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嘴贱无敌

    看着她脸上奸诈的笑容,萧引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第一次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吃的死死的,而且是这样子的!简直是丢人啊!

    顾卿的国画厉害,手头上的功夫也是厉害,拿着笔墨,速度的画了几张着色的小稿,虽然面容不清晰,但是比市面上那些达官贵人私下争相传阅的春宫图质量高多了!

    “我打听过了,城北有一个张员外,极其喜欢男倌,我这么几幅色香味俱全的美男图送到府上,你说能卖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萧引原本集中心神运功,一听到她打着这样的主意,差点经脉逆流,气吐血。

    看着萧引脸上气血翻涌,顾卿心中乐开了话:“你别激动啊,如果不这样,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发挥你的用处了!不然……我把你迷晕,然后喂点春药,打包送到他府上,这样卖的钱岂不是更多?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萧引终于无法忍耐,一张脸快成了猪肝色,显然被气的不清。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脸没皮,什么话都敢说?就算是一个乡下野丫头,知道的东西也太多了吧?

    他很想冲上去,将这嬉笑美好的面容接下,看看里面是不是一个窑姐儿变得,说的话,简直是太露骨!

    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画了十多幅速写,后面的就是自己想象了。

    她收起手稿,认认真真的叠放起来,上面的墨迹已经开要干了,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案下面,这些东西要是被人看见,估计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用处也只是于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女人,你好大的胆子!”身后骤然响起他盛怒的声音,一直大手握上她纤细的脖子,一如成亲那个夜晚。顾卿浑身一僵,双手很自觉的扬起,那些纸张便飘飘然落下。只看了一眼,萧引差点气晕过去,上面的自己正非常销魂的躺着,每一张的表情,可谓是……淫荡至极!

    “你说,你想怎么死?”

    顾卿虽然被他挟持,但是依然是嬉皮笑脸的模样,其实心中已经开始盘算:“我能不能选择不死啊?”说罢,一个后踢,依然是男人下半身。

    似乎早已知道她会出这一招,萧引双腿一夹,她的小腿便动惮不得。

    “原来王妃喜欢玩这样的游戏,那么在下不奉陪的话,岂不是太没人性了?”萧引带着笑,压着声音,攀附在她的肩膀,一阵湿气,痒痒的钻入耳朵。

    顾卿手上运力,一掌劈了过去,萧引牢牢抓住,另一手,也抓住了她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顾卿展颜一笑,一个后脑勺砸了过去,萧引一个踉跄,高挺的鼻子竟然硬生生的砸出了鼻血。

    就在萧引失神的片刻,她的身子像是一条泥鳅一样滑了出去。顾卿武功不济,可是脚底抹油的速度快啊!

    萧引的速度也是极快,紧随其后。顾卿知道比速度低人一档,便改用语言攻击:“大哥,你不穿衣服,不嫌下面晃荡着难受吗?”

    正飞奔的萧引,一个踉跄,差点翻了个跟头,这个女人说话,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!就算对女人一向好脾气的萧引也是彻底爆发了,他就不应该给这个女人太多机会,应该直接敲晕带走,就不应该给她猖狂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就是太轻敌,说出来还真是一把辛酸泪啊!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真的不难受吗?但是你的衣服我刚才不小心弄坏了,我的裙子倒是一大堆,你不嫌弃吧!”

    “滚!”身后的萧引爆喝一声。

    萧引带着一股尖啸的劲风,直接扑了上来,没想到顾卿身子一顿,诡异的止住了前进的趋势,反而拐到了旁边,直接越过了萧引,绕道了萧引的屁股后面,抬脚,一踹,动作如行云流水,还借力往相反的方向遁去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以为我六年什么不会,就练轻功是白练的?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萧引暗骂一声,一脚蹬在柱子上,身子便飞了过来。顾卿一回头便看见萧引的身子如离弦的箭一般射了过来,顾卿心中大骇,转而放弃了在屋子里迂回,反而直接跑到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拼了!老娘就不相信你敢玩裸奔!

    打定主意,顾卿的步子也是越来越快,猛地窜门而出,门口躺着两个昏睡的丫环,看来是萧引干的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算是萧引也没那个脸出去裸奔,哪怕是没有人的情况下!

    看着屋内暗自咬牙切齿的萧引,顾卿算是喘了一口气,瞬间回血的冲着屋内的萧引笑道:“你出来啊,出来啊!刚才奔的不是很撒欢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最好保证不要落入我手,否则……”萧引阴测测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卿吞了吞口水,然后狠狠一咽,威胁道:“我告诉你,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你刚才脱光光的样子我已经记下了,你如果敢对我怎么样,你懂的!”说罢还附带两声奸笑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!”萧引握紧的拳捏紧,松开,又捏紧。这个女人确实有一种一巴掌抽过去的冲动。萧引压下心中的怒火,转身回到了里屋。

    见他离去,顾卿顿时撒开了丫子就跑,现在不逃更待何时?

    她居住在王府的最里面,越到北苑戒备越少,半夜三更,就连守夜的侍卫也没遇见几个,难怪萧引会那么猖狂的跑来。

    她躲在一处假山石后面,思考着严峻的问题,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?她也打听过,只不过是个市井草民,身份平淡无奇,因为演奏玉箫无人能敌,连皇上的失眠症都是他治好的,所以经常出入皇宫。

    世人皆传这个乐师极其妖媚,面色阴柔,是个十足十的美男子。因为一身箫艺不凡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