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最后一味药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引还想说什么,但是两眼冒金星,摇晃了两下,便笔直的倒了下来。庞大的身躯直直的倒在了顾卿的身上,顾卿不禁哀嚎一声。

    来人嘿嘿笑了两声,笑声中有种意味深长,似乎撞上了什么好事。顾卿一听这笑声忍不住翻了翻白眼,这个胖师父,还真是……来的及时啊!

    “师父,赶紧将他抱走啊!”顾卿痛的直叫。

    那穿着破旧僧袍的老和尚,肥硕的脑袋,脸上的肥肉颤了颤,像一尊弥勒佛一样笑开了花,默默地放下棍子笑道:“没想到老衲赶巧了?”

    顾卿白了一眼,就在他搬离开来的时候,顾卿也跟着起了身,裹上外衣,好奇的问道:“你不是说云游四海了吗?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老和尚疯疯癫癫没个正经,看着床上的萧引,贼笑道:“我的好徒儿,为师是不是打扰到你了?”

    顾卿气结,骂了一句:“老不正经!”

    看顾卿气的腮帮子鼓鼓的,老和尚也不在调笑,脸上的肥肉松松的挂在脸上,笑盈盈的道:“你徒弟最近出关,医术见长,所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卿眼睛一瞪,声音陡然高了八度:“我还有个徒弟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徒弟,老和尚脸色一变,有一种死了爹娘一样的难过,十分幽怨的瞪了眼顾卿,那眼白翻得,活像个受怨气的小媳妇一般。

    顾卿看他越来越娘的样子,世界都阻止不了他这么伪下去了!不禁急吼吼的问道:“你还说不说?”

    “哎!我们有个门规,只能代代相传,只招收一个徒弟,你当年趁老衲饥渴难耐之际,施舍了一个鸡腿,不仅让我破戒,还害的我愧对师门啊!学了这么多年,就算是一只猪都能打通任督二脉了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不言于表,你连猪都不如啊!

    额……这个老和尚,早不就守清规戒律了,现在可好,全赖在顾卿的头上。竟然还说她连猪都不如!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人家说的是事实,这些年,似乎真的有些差劲!

    “我那徒弟如何?”她压下心中怨气,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长得如花似玉,貌美如花,此人只因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。博古通今,医术通天,琴棋书画样样精,堪称完美啊!简直是我们师门百年不遇的奇才啊!”

    “我擦!这么厉害?”顾卿喜不自胜,她师父虽然看着有些猥琐,不怎么靠谱,但是他说这个人好,那么便是真的好,如果没有偏差,绝对是个倾城倾国的全能美女啊!

    传说中的全能美女打手?

    顾卿两眼冒星:“那个美人徒弟在哪?快来见一见?”

    老和尚嘴一撇,眼睛默默地看了一下顾卿,失望的摇摇头:“他还没进京,应该也快了,到了自然会找你的。你说,为什么我就收了你这样的徒弟,而我的徒孙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吗?”顾卿无语!

    “一样?”老和尚蹦地三尺,神情激昂:“我徒孙要是声名鹊起,名声万丈,别人只记着你这个无用的师父,还会记着我这个师祖?”

    顾卿挠挠头:“这倒也是!”

    老和尚一面敲打着光溜溜的额头,一边懊悔当年不应该被一只鸡腿给诱惑,不仅破戒得不偿失,还这么草率的收了徒,教导六年,只学了轻功水上漂,还因为体重飘不起来,这让他如何不心塞?

    顾卿看着屋内来回走动,懊悔不已的老和尚,叹了一口气:“师父,你是不是忘了你今日来是要干什么的了?”

    老和尚一听,猛拍脑袋:“你不说我还真是忘了,你现在已经是烈王妃,正好可以拿到最后一味药。”

    “药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当年你落水,身子阴寒,到现在都未根治,为师这么多年,一直在配药,现在只差烈王手上的天山雪莲。”

    额……又是天山雪莲?回回在电视剧上看到,没想到自己给赶上了,话说自己身子只是阴寒,需要那么贵重的东西吗?

    “师父,我需要那玩意吗?我只是身子阴寒,不需要那么贵重的东西吧!”

    哪知话一说完,老和尚就一巴掌敲了过来:“你个兔崽子,你以为吃着好玩啊!要不是为了你那个任督二脉,我至于废那么大的劲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打通了是不是就天下无敌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做梦吗?打通了就跟我回去遁入空门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老和尚焦急的挠挠额头:“时间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,三个月内一定要拿到,否则你的身子一辈子都好不了,年纪再大些的时候,你就等着躺在床上自生自灭吧!”

    看师父说的那么严肃,顾卿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,事关性命,不得马虎,只是这个雪莲在哪?“师父,那个雪莲藏哪了?”

    老和尚瞪了她一眼:“老子知道还要你去偷?”

    “我去!你个死老头!你是让我去送死啊!”顾卿气的一下子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和尚脑袋一歪,留下一个油亮的脑门:“你自己看着办,反正横竖都是一死的,你想怎么死就看你了!对了,这小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卿垂下脑袋,看来这个师父不靠谱啊!所有的希望,只能靠着那个美人徒弟身上了。至于萧引嘛……某人不怀好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顾卿嘴角挂着狼笑:“师父,你等我一个时辰,这小子竟然想轻薄我,我定要让他后悔此生!”

    老和尚看着她的笑容,不由得一阵胆寒,这小女娃,心思多着呢,惹不得!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顾卿拿着一大叠书稿,小心的藏起来,便让师父大人给打包带走了。

    老和尚临行时,看了眼顾卿,摸了摸脑袋瓜子,似乎忍了很久才出声问道:“嫁给北唐烈,你幸福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顾卿一愣。

    “好事多磨,师父先走了,你自己照顾好自己!”说罢,扛着萧引,一个飞身,消失在墙头。

    幸福?她不喜欢北唐烈,北唐烈也不待见她,何来的幸福?师父不会是看中这个徒女婿了吧?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郊外油菜花田。

    萧引悠悠转醒,脑门上传来一阵剧痛,让他明白昨晚那一棍子抡的是多么实在。但是额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