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25章 她要一剑双雕

    乔龙天似乎不是第一次看洛丫头哭了,可是看到她在自己面前红了眼眶,一时之间也是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明明是在研究名单的事儿,怎么好好的就哭了呢?

    话音刚落,洛歆居然就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,嘤嘤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洛歆忍不住扑进乔龙天的怀里,这动作把乔龙天吓了一大跳,幸好他身子骨硬朗,要不然这一把老骨头被她脑袋一撞,不得碎了咯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啊。你可是我乔龙天的孙媳妇,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去?快快起来,要是让别人看到你哭鼻子,那可就丢脸了。”乔龙天没有女儿,年轻时他也是希望自己有个女儿的,奈何……唉,往事不堪回首,只留下乔靖南这么一个独子。

    幸好生了个乔子墨,再来一个乔浩。

    如果子墨结婚了,来了个洛歆,他这老头子也快归天了,只怕是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。现在的他只希望自己能在临死前,看到子墨和洛歆生一个可爱的小宝宝,让他这老头圆了抱僧孙的愿。

    “可是爷爷,你也没必要对我这么好吧?”洛歆哽咽着,好到居然拿乔家的声望来开玩笑,这里面的宾客名单前面列的都是世家,如果她一个不乐意就划掉了,那不就是影响两家的交往吗?

    “怎么没必要了?我乔龙天的孙媳妇,当然是要最好的。”乔龙天乐滋滋地说道,感觉到这丫头的眼泪都湿了自己的衣衫,他嫌恶地推了推她:“洛丫头,还在哭鼻子呢?快起来!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嘟起唇:“爷爷不会是嫌弃我的眼泪弄脏了你的衣服吧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!”本来以为乔龙天会客气几句,可是谁知道他居然点点头,把她推开以后,拿出纸巾擦了擦自己身上:“这衣服贵着呢。”

    洛歆撇了撇嘴,“哼,还说最疼我呢,结果就心疼自己的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洛歆扭头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听言,乔龙天手中的动作一顿,看这丫头别扭的模样,只好将纸巾放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算我这老头怕了你这丫头了,哭吧哭吧!”

    可是这会儿,洛歆却不哭了,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觉得有些丢脸。平时在乔子墨面前哭也就算了,今天居然在爷爷面前哭,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下意识地四周张望着,老爷子却幽幽道:“行了,你不用看了,刚才没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回过头来,笑眯眯地道:“那就行。”

    乔龙天只能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真不知道这丫头的脑袋瓜子是什么东西做的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。

    真是个活宝!

    正说着,两人便听到了外面车子响动的声音,洛歆脸上一喜:“肯定是子墨回来了。”说完她便伸手抢过了乔龙天手中的宾客名单,然后起身一边朝外面跑去,丢下一句:“爷爷,宾客名单我拿去和子墨一起看,让他拿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乔龙天还想再说什么呢,结果那丫头早就风风火火的,跑得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洛歆出去的时候,正好碰到乔子墨进来,砰的一下子就撞进了他的怀里,幸好乔子墨拉住了她,否则洛歆可能就要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乔子墨把她接住以后微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洛歆稳住了脚步,喘着气抬头,朝乔子墨扬了扬手中的宾客名单。

    “刚刚爷爷把婚礼的名单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子墨接过她手中的名单望了几眼,然后看向她: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洛歆低下头:“他让我看看名单有什么不对的,可是我又不认识你们乔家结识的人,所以想让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我也不太认识。”说着,乔子墨将名单收了起来,“咱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正好戚叔从旁边经过,乔子墨直接就将名单递到了戚叔手中,轻声道:“戚叔,名单的事就麻烦您了,您在乔家这么多年,谁和乔家关系走得近您应该最清楚,这次婚宴上,就请一些平时关系较好的吧。”

    听言,戚金微微一顿,之后目光落在名单首处几个名字上面,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后,略略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洛歆笑眯眯地看着戚金:“戚叔,麻烦你啦。”

    戚叔离开以后,乔子墨搂紧怀中的人儿,贴近她道:“笨女人,名单的事戚叔会处理好的,刚刚我那样说之后,他应该会明白我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洛歆瞪大眼睛,不明所以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乔子墨便伸手拧了拧她的鼻子,宠溺道:“你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?无非就是不希望我们婚礼上来太多不相干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和她相处这么久,她在想什么,乔子墨还是摸得挺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可那毕竟都是与乔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多数都是表面上的关系,上次的事情你忘了?”

    上次的事情?洛歆有些疑惑,仔细想了想才想起来上次乔依依出车祸的时候,报道上面胡编乱造,其中就有许多落井下石的。她明白,毕竟乔家在a城独挑大梁,肯定会有人眼红,可又碍着自身的条件不足不敢出动。所以只能大家族互相攻击的时候,暗暗地选择有利于自己的那一方,站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才恍然大悟地点头:“怪不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