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7章 要死一起死

    本来洛歆应该是直接说不愿意的,并且很坚定。可是她承认,在秋妍说了那一番话之后,她的心却动摇了,如果只有她一个人,她可以不顾其他地说她不愿意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小雪被她牵连在内,她这声到了嘴边的不愿意,却也只得重新咽回去。

    手被握住,洛歆低头就看到唐小雪握住她的手,充满雾气的眼睛盯着她,苍白的嘴唇无力地道:“别答应她,也别管我,我们是好姐妹,就算是一起死了,我也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洛歆的心仿佛被揪住了一般,悬在半空中,下不来。

    难受得要命!

    唐小雪拿真心待她,她怎么可以对不起她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狠心地扭过头,不再去看唐小雪的眼睛,而是看向秋妍,张口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秋妍眯起眼睛,也跟着紧张起来,出声催促:“你什么?我可没有多少耐心等你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答应她洛歆!就当是我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,我给你五秒钟的时间。五秒钟以后,如果你还不做出决定的话……”秋妍的枪口微微下移,对准了虚弱的唐小雪,嘴角的笑容透着一股诡异:“那么到时候,我就会先送你的好朋友,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洛歆下意识地伸手护住唐小雪,大声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却在这个时候,一道破空的声音响起,一声枪响,一颗子弹破空而空,射入了秋妍的右臂。

    噗哧……

    在这寂静的环境里,洛歆清晰地听到子弹进入肉体的声音,她心惊肉跳,以为中枪的人是唐小雪,声音都变得有些凄厉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抱紧唐小雪,眼中的泪水就要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一声沉闷的呻吟,却不是自唐小雪的口中溢出,听声音倒像是……洛歆身体一僵,就听到唐小雪虚弱地说道:“洛歆,我没事……是……首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洛歆几乎有些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,她没有听错吧?唐小雪是说乔子墨来了?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间,洛歆用尽了毕生的力气朝枪响的地方看去,果真看到乔子墨持枪站在那里,伟岸的身躯在这个一瞬间越发显得高大。

    眼泪几乎是喷涌而出的,吧吧哒哒地沿着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是乔子墨!

    他果然来了!他真的找到她们了……

    洛歆抱紧唐小雪,唐小雪也来了力气抱紧她,哭道:“陈靖和首长一起来了,我们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秋妍没有准备,也没有想到乔子墨居然会找到这里,带的人手不多,一下子就被乔子墨那边的人给制住了。

    她受伤以后,被人抓住便浑浑噩噩地看着乔子墨,又低头看着自己还在流着血的肩膀,似乎感到不可置信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为了她……对我开枪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乔子墨冷冷地扫了她一眼,朝手下使了个眼色,手下会意,直接一手劈下,把秋妍给劈得晕死过去,然后把人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等她们走后,乔子墨这才看向角落里的洛歆,她和唐小雪是坐在一起的,身上洁白的婚纱早就破败不堪,身上也有多处擦伤口。

    他迈开步子朝她走去,走得有些急促,却又有些无力,他不敢见她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有保护好她,居然让她再一次受到了伤害。

    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乔子墨才走到了洛歆身边。

    而陈靖呢,在看到唐小雪受伤以后,便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然后一把将她捞到了怀中,抱着她急奔而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现场只剩下洛歆和乔子墨两个人。

    洛歆看着在自己面前站定脚步的乔子墨,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,眼泪却还是如同掉线的珠子一般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根本控制不住,而脸上那道伤口,在泪水的泡浸之下,竟然清晰地开始隐隐作痛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身上到处都痛,可是她明白自身的处境,可以说是很麻木,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……竟然都发作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掉眼泪,乔子墨便心疼得不行,再也忍不住蹲下身,将她一把拉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力道很大,把她身上多处伤口揉得很痛,可是洛歆却舍不得叫疼,也伸出手紧紧地回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……”

    洛歆哽咽地开口唤道,乔子墨的身子狠狠一震,更加用力地抱紧她,力道大到似乎要将她给揉碎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他反复地说着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听到怀中人儿的一声呻吟,他才惊觉地回过神来,想起她刚刚脸上还有伤。想到这里,乔子墨松开她,之后替她将散乱在身上的脸上的头发给拨到脑后,左脸上一道清晰可见的刀痕伤出现在乔子墨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他震惊地看着那道刀疤,虽然血已经干涸了,但这么近的距离,他还是能看到得那刀划得那么用力,伤口很深。

    洛歆见他紧紧盯着自己,不由得咬住下唇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毁容了,变丑了,你还会不会爱我?”

    “笨女人,无论你变成什么样,你都是我的妻子。”他发自内心地说道,可一想到她身上的伤不能拖,便当即双手揽住她的腰,将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这一抱却牵动了洛歆的伤口,疼得她惊呼出声,乔子墨的动作一顿,当即停下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才摇头:“没事,只是碰到伤口而已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,洛歆就觉得秋妍这个女人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