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小妾

    拜完堂后,两位新娘在丫环的搀扶下离去,刚离开前厅,柳双就忍不住揭开盖头,打发了多余的下人,身边只留下一个贴身丫环。朝着顾卿行了一个妾侍之礼:“姐姐,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盖头下发出一声低低的声音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双儿今日真的不是故意来打扰你的婚礼的,只是王爷硬要给我一个名分,妾身哪敢拂了王爷的意?我也挣扎了很久……”柳双虽然说的可怜,但是难掩眉梢那股子笑意,每一句话都彰显着王爷对她的殊宠,今日这一出都让那帮势力的下人都知道墙头草该往哪边倒。

    烈王虽然妾侍多,但并不是每一个都可以和正妃一同行礼的!这一举动不禁让后院里的这些女人知道哪个才是王爷最宠爱的,谁才是王爷的心尖肉!

    “妹妹,你不要说了!”顾卿激动无比的抓住她的手,还恶心的蹭了两下:“妹妹,我看的出王爷十分喜欢你,你一定要努力的留下王爷,尽早生下王府的长子!实不相瞒,姐姐我身子不好,大夫说我此生很难有孕,如果妹妹加把劲的话,以后王府就是你的天下了!”

    没想到顾卿一说话,就说自己不能身孕,柳双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,但是心中还是有几分怀疑,于是故意问道:“姐姐怎么会这样?我认识不少专门治这方面的大夫,回头介绍给姐姐吧?”

    盖头下的顾卿装模作样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:“妹妹有所不知啊,这事说来话长啊,说多了都是泪啊!”我就是不说,你能怎么滴?

    跟这假惺惺的女人说话实在是太费劲了,但是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,恶心一下还是值得的!

    于是顾卿演的更是卖力:“妹妹,你今晚也是新婚之夜,一定要留住王爷,你也一定要为我保密,妹妹也知道我是个乡下来的,不想争夺什么,只想好好活下去。王爷娶了我,惹了别人笑话,一定讨厌死我了,以后还要仰仗妹妹呢!”

    柳双自然乐的帮她保守秘密,万一王爷知道她不能身孕,寻来良医,就算母亲再怎么粗鄙,都是这个王府的嫡子啊!如果王妃一直无所出,就是犯了七出之罪,那么以后王妃的位子还不是垂手可得?

    只是一个罩面,柳双心中就知道这个王妃毫无杀伤力,看来外面传闻胸无点墨,貌丑无知看来是真的了。眼下最要紧的是讨好烈王,早日生下长子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顾卿装可怜的哭哭啼啼一阵子过后,在张妈妈的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