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惹怒他了

    她还能反驳什么?北唐烈根本就没有救下她的意思,恐怕还要避之不及,免得被皇后倒打一耙,毕竟他现在也只是一个毫无政权的王爷,也得罪不起忠王。

    北唐烈看着她有些落寞凄凉的笑容,白净的脸上满是失望,她投过来的目光又怨恨、无奈、还有解脱……北唐烈心头微微一颤,不知多久以前,也有一个人这样子看着他!多年未浮动的心头微微颤抖,有一种不忍的情绪袭上心来。他不自觉的上前一步,正要开口说话,一道箫音从远至近,踏着风声而来。

    突然箫音戛然而止,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:“如果我萧引不来,只怕烈王妃就要被小人陷害了!”

    顾卿疑惑的回头,这声音好熟悉啊!

    一回头,撞入眼帘的是一个鲜艳如烈日的男子,身穿暗红色的华丽长袍,一头墨玉黑色,随意的馆在身后,带着一张银质的面具,紧紧的贴着面部轮廓,看不清眼神,只露出那一双鲜艳欲滴的薄唇正紧紧的抿着笑,似乎遇见了十分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他收起手里晶莹剔透的白玉箫,恭敬的走到皇上面前:“萧引拜见皇上,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烈王烈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萧乐师怎么会在这?”皇后不满意的看着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,如果不是他,估计现在顾卿早已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引抱拳一笑,声音带着浓化不开的笑意:“萧引不来,岂不是看你们白白陷害了好人?”

    看着萧引投过来似笑非笑的眼神,顾卿一愣,这个人从来没见过,为什么要帮自己?

    “萧乐师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说朕冤枉好人了?”

    “草民不敢,草民只是说出真相罢了。”萧引看向那个宫女福儿笑道:“刚才萧引正在桃林赏花,遇见了王妃,并未见王妃身边有什么侍女。我与王妃是前后脚出的桃园,一直跟在王妃后面,知道王妃与这位宫女发生口角,但是草民自始至终都未看见这个叫福儿的婢女,难不成是我眼花了不成!”

    福儿面色一白,有些支吾的说道:“萧乐师在说什么,福儿听不懂,我一直和王妃在一起的!”

    萧引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面具下模糊不清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福儿:“从这到内务府最起码有一炷香的功夫,一来一回也要小半个时辰,这王妃和宫女发生口角之争到现在不过一柱香的时间,你是飞过去的?”

    在这紧要关头,萧引竟然还打趣的说道。福儿顿时惶恐不安,朝着皇后跪拜下去:“娘娘……救命啊!”

    皇后眉头一皱,狠狠的瞪了眼萧引,然后怒斥福儿:“你这大胆狗奴才,还不从实招来?”

    福儿面白如纸,浑身颤抖,看了眼顾卿手中早已颓废的那个宫女,最后咬咬牙说道:“是奴婢和翠儿不小心打坏了玉佩,就像嫁祸给王妃……娘娘,奴婢知道错了,求娘娘开恩啊!”

    皇后气的一脚踹了过去:“你这个混帐东西,竟然敢陷害王妃,来人啊,将这两个人拖下去仗毙!”皇后根本不给顾卿继续问下去的机会,一句话就堵死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这后宫说到底是皇后的天下,顾卿顿时感觉有些无奈,她看向萧引,发现萧引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那眼神真是露骨,听他的话似乎在桃林注视了自己一路了,难不成……对她有意思?

    顾潇潇明显心有不甘,事情都到了这一步都没有害成这个贱人!顾潇潇眼睛打着转,看了眼萧引,不怀好意的嘲讽道:“没想到萧乐师这么关注我妹妹,是不是对烈王妃有什么非分之想啊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顾卿忍不住想上去掐死顾潇潇。可是这确实是一个严重的问题,她现在已经是北唐烈的妻子,如果萧引存了这个心思,简直比皇后的毒计还要可怕!

    萧引一笑:“草民只是看见了王妃,孤身站在桃林,以为是上天降落的九天玄女,就忍不住看了一小会。如果顾小姐也有这般倾城之姿,草民也是会多看两眼的!”萧引这些话捧高顾卿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顾潇潇气的浑身发抖,这不就说自己没有顾卿那个贱人好看!

    顾卿看着众人脸上都有着无可奈何的样子,顿时好奇。萧引口口声声自称草民,但是他的身份似乎很不一般,就连皇上都一脸默许的样子。而且这算是后宫内院,他是乐师自然不是太监,一个正常男人竟然能在这后宫行动自如,看来身份很不简单啊!

    那是不是可以证明自己可以傍上这个大款?

    萧引原本还略感兴趣的打量着她,一双妖冶的凤眸带着几分沉醉的笑意,似有似无,眼神妖娆,就算是半面面具遮脸也难以抵挡这一双眼睛的风姿神韵。他原本还想继续看上两眼,但是没想到顾卿转眼更是狗腿的看了回来。

    萧引心一惊,她这眼神是什么意思?他近乎本能的想要后退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萧乐师,还好你来的及时,证明我的清白,否则我真的要被这两个贱婢给害死了!”她主动的凑了上去,一下子抓住了萧引的衣袍,紧紧的捏着生怕他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然后转向顾潇潇说道:“我就奇了怪了,为什么我刚把人推下水,长姐就来了呢?要不是我知道长姐是什么样的人,否则我还真的以为是长姐密谋害我的呢!”

    虽然顾卿表面上说着顾潇潇不会害她,但是只要是个明白人都知道她是什么意思。顾卿将目光转向皇后,现在她势力大,自己得罪不起,只能和顾潇潇在这边磨嘴皮子,但是在场的无不是个老人精,这点伎俩还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皇上自然听出她话语中的意思,但是顾潇潇到底是他未来的长孙媳妇,于是咳嗽一声,将矛头指向皇后:“皇后,这后宫也该整治整治了,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,就不是一两个宫女那么简单的了。”言外之意就是要深究幕后凶手了。

    皇后急忙应道,顾潇潇也是心有不甘的看着她,看着她紧紧攥着萧引的衣服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要不是这个萧引,顾卿哪里还会在那笑的那么灿烂?

    她看了眼北唐烈,说道:“我这妹妹毕竟是从乡下来的,烈女传都没有看全,难免会做出什么有损妇德的事情,我这也是为烈王着想啊!”

    顾潇潇这话大胆至极,明目张胆的说自己不贞洁,只可惜,这话谁都可以说,唯独她不可以!

    就在顾卿想要反驳的时候,没想到一直默不作声的北唐烈动了,一下子走到自己的面前,大手十分自然的圈上她细弱的腰肢,只是稍稍一用力,她便贴着他的胸膛,远离了萧引。

    顾卿心头一颤,抬起头正好看见他轮廓分明的下巴,顿时有些不明白这个不知心思的烈王打的是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她想挣扎,但是他的大手只是微微用力,便扣紧她的细腰。

    北唐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