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回门受辱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,顾卿也取消了晨昏定省的妾侍之礼,她们自然乐意。

    今日是回门的时候,虽然很不想踏进那个府门一步,但是这礼仪不能废,只能硬着头皮打点着一切准备回去。

    马车已经准备好了,可是迟迟不见北唐烈的身影,张妈妈也有几分焦急,不禁对下面的小丫环问道:“王爷呢?怎么都等了小半个时辰了,还没见王爷的身影?”

    那个侍女脖子一扬,带着几分嘲弄:“王爷现在正陪着柳夫人吃早膳呢,王妃还是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张妈妈一见她如此出言不逊,气的脸上一僵,就要大声呵斥,却被顾卿拦住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等了,有他没他都改变不了我是王府笑柄的事实,再说王爷本来是想娶顾潇潇的,现在陪我回门算什么?”她倒不是关心北唐烈,而是觉着他陪不陪自己根本就无关紧要,本来就是走个过场而已。他不愿意看见自己,自己未必想看见他!

    前天脸色阴郁的离开,还不知道会不会小肚鸡肠惦记着呢!能不见就不见!

    小丫环见她如此有自知之明,心下高兴,但是一想到自己原本是伺候柳双主子的,没想到被主子拨到了顾卿房里,虽然是打听消息的,但是王爷根本都不拿正眼瞧她,要在这个昭阳殿伺候这个不受宠的王妃要到是什么时候啊!

    越想越气愤,更加对顾卿不满了。

    在小丫环愤恨的眼神中,顾卿面不改色的上了马车,一进马车顾妈妈憋了许久的话全部吐了出来:“小姐,你现在孤身回门不知道又要传出什么难听的话了,要不我们再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顾卿毫不在意的窝在软榻上,脸上还带着几分满足的笑意:“反正我不受宠人尽皆知,何必惺惺作态,我就不相信回去顾潇潇母女还能把我吃了?吃了我也要让她吐出来!”

    张妈妈一肚子话哽在喉咙里,小姐总是这副云淡风轻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子,只是这样的性子是好是坏?不争不求,真的好吗?

    而这边芙蓉阁内,柳双小心翼翼的端着玉盏,里面盛着半碗莲子粥,清香扑鼻。这可是她花费了一早上的心思,亲自熬得粥。没想到王爷在新王妃回门之日还不急不慢的和自己共进早膳,这让她一早上都激动的恨不得摆弄她的十八般厨艺。自前天那件事后,王爷对她更是宠爱有加,她要把握好这个机会!

    “王爷,赶紧尝尝妾身的手艺吧,你不知道,早上的水可真冷啊!”说罢还伸出芊芊玉指,可怜兮兮的看着北唐烈。北唐烈只是看了一眼,便淡笑:“真是辛苦爱妾了,这些粗活就交给下人去吧。”虽然嘴里说着关心的话,但是手上根本毫无表示,只是喝了一口粥,任由柳双的一双手横在面前。

    柳双悻悻的收回手,这个北唐烈的性子还真是捉摸不定,宠你的时候能把你捧上天,但是淡漠的时候,就算没说什么狠话,都让你有一种不能接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踏月踏步走了进来,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,于是北唐烈的墨眉淡淡的蹙在一起,这个女人竟然敢放肆的一个人离去,把他当作什么?是不看作丈夫吗?

    柳双夹了一些菜放在他的碗里,软声道:“王爷,尝尝这个木耳吧,新鲜着呢!”

    然后一回头看见北唐烈一双墨眉紧蹙,不禁疑惑道:“王爷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北唐烈仅仅是皱了一下眉,然后又变成淡然的模样:“爱妾不要再顾及本王,你可是最辛苦的人啊,赶紧坐下来陪本王一起吧!”

    柳双娇嗔一声,软化在北唐烈身上。

    踏月不着痕迹的摇摇头,不知为何,明明是王爷对王妃不理不睬,可是从刚才的王妃离去的情形来看是王妃不在乎王爷呢!难道……王妃真的不在乎王爷?

    马车行驶在宽敞的街道上,不少人举目注视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烈王府的马车吗?难不成是回门的顾二小姐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不知道王爷去见了顾大小姐会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吗?那不是气死了?本来说好的婚事是顾大小姐,没想到临时换了人。我告诉你们啊,这顾大小姐可是倾城之姿,这二小姐只不过是乡下村姑,就连给大小姐提鞋都不配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,帘布被吹开,让众人都看清了马车里面的情况,只看见一个穿着素雅的女子和一个老妈子,然后……就没有了!

    众人愣了一下,王爷呢?烈王爷哪去了?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不在啊?”一个人率先发问,众人你看我我看你,是啊,王爷怎么不在啊!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王妃根本就不受宠,不论是相府还是王府,都是卑贱的命,估计连我们这些平头百姓都不如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看是!如果我是王爷,我也不会陪这样的低贱庶女回门的,真是折煞了大周战神的脸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女子眼尖的看到马车内的情况,脸上带着恶毒的笑容,顾卿,你这个卑贱的庶女,竟然连我都敢打,看我不回去禀告小姐夫人,要你好看!

    此人正是上次挨了十个耳光的晴儿。

    外面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唯独马车里面一片安宁,张妈妈知道顾卿不在乎这些闲言碎语,所以也不出声,而外面吵翻了天,而当事人翻了个身就睡着了,就算张妈妈有心想说什么也没用了。

&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