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22章 笨女人,喝药

    “不喝!”洛歆使出全身的力气来反抗,可惜在乔子墨面前,她那点力气根本不够看,乔子墨单手就能制住她。

    “乖,笨女人,喝了对你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“乔子墨,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喝这种东西,你还这样对我!”洛歆是真的有些生气了,天知道她多讨厌这黑乎乎的东西啊。当初就被他强灌下去多少,还威胁她如果不自己喝,就要喂她喝。

    “良药苦口。”乔子墨只能耐心地劝着,两人挣扎间进了房间,乔子墨的身手很好,反脚把房门给踢上,然后将她娇小的身子挤压在自己与门板之间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,洛歆更是动弹不得,被他死死地压住,身后又是坚硬的门板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,我真的不想喝……”硬的不行,洛歆只能来软的了,苦逼兮兮地露出可怜的表情,努力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可怜一些。

    “乖,喝完了,明天拍婚纱照。”乔子墨说起最后那三个字的时候似乎故意加重了语气,洛歆脸上的表情一僵,半晌停下问他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吗乔子墨!”

    见她露出生气的表情,乔子墨伸手刮下她的鼻子,轻声道:“我哪敢威胁你呢小笨蛋,先乖乖喝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喝!”洛歆侧过头,小脸上的五官都快皱成了一团:“我说了不喝这药!”

    乔子墨不说话了,只是一直盯着她,黑眸里一片平静,让人看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。隔了良久,他才微勾起唇角:“真的不喝?”

    洛歆使劲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不肯喝……”乔子墨的余音让洛歆一喜,以为他不会勉强自己了,可是却看到他把药碗送到唇边欲饮的时候,笑容顿时僵在了唇边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洛歆伸手抓住了他的手,制止了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,你干什么?”他不要又要以口哺药吧?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侧头望向她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声音低沉暗哑,嘶哑性感,洛歆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。这么近距离地观察着他,她才发现乔子墨的五官真的是比以往还要好看几分,虽然以前看得也不少了,可是每次认真看他结果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现在作出这副表情,嘴角噙着笑,黑眸变幻莫测,声音又这么诱人。

    真是该死的……简直就是在勾引她啊!

    搞得她都有点想伸手环住他的脖子,吻上去了……

    停!

    洛歆你这个时候在胡思乱想什么,面前这个男人他要逼你喝药耶,你居然还有空当在这里胡思乱想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抿了抿唇,想了想又咬牙道:“我告诉你,就算你喂我喝,我也不会喝的!如果你敢来硬的,我就咬死你!”

    她说真的,只要乔子墨真的敢以嘴对嘴喂她喝药的话。

    她这次一定把他的嘴唇给咬破,看他还喂不喂。

    上次被喂药,是因为她发烧,烧得迷迷糊糊,所以才会被他一时得逞,现在的她,可清醒着呢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乔子墨无奈了,既然这丫头不听话,那他只好……低头,乔子墨喝了一口中药汤,虽然苦味让他有些不适地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说实话他也实在适应不了这味道,可是这东西对于她来说,不喝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是一口一口地喂,她也得全部喝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洛歆尖叫一声,使劲地推着他,可根本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,只能眼看着他越靠越近,然后歪头吻上了自己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唇刚一碰触,洛歆便紧紧地咬紧牙关不让他进来,与他较劲。可乔子墨并不急,一边逗着她,大手一边滑至她的腰间轻轻一掐。洛歆忍不住轻呼一声,乔子墨趁机撬开她的贝齿,将自己的舌头探进她口中,也同时将药汤渡给她。

    一瞬间,洛歆便感觉苦不堪言,浓浓的汤药味弥漫在两人的唇齿之间,呼吸之间全部都是中药的味道,熏得洛歆小脸发愁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!

    洛歆气得不行,又不好意思将药吐他一身,只好咽下去。气上心头,索性对着他的舌头用力地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之后弥漫在两人唇齿之间的就不仅仅是中药的苦味了,还伴着一股血腥的味道,洛歆清楚地听到乔子墨闷哼了一声。瞪得大大的眼睛也看到他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,一想到咬的是他的舌头,心里头又有些心疼,动作忍不住放轻了一些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下,便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乔子墨本想喂她喝药,可是却被她挑逗得只想一门心思地吻她。

    所以靠近她,再靠近她,在她的口腔内索求着。

    渐渐地,那碗汤药便被两人遗忘到了脑后,苦味在唇齿间渐渐散开,味道淡淡的,倒也不是那么难受了。洛歆被他吻得忘了今夕是何夕了,伸手环住他的脖子,也深深地回应起来。

    一吻结束,两人都气喘吁吁,而端在乔子墨手里的那碗药汤早已凉透,没有了温度,可偏偏亲了这么久,乔子墨就端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洛歆趴在他的怀中气喘吁吁,未了侧头看到那一碗药汤,苦着一张脸仰头道:“乔子墨,那药都凉了,不喝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她的唇本来就被他吻得有些红肿,这会儿嘟起来更是红润诱人,眼神妩媚如水一般,被她这眼神一看,乔子墨还真的有些把持不住想把她给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奈何,手里还端着一碗药汤。

    这丫头……乔子墨有些头疼地拧了拧眉心,一手扶着她起身,然后一手将药汤放在桌面上,好不容易才点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今天这药既然凉了,那我就不勉强你喝了。”

    洛歆欢呼一声,上前窜上他的怀抱,双手抱住他的脖颈,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