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出嫁

    三日之期终于来了,三月初一,黄道吉日,宜嫁娶。顾卿从前一天晚上就开始折腾,只是靠着床柱子眯了两个时辰,又被张妈妈给叫起来,弄这个弄那个。

    她正迷迷糊糊的时候,突然听到张妈妈小声地抽泣声,才悠悠的睁开双眸,目光澄清的看着她:“妈妈不哭,这女孩子迟早是早出嫁的啊!”

    张妈妈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,泪水止不住的流:“小姐啊,老奴是看着你长大的,没想到你转眼就要嫁人了,可是……夫人,夫人还没能看上一眼啊!老奴心中有愧啊!”

    “是老奴不好,让你嫁给了北唐烈,为什么是北唐烈啊!老奴心中有愧啊!”张妈妈越说越难过,似乎很是自责。头一看看见张妈妈这样,顾卿顿时不知如何是好:“妈妈,这嫁给北唐烈怎么能怪你呢?是顾家这群如狼似虎的人,妈妈,你不要自责了,就算嫁人了,你依然陪在我身边啊!”

    张妈妈抹了两把泪,一只枯槁的手扶上她的脸颊:“小姐长大了,越发的好看了,转眼就穿上火红的嫁衣,就要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细细的摆弄她的衣领,整了整头上的发冠,叹了口气,随即笑道:“今日大喜,不说不开心的事,吉时就要到了,小姐赶快将盖头盖上吧。”

    顾卿点点头,为什么感觉自己嫁给北唐烈,张妈妈的情绪很激昂,难道是嫁女儿的心态吗?

    头上的盖头落下,透过经纬分明的红色丝线,看见张妈妈模糊的身影叹了一口气,但愿北唐烈没有传言中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在张妈妈的搀扶下,缓缓的走出房门,门口的喜婆早已等着了,一看见新娘子出来,顿时眉开眼笑:“时辰不早了,烈王府的迎亲队伍也差不多来了,新娘子快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牵着红绸,紧紧的盯着自己鞋面,没想到真要出嫁的那一刻心里竟然那么紧张。她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是什么,即将要嫁的男人连面都没见过,要是在现代,顾卿估计会笑死,可是这件事却真真切切的发生在她的身上了!

    前面等待她的会是什么?

    深吐了一口气,抛开杂念,顾卿眼神一片清然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就是代替大小姐出嫁的那个卑贱的庶女,自从回来就没出过房间,恐怕长得太难看了吧?”

   &