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惺惺作态

    几十个干练的侍卫迅速的进入,然后毫不停歇的开始搜查。

    隔着长长的屏风,踏月看不清内室的情况,只是进了屋后血腥味越来越浓,眉头深蹙。不一会儿四处搜查的侍卫回来禀告皆说没有,最后一个侍卫汇报完毕,然后说了一句:“大人,还剩内室没有搜查。而且……”那个侍卫停顿片刻,最后说道:“血腥味也是从内室散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但愿王妃不会蠢到私藏罪犯!踏月恭敬的对着屏风说道:“属下职责所在,冒犯了,查!”

    踏月率先步入内室,就看见帷帐半掩,靠在床头面色有些苍白的顾卿,眼中难掩惊讶。这是他第一次看清她的面容,不禁一怔,并不是看见的是多么倾城之貌,而是他本以为一个乡下村姑,就算不丑陋,最起码不会像她这般落落大方。褪了红妆的她更显得白净,宛若最清华的月光,深深的跌入人的眼底。

    而且一双眼睛宛若天上星辰,美不可言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双眼睛似乎哪里见过?

    似乎是他的眼神太过大胆,他急忙低下头,额头上沁出冷汗,踏月你在干什么,这可是王妃啊!你怎么能如此直视?

    好在顾卿并没有说什么,一个侍卫走到他身边一脸严肃:“启禀大人没有,现在只有王妃的床上还没有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张妈妈一听顿时怒道:“你是在怀疑我们王妃私藏罪犯吗?你这下人好没礼数,竟然敢搜查王妃的床上。”

    那个侍卫也是不服:“王妃有没有私藏罪犯王妃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顾卿心中冷笑,看来她嫁过来太多人不满了。

    张妈妈犹如护着小鸡的母鸡一般,就差没有跳起来暴打他一顿,看着张妈妈气急败坏的样子,那侍卫也是冷冷一笑:“王妃有没有私藏罪犯,让我们一探究竟就好,如果嫌我们这些大男人不方便,外面有丫环候着,自然不必担心。还是……”他嘲讽的看着她:“还是王妃不敢?这床上真的藏了什么男人还是刺客?否则这屋子里的血腥味是哪里来的?王妃是做贼心虚了吧?”

    他说的话极其难听,就连顾卿这样的好脾气也有些忍不住。张妈妈一听到他说血腥味,更是急得不得了:“你别冤枉小姐,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卿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上也染上一团红晕,咬了咬下唇,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看她们欲言又止的模样,那个侍卫更加嚣张:“怎么?难不成被我说中了?”

    眼看着事情发展到另一种地步,踏月适时的开口喝道:“你怎么能如此和王妃说话,还不给我滚下去!”

    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