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欢颜 作品

第545章 我多么想要你

    蓝正尧当然没有忽略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恼怒,但他仍是噙着笑意,一步一步地朝洛歆走近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她有些害怕他。

    就在他朝她走过去的时候,洛歆的步子竟然下意识地退了一步,可身后就是梳妆台,根本没有后路可退。

    所以她的背自然而然地就抵上了竖硬的梳妆台。

    也踩到了自己的裙摆,差点摔倒,幸好她扶住了桌角。

    心有余悸地再抬起头时,蓝正尧居然已经到了她的跟前了,她抬头的时候还差点撞到他。

    这么快的速度,洛歆根本不敢想象,下意识地想惊呼出声,但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压下自己狂跳乱跳的心,身子往往后倾,看着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的蓝正尧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蓝正尧勾起唇,低头:“你很怕我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抿唇道:“你这样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房里,当然是吓了我一跳,如果不是以前见过你,我还以为你是个幽灵呢!”

    “幽灵?”蓝正尧轻笑一声:“倒有意思,不过你看起来……”他伸手欲去捏她的下巴,可还没有碰到她,手被洛歆给拍开了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洛歆有些厌烦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虽然长得很帅,不,应该说是漂亮,他的五官简直精致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身上却有一股像罂粟一样的危险,让人不寒而颤,特别是在上次的事情之后,洛歆几乎都不想再面对他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蓝正尧的手被挥开以后,他似乎愣了一下,蓝眸中闪过一抹异样,但瞬间就恢复了原状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讨厌我?我今天可是特意来给你道喜的。”

    “道喜?呵……”洛歆冷笑:“你会真心诚意给我道喜?我可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?我诚意这么大,你怎么可以不信呢?”说到这里,蓝正尧将视线落在她手中紧拽着的那颗钻石上面。

    听言,洛歆一愣,随即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是你送的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你以为是谁?”

    洛歆抿唇想了一会,突然冷声道:“不需要你送这些给我,你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蓝正尧的身子突然俯下,又靠近了她几分。

    洛歆吓了一跳,身子便往后倾了几分,手有些无力地撑着梳妆台。

    “蓝正尧,你走开!”她咬牙瞪着他道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!来这里究竟是想干什么?

    蓝正尧并没有依她的言退后,而是又前进了几分,蓝眸专注地盯着她。曾几何时,她气得牙痒痒,咬牙瞪着自己,似要扑上来咬碎自己一样的表情成了他的必修功课呢?

    每天总会想起,想起她气愤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诚意这么足,你居然不要?你知不知道,为了你,我可是让人把它们打造成钻石和项链,其中费了多少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洛歆的手撑着后面,时间久了,便感觉有些酸,渐渐的都快支持不住了,巴不得这个家伙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呵……”蓝正尧轻笑出声,出手如电快速地捏住她的下巴:“你这个女人,还真是不知好歹!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……”洛歆用力地挣扎着,脚上也没闲着,直接给了他一脚,之后趁机从他的臂弯下溜走。

    柔软的触感还残留在指间,蓝正尧却并没有阻止她,眼睁睁的看着她逃到另一边,然后才勾起唇。

    “洛歆,我只不过是来见你一面,你有必要这么怕我吗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冷冷地瞪了他一眼:“如果你真是来恭喜我的,那你大可以以宾客的身份来参加婚宴,而不是这样悄无声息地从窗户潜进我的房间。你到底想做什么?钻石都已经到你手里了,你不是一直想要的吗?你现在都已经拿到了,转手送给我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”蓝正尧抿唇,其实他之前为了拿到钻石,做了很多事情,甚至拿她来作为交换。他以为牧泽野不一定会答应,就算会答应,他也觉得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同时也觉得很可笑,毕竟因为一个女人,放弃那么珍贵的两颗钻石,简直是愚蠢透顶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看到牧泽野为了救她,而自己身陷险地,甚至不惜去牺牲自己的性命时,他的内心的确是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有想到,一个女人居然比他的命来得还重要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他得知沈冰所做的事情之后,他愤怒得不行,他不知道沈冰会居然会这么疯狂。因为他差点改变了主意,不拿洛歆去换钻石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坏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就算拿到了钻石,可是当看到乔子墨为了救她,打晕她抱着她从里面跑出来,之后轰的一声,地雷爆炸。

    后来他亲眼看到牧泽野的一条腿被炸得血肉模糊,当初就震撼了。

    想想,他那么多年为了找这个钻石,浪费了多少精力,人力和时间呢?

    而且在不知不觉之中,他竟然把自己的心给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个倔强的小女人,本来以他的性格,应该是直接抢了带回英国去的,反正以他的势力,想要一个女人并不难。

    可他却辗转反侧,优柔寡断起来,因为他不希望她受委屈。

    偶然间听到她要结婚的消息,他特地让人用钻石打造成戒指和项链,就当作是送她的结婚贺礼吧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?”洛歆微眯起眼睛,冷笑道:“你蓝正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?你不是一直费心心机想得到吗?为什么突然要送给我,说吧,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