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44章 拥吻,毕竟头一次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陈靖也是整个人都懵住了,因为他是怎么也意料不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,所以一时之间也反应不过来,只感觉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,温香软玉又在怀,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地,条件反射的,陈靖反手搂住了她的蛮腰,然后趁机吻住了她柔软的嘴唇。

    唐小雪一愣,反应过来之时就感觉到身下的人在吮吸着自己的嘴唇,当下便愣住了。说好的要扑倒他呢?结果现在他是在干什么?

    不过这个呆瓜还真不是一般地呆,只是笨笨地吻她的唇而已,除了这样,其他的居然就不会了。

    唐小雪那个气啊,怎么自己就找了这么一个不懂风情的呆子呢?于是她主动伸出双手,捧住他的脸,然后主动地回吻起来。

    说是回吻,不如说是教导。

    就这样两人从一开始的懵懂,到最后的轻车熟路,陈靖已经可以将唐小雪吻得气喘吁吁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忘情,所以反被动为主动地一个翻身将唐小雪压在了身下,一切……似乎那么顺其自然地发展。

    之后门被敲响,两人的动作也是一顿,之后两人便尴尬得不行,毕竟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之后也就忘了整理,就这样随随便便就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,都让人看笑话了。

    唐小雪一开始还觉得有些丢脸,可是到了后来,看看身旁陈靖那窘迫的样子,她突然就哼了一声,用力地挽住陈靖的手臂。

    管她们去笑呢,反正今天是她们的大婚之日,本来就是值得开心的事,要笑就让他们去笑个够吧!

    婚礼进行中。

    牧师在台上开始询问誓言,因为是两对新人,所以要询问两遍。

    交换过戒指以后,台下便是一堆起哄声,均喊的都是亲一个。

    洛歆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面对这么多人的眼神,大庭广众之下的亲吻,她实在是有些脸皮薄。

    而陈靖那边,倒是唐小雪先行主动了,直接扑上前去就吻住了陈靖,把宾客们都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洛歆也是吓了一大跳,瞪大眼睛看着唐小雪,下意识地咬住下唇。

    她和小雪认识那么久,怎么还不知道她居然有这么奔放呢?

    而站在一旁的唐市长看到这一幕,只能无奈地伸手扶额,他养的好女儿啊,居然这么奔放。不过……看到她幸福的样子,他这个做父亲的,总归是放心了啊。

    洛歆看着二人拥吻的样子,正愣神之际,乔子墨的大手就已经揽上了她的腰身,将她拉向了他。

    她无力地跌进他的怀里,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到乔子墨在耳畔低语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笨女人就不晓得主动点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脸上一红,抿唇道:“这么多人,你叫我怎么主动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乔子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他实在是不该肖想她会主动,平日里没有人的时候她都不曾主动过,更别说在这么多人面前了。

    让她主动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”洛歆正想说象征性地吻一下就行了,别像唐小雪他们那样的,可是才刚开口,下巴就被乔子墨的大手捏住,紧接他俯下身,温柔地吻上了她的红唇。

    和以往来势汹涌的吻有些不同,这次他的吻很轻柔,如蜻蜓点水一般,薄唇在她的唇瓣上轻轻擦过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睛,心想他是怎么会子解自己的心思的呢?

    可是她的想法还没有过呢,那擦过的薄唇突然猛地覆了下来,倾占了她所有的呼吸。

    洛歆紧张地眨眨眼睛,伸手无力地推拒着他的胸膛,他这是要干什么?这么多人面前呢?

    乔子墨却不管不顾,大手捧住了她的脸,手掌可以说是遮住了两人的嘴唇,所以无论他是怎么吻,别人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乔子墨变得更加肆意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后,宾客们才爆出一阵强烈的掌声以及呼好声。

    乔子墨也才缓缓地离开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分开以后,洛歆的脸红得几乎可以和柿子比拟了。

    乔老爷子看着台上那两对新人,目光最后落在乔子墨和洛歆身上,满意地伸手抚着自己已经变白的胡须。

    臭小子,倒是挺霸道的,和他年轻的时候,还真的是有些相像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房内。

    乔子墨去敬酒了,而洛歆先回了房,一进房间她就有些讶异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因为房间里的布置和往日很不一样,被子也换上了大红色的双喜被,反正到处都是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身上穿着婚纱的话,洛歆还真的差点以为自己是生活在古代呢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她还是早早就脱下了脚上蹬着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平日里不常穿,现在又怀了孕,穿了一个小时都快累死了。

    还有身上那件婚纱,也紧得快把她闷死了。

    洛歆想换下来的时候,跟着她的王妈却制止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洛丫头,这衣服脱不得,晚点你还要出去敬酒的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有些诧异地抬起头:“什么?我也要去?”

    “嗯,休息一会就去,这是礼仪。”

    洛歆简直有些郁闷,想到又要穿着那双高跟鞋出去,她的小脸几乎就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不脱就不脱,那我先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王妈点点头,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回过头来道:“对了洛丫头,刚刚有位先生送来一份礼物,让我转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位先生?”洛歆疑惑地看向王妈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认识,他说是你的故交好友,礼物盒子我已经帮你放桌上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这才朝梳妆台上看去,果然有一个精美的盒子放在那里。不过,称是她故交的好友?会是谁?

    “洛丫头,你先休息,我出去看看外面还有什么要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王妈。”

    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