,专属于洛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洛歆是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的,睁开眼睛看了四周的环境一眼,她才坐起身。

    外头似乎是王妈的声音,她这才掀开被子站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刚打开门,便扑面迎来一股浓浓的中药味,洛歆脸色一变,差点就捂住胸口吐去了。

    “洛丫头,你可醒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妈端着那碗中药往洛歆面前推,洛歆一惊,忙退了几步,避开那股浓烈的中药味。

    “王,王妈,这是什么?”她颤抖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?这是周老医生给你开的药方啊,刚刚老爷子吩咐说熬好了就端过来让你趁热喝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紧张地咽了口唾沫:“这,这么快……”她干笑着,早说了不用看了啊,结果端这么一大碗又苦又臭的中药,这叫她怎么喝啊?

    “对呀洛丫头,你赶紧趁热喝。”

    洛歆伸手去接,可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嫌恶的表情,“王妈,这碗药看起来很烫,先放着吧,我一会再喝。”

    她是打定主意放到屋子里去,等王妈看不见了,然后把药给偷偷倒掉的。

  &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