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断绝关系

    大夫人一巴掌没打中,盛怒未消,看着顾卿被人钳制,嘴角冷笑,拍拍她的脸蛋:“你不是会躲吗?我倒要看看你这贱蹄子躲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手起掌落,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宽敞的前厅,半面白净的脸颊迅速的红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卿咬着牙,硬是没哼出一声,只是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大夫人:“你最好记着今日在我身上施加的种种,我一定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会什么?”大夫人狠狠的擒住她的下巴,一双小眼里面全是恶毒的精光:“烈王爷根本就不在乎你,这些天连房都未圆,你有本事就去烈王爷那诉苦啊?”

    顾潇潇在身后走上前来:“娘,你让我也扇这个贱人几个耳光,我倒要看看这个贱人横行到几时!”

    顾卿冷冷的看着这一家四口,顾相淡然漠视,毫不关心,他的心里只有顾潇潇一个能给他带来飞黄腾达的女儿,长子顾训仿佛是看好戏一般。顾潇潇母女更是丑陋至极。

    眼看着顾潇潇的巴掌就要落下,突然顾潇潇尖叫一声,顾卿睁开眼看见顾潇潇的手腕偏向一边,用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大胆?”大夫人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竟然殴打本王的王妃,该当何罪啊?”

    一道带着几分冰凉的声音落入耳中,顾卿一愣,竟然是北唐烈?

    而顾家四口也没料想北唐烈会来,一时间全部僵硬在那。

    踏月闪身入内,一下子钳制了左右两个侍卫,然后恭敬的恭身在顾卿面前问道:“王妃没事吧?”

    没事?怎么会没事?大夫人那一巴掌可是往死里打的,到现在她半张脸都疼的有些麻木了。

    北唐烈走上前,顺势揽住顾卿的身子,虽然不喜欢他的靠近,但是现在无疑是了北唐烈的怀抱最安全。

    顾相连忙从高座上下来,对着北唐烈一拜:“王爷来了,怎么都不叫下人通报一声?”

    “本王没想到回到岳丈的家中竟然看到本王的王妃受辱?”北唐烈不温不火的说着话,但是没有人敢质疑他话语中的份量。

    虽然北唐烈现在已经不如四年前那般权势滔天,但是能再忠王弹劾下挣扎四年之久也并非是件易事,可见这个王爷背后的能耐,最起码是现在的顾相得罪不起的,要想翻身的话,还要等顾潇潇嫁过去,攀上忠王府这棵大树。

    顾相连忙说道:“老夫不敢,刚才……刚才小女说话有些不对,夫人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北唐烈冷不丁的打断,漆黑的星目带着几分嘲弄,看着顾相心里发毛。北唐烈淡淡的勾起唇角,冷冽的像是磨的锋利的冰山棱角。“虽然说王妃是顾家之女,但是如今也是烈王妃,什么时候轮到相爷夫人代为教训了?你是在质疑本王吗?”

    大夫人一看北唐烈直指矛头冲着她,顿时肥胖的身子颤了三颤,心中暗骂顾卿这个小贱人,但是脸上也不敢说,只能颤抖的身子说道:“王爷说的什么话?妾身只是教教她规矩而已,妾身毕竟是她的大娘!”虽然害怕,但是大夫人还是搬出自己的身份,娘亲教训女儿那是天经地义!

    “夫人不过是二品命妇,而王妃可是一品,就算是长辈也不能忘记自己是什么身份!”他的声音有一些严厉。“再说规矩?有你这般教规矩的?”北唐烈的语气不禁上扬几分,让人听着不自觉的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大夫人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深深地记着烈王爷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啊!此时的她哪有刚才半点恶毒的模样?

    北唐烈话语一转,看向顾潇潇:“虽然王妃是你的庶妹,但是现在怎么说也是烈王妃,你以下犯上不知该当何罪?顾相爷,要是按当朝律法,这以下犯上,殴打王妃该是什么罪责?”

    顾相爷面色惨白,一下子说不出话来,这要是回答出来,岂不是坐实了这罪名?

    他凤目一转,冷眼笑道:“看来相爷真的是老了,踏月,告诉相爷是什么罪责!”

    踏月淡淡的说道:“回禀相爷,轻则杖责一百,重则殃及宗族。”

    杖责一百?殃及宗族?

    顾潇潇听后面色煞白,然后双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。但是转眼就站了起来,双目圆睁的看着顾卿。“我告诉你,我要和秀世子成婚了,婚事已经定下来了!我是忠王府的人!我是世子妃……你怎么敢动我?”顾潇潇仿佛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,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
    看着顾潇潇凄厉的样子,顾卿不禁好笑,就算是世子妃又如何?到头来还要尊喊她一声皇婶呢!

    北唐烈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话头,略一沉思,笑着看着顾卿:“爱妃,既然圣旨已下,那么她就是我们的侄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顾卿看着他一双深邃的眼眸,里面看不出任何情感,犹如一潭死水,只是让人冷的害怕。顾卿面色有些僵硬的应道。北唐烈继而说道:“那么侄媳妇掌掴王妃算是有失妇德,看来不只是烈女传,就连老祖宗的规矩都没学好,看来本王要和父皇说说,这门亲事万万不能成的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相府一家全都面无血色,就连顾卿也有些惊讶,没想到北唐烈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,难不成是因为顾潇潇没有答应嫁给他,所以故意报复的?

    北唐烈看着她们的样子,心中一片凌然,就算有忠王的保护又如何?真当本王是人尽可欺的丧家之犬吗?

    他看了眼顾卿脸上高耸的巴掌印,心中更是火大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