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8章 他的深情

    看着这一对一对的,严雅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安浩那家伙因为公司要忙,所以一直没有过来陪自己,如果可以的话,她真的还挺想打电话让安浩过来陪陪自己。

    免得这一对对的,秀恩爱闪瞎了自己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严雅只能叹气,看着手机发呆了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洛歆还是没有醒来,乔子墨等得有些焦急,趴在床沿边,一手握着她的手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洛歆醒过来的时候,感觉身上没有那么疼了,而闯入鼻间的消毒水味让她知道,自己又进医院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就有些头疼,似乎最近真的是状况百出,各种事儿,医院都快成了她家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就看到一片白色,洛歆动了动手指,却发现手被人握紧,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侧头就看到乔子墨坐在床沿边,可能是因为太过疲惫的原因,他趴在床沿睡着了,可却还是紧紧地抓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

    洛歆回忆起之前的事儿,似乎刚出那个地方,自己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歆指尖又动了动,喉咙如火烧一般疼,乔子墨照顾了她那么久,也正好让他睡一会。

    所以洛歆便想撑起身子自己去倒水喝,可是谁知道刚把手抽出来,乔子墨的手就紧追而上,再一次握住她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乔子墨也惊醒过来,黑眸看向洛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两人眼睛对上的瞬间,均是愣了片刻。半晌,乔子墨反应过来,有些欣喜若狂地问道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点点头。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哪儿不舒服?”乔子墨立即起身,将她扶了起来,再给她的后背垫上两个枕头,好让她坐得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开口,声音就嘶哑得不行。

    乔子墨一愣,猛然反应过来:“对不起,是我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便转身去替她倒水了。

    接了一杯温水,在床沿坐下,“来,先喝杯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洛歆点头。

    一杯水下肚,洛歆才感觉喉咙舒服了不少,没有了那种嘶哑的感觉,她清了清嗓子,终于可以正常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别担心。”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子墨却不说话,把杯子放在桌上以后,便转过头来看着她,一动不动地盯着,眼神灼热是让人躲闪不开。

    洛歆一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,可是时间久了,也觉得有些奇怪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二人是夫妻,可是他这样盯着自己还是让她有些尴尬,刚想问他怎么了的时候,却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洛歆脸色一白,当即伸手摸上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奈何,指尖还没有碰到那道伤口的时候,手就被乔子墨给握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碰。”乔子墨轻声说道,“伤口会疼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动作一顿,之后看向他,“是不是……很丑?”

    “丑。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乔子墨会安慰她一番,可是谁知道,他竟然直接吐出一句丑字,洛歆脸色变了变,当即就瞪他一眼:“我就知道,你一定会嫌弃我,秋妍说的还真没错,你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她没有机会再说下去,因为乔子墨的大手突然捧住她的脸蛋,避开了她脸上那道伤疤,便俯身吻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洛歆瞪大眼睛,没想到他居然会突然袭击,一时之间毫无防备,就被他吻了个正着,以吻封唇,到了嘴边的话语也成了唔咽声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乔子墨逮着她狠狠地吻,大概有两分钟,他才退回自己的唇舌,可身子却并不急着退开,而是抵着她的额头重重喘息。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全数喷吐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不漂亮,这会儿就更丑了,可无论你变成什么样,都是我乔子墨的妻子,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明明是损她,嫌弃她长得不够漂亮,这会儿脸上还有伤,更丑了。

    可是后半句话,听着却特别暖心。

    洛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故作气愤道:“是啊,我这么丑,你为什么不去找一个漂亮的,比如秋妍啊,她就比我漂亮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近在咫尺的乔子墨便又开始对着她的嘴唇进攻了,这一下子就把她的呼吸全部夺走。

    再次退回唇舌的时候,洛歆已经气喘吁吁,说话断断续续:“混蛋……你怎么……说吻……就吻,也不问问我,同不,同意?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得上气不接下气,洛歆自己都有些丢脸。

    她可爱的模样让乔子墨忍不住勾起唇,笑道:“难道我吻你还要征得你的同意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她理所当然地点头,之后又嘟唇:“你都嫌我丑了,还吻我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笨女人,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?”乔子墨伸手轻戳她雪白的额头,“哪有你这种女人,不断地推着自己的丈夫去别的女人那里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白了他一眼:“谁让你嫌弃我的?”

    “我的,自然要我来嫌弃。”

    正打着趣,乔子墨的目光却突然变得深沉起来,伸手抚上她的脸颊,目光紧紧地锁定她脸上那道伤疤,柔声问道: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洛歆本想说不疼,可是想想他才刚嫌弃自己呢,便点头,委屈道:“你说呢?让我用刀你在脸上划下试试,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,没想到乔子墨居然还一本正经地点头,然后倏地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刀来,递到了洛歆的手里。

   &