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27章 我的亲生父亲

    而另一边呢,乔靖南看着这一幕微微有些诧异,刚刚严厉和他子墨之间的小动作和眼神他都看清清楚楚,一开始他在猜严厉和洛歆是什么关系。后来眼神间,他大抵也能猜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应该就是洛歆的父亲,可是父女之间肯定出了点小问题。

    而乔子墨,在替两人解决着。身为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,如果他连这个都看不出来,那他也算是白活这几十年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洛丫头,自己的事情还没解决好呢,就把他拉进来一直起解决了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到最后,居然是两个长辈打起圆场来,严厉和乔靖南开始喝酒,一杯接一杯地碰着,紧接着一瓶白酒就下了吐,到了最后,乔子墨居然也跟着他们两个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歆本来想阻止子墨喝酒的,可想了想今天来的目的,也就由着他去了。

    顶多一会回去的时候打车回去,或者她来驾车。

    之后……上的两瓶白洒,居然都被三个人给喝光了。

    任你是商场上的头头,却还是被这几瓶白酒给干倒了,乔子墨平时就没有怎么喝过,所以这会儿居然也喝醉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之中,居然只有乔靖南看起来清醒一些,而严厉已经趴在桌子上呢喃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歆儿,歆儿……原谅爸爸……原谅爸爸……好不好?爸爸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洛歆准备去扶他的时候,却不小心听到他的喃声细语,动作也跟着一顿。

    心底的最深处,不由变得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乔靖南伸手拧了拧自己的眉心,微笑地望着洛歆:“洛丫头,这是你父亲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抬起头,这才发现他居然没有醉倒,只是眼底有一片迷蒙,但到底却还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不可否认的,她只能点头承认:“是我的生父。”

    乔靖南这才明白过来,一个姓严,一个姓洛,原来她的身世竟然还这么曲折。不过,这不是他该担心的事情,乔靖南把目光落在乔子墨的身上。

    乔子墨虽然说醉了,可身子却还是直挺挺地坐着,面上表情为变,只是眼睛闭着,坐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对于这个儿子,他始终是亏欠了太多啊。

    洛歆兴许是看得出来他心中的难过,回头看了乔子墨一眼,之后才道:“子墨和您之间的关系,我会试着去缓和的,在此之前,您先别急。”

    事情总会有转机的。

    就像她之前,一直不愿意原谅严厉一样,可是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,她突然就想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“嗯,子墨看起来并不好受,我打电话让司机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摇头:“不用了,我会开车,一会我跟他一起回去就行。倒是您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乔靖南无所谓地笑:“我没事,我还能开车,不过酒后不能驾车,我让司机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好吧,洛歆只能点头,乔靖南有司机解决,而且他还算清醒,子墨有她,可是严厉怎么办呢?正疑惑间,严厉放在西装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有些突兀,倒是把洛歆吓了一跳。不过她还是探进口袋中将手机拿了起来,屏幕上方是雅雅两个字,不用想,她也知道肯定是严雅打过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按下接听键,然后把手机放到了耳朵旁边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洛歆刚想应话,那头的严雅便吧哒了一大堆:“我爸爸呢?你是哪来的贱女人,干嘛拿我爸爸的手机?快把手机还给我爸爸!”

    这个严雅还真是……洛歆无奈地咬了下唇,打断她的话:“我是洛歆!”

    听言,手机那头顿时一顿,之后好像听到了喷水的声音,再之后就是一阵咳嗽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是洛歆?姐?”严雅不太确定地问多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洛歆点头,看了一眼已经醉得不成样子的严厉:“严先生喝多了,没有办法接你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这头的严雅放下水杯,抓了几张纸巾擦拭着嘴角的水渍,听到洛歆那声严先生以后啧啧出声,明明就是爸爸,却在那里一口一个严先生的,叫着也不嫌别扭。

    “姐,什么严先生,那明明就是你爸爸,你们现在在哪儿呢?我说他怎么晚上出门的时候一脸神秘,原来是跑去和你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说的自然,可洛歆却因为她口中那句爸爸而震了震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时间么?”没有多想,洛歆直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严雅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这才九点钟左右,她当然有时间了,于是点头:“当然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现在过来东城街这边的大酒店接你爸爸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现在?”严雅还想问得清楚一些的时候,对方却直接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“喂!”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嘟嘟声,严雅有些郁闷地嘟起唇,什么嘛?多说一句会死啊?就这样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洛歆艰难地扶着乔子墨进了路虎车,累得气喘吁吁,然后再退出来把车门关上。

    回过头,乔靖南独自走着,而严厉却在司机的搀扶之下往前一步一步地走着。看他醉得东倒西歪的模样,洛歆只能无奈地摇头。

    这酒量也太浅了吧?早知道就不让他们喝那么多酒了,搞到现在,苦的都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抬手看了一眼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