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太傅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以啊!”喜婆的脸色僵硬,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,这自古都是出嫁的小姐要死要活不嫁的,怎么这回老妈子开始阻挠了?

    就在这事前院门口传来鞭炮锣鼓的声音,烈王府的迎亲队伍来了。

    “张妈妈,不过是下人乱嚼舌根罢了,你怎么还信了呢?妈妈,放心吧,怎么说我都是相府的二小姐,明媒正娶的正妃,相信不会出什么事的。”她安慰着张妈妈,其实自己心中也没底。

    张妈妈最终只是深深叹了一口气,哽咽着声音:“是老奴糊涂了,嫁吧,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……”张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淹没于晚风之中。

    刚踏出前院的院门,就听见七嘴八舌的议论声,场中气氛有些怪异,不少人对着她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相府临时找来的新娘?难怪烈王会发这么大的火啊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竟然只是派了个随身侍卫来迎亲,成何体统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二小姐也不见得多么金贵,不过是自小赶出家门的庶女罢了,我要是烈王,我非杀了她不可!”

    呼啦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流言蜚语都终止在新娘子解开盖头的那一刻,众人也只是愣了两秒,都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怎么能掀开盖头呢?不吉利啊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乡下来的,这么没教养,看来相爷也没好好教教礼义廉耻这四个字啊!”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子满是鄙夷的看着顾卿。

    “那依照老先生的意思,烈王府故意羞辱我,我就该忍着是不是?”顾卿冷冷的回了一句,上了妆容的小脸,带着几分冷傲,直直的瞪着那个出言侮辱的人。

    旁边的喜婆干笑着,急忙赔罪道:“老太傅不要生气,一个小女娃娃能知道什么?”然后又对着顾卿说道:“你干什么!这可是烈王幼年的太傅,你怎能如此大不敬?”喜婆也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顾卿浑然不在意,看着老太傅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,顿时好笑的说道:“估计烈王的礼义廉耻是老太傅教的吧?难怪……这般目中无人,我今日要嫁给他做妻子,我父母就是他的长辈,晚辈如此不遵守礼节,不禁让我怀疑老太傅是怎么教导烈王的了?我不知道老太傅年轻时是不是对待自己的岳父岳母也这般目无尊长,不知礼数?”

    顾卿淡淡嘲讽笑意的声音清晰的传遍每个人的耳中,众人听后哄堂大笑,唯有老太傅红着一张老脸,活像变脸里面的关公。

    老太傅重重的敲了下手里的拐杖,一双细小的眼睛不无怨恨的看着她:“妇道人家以德为主,怎么相府出了你这样的孩子,实在是我大周不幸,我皇室之耻啊!我要奏请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老头,你给我闭嘴!”老太傅还没说完,顾卿就直直的打断他的话,就连称呼上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自小离家,这个世人皆知,那请问大家知道我被赶出府的原因吗?”顾卿看向所有的来宾。

    大家虽然心生疑惑,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,但是堂堂大周相爷幼女离府还是知道的,就算有些人不知道,这次和烈王成亲,顾卿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,她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二的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高声说道:“是因为失手推大小姐入河才导致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听说了,可是大小姐身边不是有丫环吗?立刻就被拉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玩耍,不小心也是常有的……”

 &