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32章 我们要做的是等

    唐小雪本来急得要哭了,可是转头就看到洛歆坐在地上,眼底是浓郁的自责。再看看她狼狈不堪的模样,婚纱也惨了,白皙的脸上也沾了一些灰尘。

    看起来,完全就没有一副新娘的模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心口一疼,忙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?什么叫连累我了,你也不想碰到这种事情啊。这个该死的秋妍,别让老娘看到她,要不然,我剁了她!”说到这里,唐小雪气得握紧拳头,长长的指甲几乎刺入肉中。

    说完她又看看四周:“只是我们现在要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叹了一口气:“她既然有信心不把我们绑起来而锁在这里,那就代表这个封闭室并不是那么容易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难道就坐在这里干等着?”唐小雪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。”洛歆安抚着她:“既然她没有第一时间把我们弄死,而是抓到这里来关着,就一定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洛歆又看了四周一眼,眯起眼睛:“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?”

    “嗯,她不会把我们关太久,一会会找过来的。在这之前,我们要做的就是等,保存体力。”如果真是秋妍,那她一定会过来的。她们现在要保存体力,一会可能会有一场恶战要进行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洛歆藏在婚纱下的手下意识地握紧。

    她和乔子墨的婚礼又泡汤了,也不知道他知道自己失踪了没有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脾气,估计乔家都要掀翻天了吧?

    还有爷爷,她最担心的还是他,老人家年纪大了,上次因为乔依依的事情气得晕迷过去,如果这次……

    洛歆真是不敢想象,心里却越发对秋妍厌恶起来。

    唐小雪只是愣了一会儿,便明白了洛歆的意思,她虽然没有洛歆那么冰雪聪明,可却也不笨,知道她话里隐藏的意思。

    等,等的无非就是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对,秋妍一定会过来,到时候,她们就得把握住这个机会……

    乔家。

    此刻的乔家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的,宾客们等了很久都没有等来两对新人,不由得露出疑惑的目光,交头接耳地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乔老爷子一直和戚金在接待贵宾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看到这情况,便让戚金去打控消息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个时候,突然有一人从人群中跑到乔龙天身旁,然后附耳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老爷子脸色大变,身子猛地站了起来,手中的拐杖激动得落地,发出哐当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洛歆和唐小雪不见了。

    两位新娘在一瞬间,都不见了人影,无论是化妆间,还是客房,哪儿都找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,但是少爷已经派人去找了。”

    乔龙天有些激动,身后的戚金上前一步道:“老爷子,先别激动,安抚宾客们的情绪要紧。”

    听言,乔龙天一顿,这才注意到所有宾客的目光都集齐在他的身上,似乎在因为他的变故而疑惑猜测着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很担心,可毕竟是经历了风霜和见过大世面的人,乔龙天很快便恢复了冷静,眉峰一挑,凌厉的眼神扫了众人一眼,突然轻咳一声道:“感谢各位来宾今天来参加这婚宴,不过现下出了点小问题,所以这婚礼暂停中止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面色一变,远处的唐副市长听到这话,也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今天不是唐家和乔家两对新人吗?怎么突然不办了?”

    “原来大家族的婚宴也是这么不严肃啊,居然可以说暂停就暂停!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议论纷纷起来,乔龙天吩咐完毕以后便让戚金去处理大小的事宜,自己则是拄着拐杖朝宴会外头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就碰上了严厉,他上前几步:“乔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乔龙天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怎么婚礼突然中止了?”

    作为洛歆的父亲,严厉自然是担心得不行,毕竟乔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而洛歆不认他这个父亲就只能算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乔家势大力大,赌力又如此雄厚,他很担心自己的女儿会被嫌弃。

    如今听到婚礼要中止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乔家嫌弃自己的女儿了,便赶紧上来询问。

    乔老爷子扫了严厉一眼,这个严厉他不是不认识,之前就让戚金调查洛丫头的身世,从她嫁过来不久他就知道她和严厉是亲生父女的关系。虽然严厉并没有做到父亲应尽的责任,不过看在他对洛歆还算关心的份上。他对他的印象,倒还算是中肯。

    “洛丫头那边出了点事情,所以只能暂时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严厉脸色一变:“歆儿出事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看他紧张的样子,乔龙天无奈地叹气:“我也不太清楚,听他们来报,说是洛丫头和唐家那丫头都不见了,子墨那小子已经派人去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严厉惊得瞪大眼睛之时,严雅却朝这边跑了过来,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因为长着伴娘裙,又踩着高跟鞋,只能提着裙子跑。

    “姐姐不见了。”跑到严厉面前的时候,严雅上气都有些接不到下气了。

    严厉脸色一变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