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26章 我们可以说悄悄话

    严厉此时内心的想法是,既然他是洛歆的老丈人,那看来他以后在生意场上得多多让他才是,这样他才不会对他们严氏怀恨在心,会对自家的女儿好一些。

    虽说是自己的女儿,可毕竟嫁出去了,又住在人家家里。

    而乔靖南则是疑惑,这个饭局是洛歆打电话叫他过来的,当时接到电话的时候,他还有些奇怪,难道这丫头是想巴结他吗?可是后来当她开口说子墨也会来的时候,他便知道这丫头想干什么,她无非就是想缓和他和子墨之间的关系罢了。

    之后乔靖南叹了一口气,也难为这个丫头有那个心思啊。

    两人正握着手,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洛歆和乔子墨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同时出现在包房里。

    乔靖南和严厉同时朝门口望去。

    正好看到洛歆挽着乔子墨的手臂走进来,乔子墨不再是一身军装的打扮,而是在洛歆的数落之下,换上了西装,平时都没有看到他穿过,所以今天这么一打扮起来,倒是另有一番味道。

    而洛歆呢,也换下了平时吊二郎当的风格,换上了淑女装,两人站在一起,倒是养眼。

    于是一个看儿子,一个看女儿,眼里都浮现了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间,洛歆可以感觉到手中乔子墨的僵硬,不过只是一小会儿他便恢复了正常,声音低低在她的头顶上方响起。

    “人是你叫来的?”

    洛歆感觉他声音有点冷,不由得缩了缩脖子,但一想到自己的目的,她又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神:“是啊,我叫来的。”

    乔子墨没有说话,只是抿着唇安静地看着他,黑色的眼眸里一片平静,让人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洛歆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,可是却可以确定他一定不开心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都可以面对了,为什么你不可以?子墨,我希望,我们可以一起面对。”

    四周很静,就连服务员都可以感觉到这微妙的气氛不敢开口说话一般,乔子墨一直静静地盯着洛歆,黑眸始终平静无波,时间久到洛歆都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张口欲言,乔子墨眼中却忽然闪过一抹笑意,又恢复了宠溺的目光,“好,那我就和你一起面对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一开始有些愣住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心头有些哽咽,眼里闪动着泪光。

    “好!”她下意识地握住他的手,乔子墨也扣紧她的,与她的十指紧扣。

    四人落座,位置却隔得挺远,原本就是大酒店,包房也是最大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可是这会儿洛歆和乔子墨坐在一块,而乔靖南和严厉坐在一块,明显就成了二方人马,隔着大半个桌子,说话小声点,恐怕对方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洛歆看着远处的二人,脸上的笑容都觉得尴尬,想拉着乔子墨往前坐近一些,乔子墨却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不用过去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说话他们听不见!”

    乔子墨邪魅一笑,“正好,我们一会可以说悄悄话。”

    洛歆汗颜了,手伸到桌子底下用力地对着他的大腿掐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乔子墨闷哼一声,脸色微变。洛歆掐了一把以后就要飞速地将手缩回去,奈何还没来得及缩回去,就被乔子墨的大手一把给扣住了。

    掐她?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,乔子墨表面上不动声色,可桌子底下却握住她的小手反扣在自己的掌心里,让她挣扎了几次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,快放开我。”洛歆低声冲他喊道,混蛋,乔靖南和严厉就坐在对面,结果他却抓着她的手藏在桌子底下不松开,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干什么呢。

    奈何,就算她再气急败坏,乔子墨也没有依言松开她,倒是掂着她柔软的手心,轻轻地用指尖上面刮着。

    洛歆觉得掌心一片轻痒,脸上红了红,这个混蛋,可怎么也甩不开他的手。气着,洛歆索性一脚踩在他的脚上,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又听到乔子墨的闷哼声,随即他的手松了松,洛歆便趁机把自己的手给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服务员拿上菜单,让她们点菜,洛歆接过菜单以后扫了几眼,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胃口,便想看看乔靖南和严厉打算吃什么。

    正打算把菜单递给他们的时候,却发现相离甚远。

    洛歆有些汗颜,只好将菜单递给服务员:“对不起,麻烦你让那两位先生先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服务员点头,然后拿了菜单走到了乔靖南和严厉面前。

    “先生,洛小姐请二位先点菜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靖南接过菜单,扫了一眼递给严厉,“还是严先生先来吧。”

    严厉倒不客气,接过菜单便从上往下看了一遍,之后看向乔靖南:“如果乔先生不介意的话,今天这一顿就让我做东,我来点菜吧?”

    乔靖南勾起唇,干练地笑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于是严厉便点了一些菜,然后又对服务员说:“好了,再来两瓶白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请稍等。”服务员拿了菜单之后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严厉抬手看了一眼手表,之后又扫了一眼坐在很远处的洛歆和乔子墨,突然出声道:“歆儿,坐到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。

    洛歆这边还在和乔子墨争执着,突然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,有些反应不过来,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,“我?”

    严厉目光柔柔的,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坐那么远,他都不好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