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反击

    北唐烈先一步下车,然后转身向刚刚出来的顾卿递过手,顾卿一愣,还不待她有反应,北唐烈平缓的声音传来:“难不成让父皇皇后以为我们不和吗?”

    可是我们真的不和啊!顾卿心中哀怨一声,但是面上不动声色的递过手去。下了马车圈上他的胳膊,便一同进入坤宁宫。

    “父皇,九弟来了!”还没进入正殿,一个约莫五十岁一身黑色蟒袍的男人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顾卿抬起头看了眼下首,没想到秀世子和顾潇潇也在,而且两人极其亲昵的坐在一起,看来今日是来奏请婚事的,看顾潇潇嘴巴都快合不上去,想来这婚事也是定下来了!

    最先开口说话的自然是皇长子忠王,高座上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,一身尊贵的黄色龙袍,虽然已经年迈,但是仍然能从他身上看到一位帝王与生俱来的傲气,这正是统一中原的开国皇帝北辰帝。

    而旁边坐着一位不过四十的皇后,年纪竟然比忠王还小,顾卿暗自咋舌,下辈子重生的话还是当个男人吧!

    北辰帝一脸带笑,相传北唐烈是皇上老来得子,五十岁才得到的孩子,所以是最疼爱的一个,虽然自从四年前坏腿过后,北唐烈的政权逐步瓦解,但是皇上的宠爱依然不变。

    看着最小的儿子也娶妻了,北辰帝自然高兴的合不拢嘴,此时不是一位君王,而是一个父亲,子孙满堂自然是最开心的时候!

    美貌的皇后先开口说道:“烈儿,你可是今天的主角,怎么来的这么晚?今天可被你侄子抢去了风头!”皇后自然知道顾府嫁女的事情,这皇位迟早是秀世子的,就算北唐烈想要反抗也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,皇后在后宫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等了两位皇后离世,肯委身与这个老皇帝,自然要找一个对自己有利的靠山,无疑是忠王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忠王也不免得意,虽然有些不喜顾家攀高枝的做法,但是他北唐烈得不到的女人,现在却是自己的儿媳,说出去不禁面上有光啊!

    两人行过礼,挨着忠王坐下,北唐烈对着忠王淡淡一笑:“看来九弟要恭喜大哥了!”

    北辰帝倒不是个多话的人,只是满含欣慰的看着北唐烈。

    她偷偷瞄向北唐烈,虽然这个男人偶尔露出一点笑容,如飘雪一般,看在眼里,觉得那笑容朦胧不清,里面显露的锋芒,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她收回目光,乖巧的坐在位子上,装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淑女模样,只是皇后似乎事事要揭她的短。

    “卿儿,你在王府住的可还习惯?母后听闻你早些年因为身子不适,去乡下养病。现在已为人妻,规矩可有什么不明白的?”

    皇后你还敢说的再直白点吗?你就差没明说她是乡下来的野丫头,不知礼数不就行了,没想到骂她的同时还帮着顾家!

    看了眼丝毫没有反应的北唐烈,似乎受辱只是她的事。靠人还不如靠自己,她淡然一笑,举止大方:“母后不必担心,因为爹爹早已找了最好的教习嬷嬷,所以还能应付。”

    皇后不禁满意的点点头:“那是最好,烈儿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