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威胁

    回到相府过后,刚穿过院子就听见正厅传来顾潇潇哭哭啼啼的声音,正声声泪下的控诉着她的恶行。

    “爹,娘,你们不知道她刚才在醉仙居怎么羞辱我的?还扬言要打我是个巴掌,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秀世子还在呢!娘啊,你让女儿日后怎么见人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爷,这个庶女仗着自己即将要嫁给烈王,竟然欺负到潇儿的头上,真是反了天了!不给点颜色瞧瞧真是不知道自己命贱!”大夫人肥胖的身子气的直颤,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顾潇潇,心头一阵疼。

    顾潇潇更是高亢的哭了起来:“娘亲,你也看到了晴儿的那个样子,要是这巴掌落在自己脸上,那还得了啊!”

    顾相眉头深皱,心中暗骂这个顾卿实在不懂事,不知道顾家现在全都是指望着顾潇潇攀上高枝吗?

    顾相忍不住安慰道:“这巴掌不是没落下嘛!还有一天就是她和烈王的婚事,还是少出点什么幺蛾子才是。当初答应皇上,以后定要在宗亲里找一个女儿许给烈王,虽然当初没有明说,但是都内定你了,现在好不容易烈王松口了,没有追究此事,这两天就让让吧!”虽然说顾相在官场纵横半生,可是到了如今这般年纪,长子不孝,嫡女娇蛮,眼看着这官位就保不下去了,现在顾潇潇已经有了秀世子的孩子,也能攀上忠王这个大树,相府这么大的家业只能借此寄托在顾潇潇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大夫人一听不高兴了:“你还等着那个贱人的巴掌落在潇儿的脸上吗?我告诉你,这口气必须出,这乡下来的这么不懂规矩,以后去了烈王府,可千万被连累我们!”

    顾潇潇也一边哽咽道:“是啊!而且现在烈王只是没有牙的老虎,连腿都瘸了,还能掀起什么风浪,现在秀世子已经开始和忠王提及我们的婚事,只怕成婚也是迟早的事,这个北唐烈不足为惧!”一想到自己日后可能是要当国母,原本惨淡的小脸,也变的眉色飞舞。但是一转眼想到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受的耻辱又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“爹,我不管,她怎么扇晴儿十个耳光,我就要怎么扇回来!”顾潇潇直接放出话来。

    大夫人也是极其宠爱这个女儿,也跟着说道:“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,还逆天了不成?嫡庶有别,她走路就该让着潇儿,别说一个位子了,就算什么好事都得让着!”

    顾相看着府上最尊贵的两个女人,顿时头皮发麻,于是说道:“好吧,好吧,回来任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顾卿适时的出现,故作惊讶的看了顾潇潇红肿的眼睛,夸赞道:“原本就惊艳姐姐的美貌,没想到这哭的梨花带雨也这么漂亮,那看那一双眼睛肿的多么像美味的核桃啊!”

    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