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

    如你所愿……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什么也没想啊!完了完了!张妈妈说的果然没错,这个男人喜怒无常,经常从烈王府拖出去死尸……

    死尸……

    “北唐烈,你要干什么?我什么都不想要啊!你先放我下来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知道我错了,王爷大人有大量,就放过妾身吧!”

    她不断的哀求,但是身下的北唐烈充耳未闻。她怒极,狠狠的捶打着他的背,但是北唐烈依旧毫无所觉,麻木的走着。虽然是个瘸子,但是走的比谁都快,不一会就出了宫门,一下子将她扔到了马车里面。

    身子重重的砸在软榻上面,虽然铺了厚厚的金丝软垫,但是这么大的一个人被扔了出去,还是狠狠的和木头来了个亲密接触,她还来不及叫疼,北唐烈庞大的身躯已经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卿脑子一懵,北唐烈要这么刺激的,光天化日……

    会不会……太刺激了?

    尼玛!都什么时候了,能不能想点建设性的东西啊!

    顾卿暗骂一声,还没收回思绪,一股强悍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,吓得她顿时尖叫一声,没想到北唐烈冷冷一笑,带着惩罚的意味道:“王妃大可叫的再大声一点,让所有人都知道本王在做什么风流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顾卿气得咬牙切齿,一双美目惊恐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细弱的胳膊横在两人身前,为自己维护出一小块安全地带,她控制自己的音量,然后小声哀求:“王爷,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了妾身吧!”

    “放过?刚才王妃不是抱怨洞房之夜,本王没有宠幸吗?”

    口水哽在喉咙,顾卿有一种有嘴说不清的感觉。她的确是抱怨了,但不是这个意思啊!

    北唐烈看她愣神在那,不禁勾唇一笑,本来带着怒气的面容因为这淡淡的勾唇,变得妖娆起来,似乎是一株盛开的曼陀罗一般动人,带着惊心动魄的美感。

    他凑过头,湿热的呼气喷洒在她的脸上:“这不是王妃一直想要的吗?”

    顾卿就差没以死明志了,好死不死的抱怨独守空房干什么,这不是引火上身吗?但是现在实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,她可不想把自己的忠贞交出去啊!虽然北唐烈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,她也不歧视残疾人,但是北唐烈的性子实在是太阴沉古怪,也太危险,这样的人,还是不要有一丝瓜葛的好!

    顾卿脑子飞快的运转着,语气不免有些讨好:“王爷,你可能误会妾身的意思了,妾身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北唐烈的身子重重的压了下来,她的手臂根本抵挡不住的弯曲了。他猝不及防的咬上她精致的耳垂,吓的她将喉咙里的话全部吞了回去,急忙捂住了嘴巴,才避免自己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但是北唐烈的动作不仅仅如此,他在她的耳垂上摩挲,异样的感觉深深刺入皮肤深处,这种感觉一再放大,竟然她有些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北唐烈的一双大手也不闲着,一只手支撑重量,另一只手竟然肆无忌惮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衣服,但是感觉还是不错,不可不说这个女人的身材还是不错的,就是……胸有点小。

    虽然北唐烈仔细感受着这副身躯的美妙,但是心里无不对顾卿的鄙夷,既然这是她想要的,那么本王就要大慈大悲的成全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顾卿浑身颤栗,从未有过的感觉,就像是一阵电流经过,让她整个身体都在打颤,不仅是身体的反应,更是灵魂的颤抖。顾卿就差没哭出来了,她恨自己竟然毫不排斥这样的感觉,似乎……还有点舒服!

    疯了,顾卿,你一定是疯了!

    她狠狠的嘲讽自己,然后双手使出全身的力气,猛的一推,终于将北唐烈推开。趁着这点空隙,她急忙逃开,但是马车的空间有限,她只能蜷缩在角落,有些惶恐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北唐烈一双眸子阴沉不定的看着她,嘴角的冷笑让她看的心脏一抽,浓烈的嘲讽鄙夷,很嫌弃的眼神,似乎临幸了她,反而脏了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一团汹涌的怒火燃烧在胸间,但是顾卿知道现在除了示弱似乎没有更好的两全之法,但是人出来混迟早要还的,时间多得是,她顾卿总会找到机会报仇的!

    他轻蔑的看了顾卿一眼:“你是在对本王欲擒故纵吗?”

    顾卿双手抱在身前,警惕的看着他,眼色恢复清明,她是个极会控制情绪的人,这么多年的修生养性,专心画画,让她养成了喜怒不行于色的性子。

    北唐烈挪动了下身子,顾卿连忙开口:“王爷真的误会我的意思了,我从来没有想过染指王爷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身份卑贱,配不上王爷,自然不敢有非分之想,我只想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的本职,还望王爷成全!”她说的字字恳切,如果现在北唐烈的眼神太过可怕,顾卿真的很想上去抱大腿了!

    终于在顾卿殷切的目光中,北唐烈终于开了金口,虽然语气是那么的嘲讽:“机会只有一次,但愿你说到做到,不要打本王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还真不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