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6章 他说喜欢她

    洛歆张了张口,本想问他难道不是吗?可是看到他眼底认真的神色,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,他这次来,她的确猜不清楚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说喜欢她?

    如果是假的更好,可如果是真的,那他想干什么?

    自己已经结婚了,难道他是想抢婚吗?

    正想得出神,蓝正尧却突然道:“胡思乱想什么?你该不会又以为我有什么阴谋吧?”

    听言,洛歆猛地抬起头,想说什么话的时候却听到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脚步声听着沉稳,应该是乔子墨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喜,刚想说话,腰上却是一紧,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,眼前就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原来是蓝正尧突然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,眼前一片漆黑,她心里没由来得一阵惊慌,这个蓝正尧,他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正当她想伸手推开他的时候,却感觉唇上一热,一个柔软的东西竟然覆在上她的唇上,带着浓烈的男性气息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股浓烈的男性气息包围住了她,可却并不是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洛歆心底一惊,下意识地想推开他。

    可蓝正尧只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,便凑到她的耳畔道:“好吧,我蓝正尧也不是什么小人,你已经结婚了,我自然也不会再抢你回去当我的女人。不过你很荣幸,是我蓝正尧第一个喜欢的女人,所以为了让你记住我,我必须给你点惩罚!”

    话落,蓝正尧突然低下头,在她雪白的肩膀上用力一咬。

    “啊!”洛歆疼得痛呼出声,与此同时,门外的乔子墨似乎也发现了屋内的不对劲,砰的一声踢开了门。

    蓝正尧在她肩膀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牙印之后,感觉到杀气弥漫,蓝色的眼眸闪过一抹笑意,紧接着她松开了洛歆,身子迅速地往窗户所在的地方掠去。

    蓝正尧破窗而出了,洛歆吓了一大跳,因为这里似乎是三楼还是五楼,可是比这更吓人的,是乔子墨那阴沉得如暴风雨前夕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子……子墨……”洛歆颤抖着声音叫出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乔子墨看着那破窗而出的蓝正尧,本来想追上去,可是在看到洛歆肩膀上那个清晰的牙印之后,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大步朝她冲过去,直接打横抱起了洛歆,朝浴室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!”洛歆看他粗暴的模样以及阴沉的脸色,有些被吓到,试图叫了他几句,却没有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脚沾地以后,乔子墨直接打开了花洒,对着她的肩膀就淋了下去。

    本来就被蓝正尧咬了一口,疼得她不行,这会儿皮开肉绽的,他的热水却直接洒了下来,顿时疼得洛歆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乔子墨,疼!”洛歆伸手揪住了乔子墨的衣领。

    可是乔子墨看着那个鲜明的牙印,眼里只有无尽的怒火,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,只是不听地伸手搓洗着。

    洁白的婚纱被血水染红了,洛歆只觉得浑身粘乎乎的,有些冷,肩膀又很疼。

    而乔子墨就像疯了一样,根本不理会她的痛苦和感受。

    直到洛歆受不了用力推开他,然后大吼一声:“够了!”

    乔子墨的后背重重地撞上冰凉的墙壁,手中的花洒也跟着落了地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他那样对我又不是我愿意的,我也很委屈好不好?伤口有多疼,你知道吗?你现在却对我这样,今天是什么日子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此时的洛歆看起来狼狈极了,和刚刚光鲜靓丽的她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头发和身上都被热水打湿,长长的拽地婚纱沾了水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搭在地上。

    乔子墨眯起眼睛,抿唇薄唇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洛歆看着他半晌,突然失望地咬住下唇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是步子还没有迈开几步,乔子墨却突然扑了过来,从背后将她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太心急了,对不起……”乔子墨紧紧地抱着那副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的身子,心里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就看到蓝正尧俯身在她的肩膀上落吻,当下便被嫉妒之火蒙蔽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洛歆说不难过是骗人的,因为他居然不相信她,而且还这样对她。他知不知道她刚才伤口有多痛?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别生我的气。”乔子墨哪里根松开,巴不得将她再抱得紧一些。

    洛歆挣扎了半晌,终是无果,只好放弃,但心里还是很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,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我只是太紧张了。”乔子墨搂紧她,却感觉她身体有些冰凉,俨然才发现自己刚才冲动地把她的衣服都淋湿了,而此刻冬天已经冷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乔子墨又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走到屋内先拿了干净的毛巾把她整个人包住,之后把暖气的温度调到了最高。

    再之后,乔子墨才对她说:“把婚纱先脱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洛歆没有说话,但是也没有拒绝,乔子墨权当她是默认了,上前主动替她拉下婚纱的拉链,然后替她将婚纱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之后洛歆便赤着身子包在大毛巾里,总算是暖和了一些,只不过肩膀上的伤还是很疼。

    而且心情还是很不好,不太想理乔子墨。

    之后乔子墨便被叫出去敬酒了,毕竟是新郎,又是办的婚宴,有些礼节自然不能减少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乔子墨还有些不放心洛歆,特意把窗户关了起来,然后叮嘱她不要乱跑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不会再回来的,如果他想带我走,我现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