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回府

    清晨第一缕阳光缓缓从地平线升起,皇城的城门刚刚打开一辆马车就赶着门吱呀的声音,进了城。

    “小姐,相府的那些人实在太过分,现在烈王逼婚了,大小姐不嫁,才想起你来,实在是太气人了!”张妈妈一想到此次回来的原因,嘴边上挂着的都是顾家的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说要是烈王不是个瘸腿的,倒也是一门好亲事,最起码小姐不用再受气了。我还听说他先前可是前朝的质子,前朝的覆灭和他有着莫大的关系,现在有不少前朝的余孽要刺杀他呢!不仅如此,现在京中无不是忠王在当政,她大小姐巴结了秀世子,搪塞不了和烈王的婚事,相爷就把主意打到您头上来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奴可是听说这个烈王自从坏腿以后,那脾气可叫一个坏啊,动不动就杀人,可不是早些年打仗杀人杀惯了,现在忠王联合其他大臣正要弹劾他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个烈王好色成性,府里就有好几位夫人,而且多半是青楼里面出来了,有的甚至是强行掳来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张妈妈的嘴一路上都没停过,顾卿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,顿时深感无奈,然后适时的递过一个水囊。张妈妈说到现在也确实渴了,然后一手接过,喝了两口,发现顾卿一点都不焦急,正坦然自若的躺在那,还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,继续躺着。

    看着张妈妈异常期盼的眼光,然后顾卿咽咽口水,人家张妈妈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,指望她有点反应呢!

    于是顾卿,皱了一下眉,装模作样的捏着帕子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张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您问,我一定什么都告诉你!”张妈妈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卿便问:“我们都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,周边都是老实巴交的种田人,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八卦的?”

    张妈妈拿着水囊的手一抖,她说了这么多,她家小姐就问了这个?

    “小姐,你不应该问我那个烈王是什么样的人吗?你回到相府都要面临什么吗?”张妈妈故意强调“烈王”两个字,这可是让她回京城的重要原因啊!

    顾卿淡然一笑:“不就是成亲嘛!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?与其让相爷大人将我嫁给什么人牟取利益,还不如替嫁呢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烈王这个人残暴不仁,杀人如麻,脾气古怪,样貌丑陋,胸无点墨,富有城府,好色斗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怎么知道?”张妈妈瞪大了眼睛,一张布满褶皱的脸上满满是惊讶。

    顾卿很不文雅的掏掏耳朵,然后掏出了细碎的耳翔:“看到了吗?这都是我一路上听出来的!”

    张妈妈立刻拿出手帕,抓住,一擦,动作比谁都快。顾卿不论现在是什么身份,都是她最尊贵的小姐!

    知道张妈妈的想法,也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