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请罪

    早就知道自家小姐放浪形骸,但是仍然被她的决定吓得目瞪口呆,本来约定好是张妈妈说的,没想到关键时刻,张妈妈一把年纪,实在说不出口,顾卿生怕事迹败露,只好自己“屈辱”的坦白了。

    顾卿起身掀开被子,看着躲在被窝里的男子,不悦道:“你现在可以滚蛋了。”

    他面白如纸,不只是疼的,还是在被窝闷的,一头的冷汗,头发都打湿了。他艰难的用没受伤的右手撑起身体,看着她还有心思打趣:“没想到王妃为了救下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看来在下要以身相许了!”

    顾卿没好气的瞪了一眼,都这个时候了,这个人的嘴巴还这么不老实,真的很想将他的嘴巴缝起来:“你最好快一点,如果踏月怀疑的话,说不定还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美人,我会舍不得你的!”男子有些舍不得的说道,然后一双桃花眼好看的盯着她,还顺便抛了两下媚眼。张妈妈极其有危机意识的挡在顾卿的身前,男子浑然不在意,自己的伤已经拖不了了,就算他再怎么装淡定,但是肩头上近乎麻木,再不走只怕这胳膊都要废了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,我们还是会见到的。”说罢他的身子猛地蹿了起来,直奔窗户,迅速的融入黑夜当中……

    踏月赶忙回到了微菊苑,刚到门口就看见屋内两人正在用膳。便不敢打搅,静静的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谁会想到,今日的新郎官两位美娇妻的新房都没有去,反而在这闲适的用膳。甚至外面火光一片的搜查刺客,他仿佛也置若未闻一般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静的很可怕。

    苏乐清笑道:“踏月大人既然来了,我也不留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微微抬眼,眸色一片清冷,没有丝毫的表情。放下筷子,苏乐清适时的递过锦帕,他接过,一举一动都透着让人无法接近的冷意。

    他淡漠的转身,什么话也没有说,苏乐清已经习惯了一般,静默在一边注视他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北唐烈远去的背影,苏乐清微微一叹息,旁边的丫环有些失神,看着自家夫人脸上流露的怅然,一秒即逝。“夫人,既然王爷没有留宿新王妃和柳夫人那,你为什么不趁机留下王爷啊?每次都这样将王爷放走,这……我都要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苏乐清淡然一笑,温柔如水一样的面容,笑起来异常的好看:“他不过是寻求一个避风港,他能想到我就已经够了,我不会奢求太多。”

    她太清楚两人的关系,从不期盼什么。这样的默默无言,看着他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