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24章 小心翼翼的爱

    “二小姐?”秘书瞪大眼睛:“那刚刚进去的那位是大小姐?”

    严雅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天哪,秘书咽了口唾沫,在严氏当秘书这么多年,她还从来不知道严家有两个女儿,现在却突然空白无凭多出来一个。

    不会是私生女吧?不过看这个严雅维护她的模样,她也不敢乱说什么,只能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办公室里内却是另一番场景,要说严雅出去以后,还特别贴心地把门给带上了。于是办公室里只余下父女二人,因为严厉身上穿的是西装,所以空调的气温开得很低,而洛歆却只穿了短袖。

    刚开始在外面晒了很久的太阳刚进来时的确会觉得凉快舒服,可是站久了便会觉得冷,然后她缩了缩肩膀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小动作,却让严厉非常在意,本来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的,这个时候却赶紧起身走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,把空调的温度调到了最高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动作,可落到洛歆的眼里却觉得挺暖心的。

    毕竟有人关心自己,而且还是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轻抿了抿唇角。

    “严先生,不用这么客气,我也不算太冷。”

    她出声道,严厉的动作却是一顿,因为她口中那句严先生而变了脸色。她还是对自己很客气,很生疏,所以严厉也不清楚她今天的来意。

    放下遥控器,严厉看着洛歆有些不明所以。他是纵横商场的英才,可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,却显得有些手无足措起来,不知道面对她时,手要怎么放,话要怎么说,才不会让自己出错。

    可见,他对自己的这个女儿,可真是小心翼翼,宝贝得很。

    “洛丫头,你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阵子去了欧洲,遇到了很多事情。”洛歆却直接开口,打消他的疑惑:“而且子墨和他父亲关系不好,这点让我很苦恼,苦恼于该如何化解他们父子之间的仇恨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因为这些,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。或许,我早就该在我母亲让我原谅你的时候,就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早就不恨你了。只是自己一直不能原谅自己,或许是因为你对我母亲所做的事情让我感觉到过分吧,但这么多年了,母亲她都不介意了,我这个当女儿的,也是时候该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今天来找你,就是想告诉你一声,我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把压抑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,洛歆总算感觉心口的大石头终于有容身之所了,松了一口气的感觉,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严厉却因为她的话而情有些澎湃,他是一直盼着这一天的到来,可却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,所以很激动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努力的事情,终于有了着落。

    严厉的眼眶有些发红,心头也有些哽咽,看着那抹娇小的身影,他多想上前抱抱自己的女儿啊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知道不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出声道:“那你是原谅我了吗?”

    洛歆点点头,心里也有些微热的感觉,说不上来是怎么感觉,但就是感觉有些激动。不过她隐藏得很好,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淡定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严厉欲言又止,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出那句话,他的步履有些阑珊,似一个七八十左右的老人,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。

    洛歆看到他朝自己走来,心里头更是抑制不住的激动,以她的冰雪聪明,她自然知道他接下来想要问什么,只是……现在的她,还没有办法叫他一声……

    爸爸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下意识地握紧了垂在双侧的手,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她说原谅他了,心里也的的确确是放下了。可是要她突然之间去叫一个陌生男人为父亲,这还真够为难的。

    果然,严厉已经走到了她面前,他高出她一个头,看起来身材很伟岸。

    “歆儿,你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洛歆就打断他的话,抿紧唇道:“现在还不能!对不起,严先生,我只是原谅了你,但并没有说我会……”

    听言,严厉眼中的期盼散去,脸上浮现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能听到她一声呼唤呢,却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不过,值得让他欣慰的是,这丫头终于肯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四周又安静下来,洛歆有些尴尬,手便在包上乱扯着,却意外想到今天来除了这件事情之外,还有一个目的。

    这才赶紧低头拉开包包,将里面一张红色的喜贴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严厉一看到那张红色的喜贴,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,原来是她要结婚了。可是这丫头不是之前就结婚了吗?这会儿……

    他颤抖着手接过那张喜贴,严厉发现自己居然有些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“我和子墨下周会补办一个婚宴,到时候请您过来。”洛歆将喜贴递给他以后,便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既然她已经打算原谅他了,自然也是会请他到场的。

    但是原谅是一回事,叫不叫他爸爸还是一回事。她想,或许这辈子很少会有机会叫出那两个字了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给了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厉激动地点头:“好,到时候我一定到场,你需要……”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吗?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需要。到时候只要请严先生过去喝杯喜酒就好。”洛歆淡淡一笑,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也完成了,也是时候该离开了。

&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