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阴魂不散

    夜半,一阵微风吹了进来,顾卿觉得有些冷,身子蜷缩在一起,捏了捏身上被角,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那冷风贴着脸颊,不断的拨弄她额前的碎发,顾卿发出一声梦呓:“妈妈,不要照顾我了,我会自己盖被子,赶紧回去睡觉吧!”

    顾卿翻了一个身子,转了过去,面朝着墙壁,继续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那冷风似乎没有想放过她的意思,竟然一溜烟的钻进了被子,贴着她光滑的脊背。

    顾卿懒懒的抬过手臂,一下子抓住了那一阵“冷风”,原本惺忪的睡眼一个激灵的睁开,身子像是惊弓之鸟,猛地弹了起来,手中还紧紧握着那作祟的大掌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一片黑暗中,一个人脸便显露出来,一双桃花眼,眼波流转,美而不俗,妖而不艳,一双眼,已经是极尽风流。

    萧引,来人竟然是萧引?

    萧引嘴角一扬,邪魅至极,然后反手竟然握住顾卿的小手笑道:“原来你这么想我啊!”

    顾卿急忙将手抽了出来,诧异的看着他: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她诧异的看着他,大半夜冲入她的房间似乎不好吧?

    萧引勾唇一笑,身子懒洋洋的躺在床头,直接脱了鞋子,大刺刺的抱着头,靠在她的床榻上面。今晚他穿了一身玄色的衣袍,如果不是借着月光,她差点没有看清来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几个意思?”顾卿顿时气结,就算萧引救过她,也不至于半夜赶到人家房里吧?

    “又不是第一次上你床,何必那么惊讶?”他故意压低声音,带着蛊惑的意味,轻轻的说道,顾卿面色一僵,不是第一次?上次……那个刺客是他?

    看她小脸满是震惊,萧引十分满意,直起了腰,不客气的拍拍她脑袋:“想起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卿深吸一口气,出其不意,猛踢一脚,萧引毫无征兆的被她一脚给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萧引惨叫一声,但是声音刚出口,顾卿就扑了上来,一下子堵住了他的口,如果被人知道她房间多了一个男人,估计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掌心一片湿润。

    顾卿急忙收手,可萧引哪里肯干?一把擒住她的细腕,放在嘴边呵气的说道:“既然人都扑上来了,还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混蛋!”顾卿几番挣扎,仍然挣脱不了,她整个人都趴在萧引的身上,确实十分暧昧。看着身下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她不禁气的牙痒痒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你这么光明正大的夜闯王府就不怕王爷知道吗?”

    萧引无辜的耸耸肩:“美人,我可是因为你啊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?说什么胡话?”

    “在下听闻王爷并未疼爱你,新婚之夜北唐烈就将你孤零零的扔在昭阳殿,我特地来排遣你的寂寞的!”他的声音轻扬的回荡在耳畔,带着淫靡的气息。

    萧引大手一拉,原本还撑着上臂,保持距离的顾卿一下子撞到在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好一个排遣寂寞!奶奶的!

    顾卿脸上升起红晕,紧咬下唇,眼神迷离,一双眼犹如犹如带着雾气,直直的落在萧引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哟……还挺配合?正好,这月下成双,确实应该做一些快活事!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和你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,但是你要带我离开王府,成为你唯一的女人!”她随即紧紧的抓紧他的衣领,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萧引猝不及防的抬起头,在她小巧的耳垂上咬了一口:“那是自然,有烈王妃给我当妻子,我萧引那还有胆子去娶别人,更何况美人是这般的楚楚动人!”说罢,大手不规矩的在她光滑的背脊游走,因为是穿着蚕丝里衣的缘故,手下触及的是一片美好!

    就在大手流连这她后背的时候,顾卿眼底划过一个贼笑,萧引心中警铃大作,正想推开顾卿,但是顾卿狠狠的抬腿,正中男人下半身,要不是萧引速度够快,让这一膝盖,直接撞上去,那么……想想都有点疼啊!

    就算萧引的速度够快,卸了她膝盖大半的力道,但是余下的力气撞上去,仍然让他浑身冒冷汗。

    看着跪在地上,蜷缩着身子,双手痛苦的捂着裤裆的萧引,顾卿一阵得意:“你想风流我还不想死!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,信不信我马上叫人,大不了鱼死网破,我想你的伤还未全好吧!如果这次被北唐烈抓住,看是你死还是我死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女人!”萧引妖魅的脸上尽是痛苦,太阳穴爆突出几根青筋看着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好像真的很疼!

    但是远远还不够!没有防狼喷雾器,我自制一个!

    一把抓起水壶就是慢慢一嘴,猛地一噗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疼痛还未散去,这个女人竟然喷了他一脸茶水。原本飘洒的头发一根根湿答答的黏在额头,还不停的滴着水珠,脸上、身上也全是。萧引自打从娘胎出生就没有这么狼狈过,就算狼狈也能维持他帅气的面容,没想到遇到一个不是女人的女人,竟然狼狈到低谷,连帅气的脸都恢复不过来了!

    “我真想杀了你!”萧引咬牙切齿,从牙缝蹦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哪知顾卿不但不害怕,还一脚踹了过去:“你个王八羔子,半夜闯进我的房间,被我制服了,还反过来要杀我?这世间还有没有王法了?我还非要被你吃干抹净,才算应该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引根本毫无还口之力,没想到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