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美女要杀人

    转眼,顾卿被人带到了一间极其雅致的房间,里面点了苏合香,清新淡雅,加上房间全是淡紫色的纱幔,气氛十足。

    这确定不是酒店的主题房间?

    穿过一片帷幔,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一个洁白无瑕的背,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眼前,美人沐浴,毫不避讳的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顾卿暗恨自己不是男儿身,这样的美色在面前,恨不得翻身成狼啊!

    “公子要不要和我一起鸳鸯共浴?”宋离清浅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鸳鸯共浴?我看是鸳鸳共浴吧,两个不认识的女人在一起泡澡,感觉很诡异啊!

    “公子是害羞了?”见她许久不出声,以为她害羞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顾卿是愣住了,她在纠结要不要出去和老鸨商量一下,重新换一个人,她今天出门没带这么多钱啊!

    “姑娘,我今天出门没带那么多钱,要不……你再找一个?”顾卿小声的建议着。

    “公子府上哪里?自然会有人去取,如果没有,那么飘香院便不能放公子回去了!”

    去府上取?要是被北唐烈发现,她还有命吗?

    此时,宋离已经沐浴完,伸长手臂,胸前露出一大片春光,丝毫没有遮掩。直接拿上不远处放的轻纱,随意的裹在身上。

    顾卿狠狠的吞了吞口水,同样是女人怎么差距这么大?前凸后翘,长腿美女,就这么活色生香的出现在眼前!

    眼看着宋离就要走过来,顾卿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,就在大脑短路的时候,宋离竟然像一直离弦的箭,猛地射了过来。顾卿的脑子瞬间反应过来,肩膀一沉,身子一侧,才勉强躲过宋离袖中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为何杀我?”

    宋离心一沉,没想到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身手竟然这样快?宋离二话不说,直接一个回旋踢,带着匕首笔直的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不禁白搭进去十万两银子不说,没想到这个女人还这么泼辣,直接一上来就砍人,就算是杀人,也要给个正当理由吧?

    顾卿侧身闪过,夹住她的匕首,有些不悦:“你再这样,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宋离冷笑一声:“我本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,杀了你后,我就自杀!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!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干嘛杀我啊!大不了我银子白花了,我走还不行吗?”顾卿十分郁闷,这第一美人其实脑子有病吧!

    刀锋一转,要不是顾卿手指放的早,估计这个时候,要被割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你不死,我如何去死?”宋离毫不客气,匕首贴着面颊飞过,招招毙命,根本不让顾卿有丝毫的喘息的机会。她也看出来了,顾卿并没有内力,只会轻功。

    游走于刀刃之上,顾卿以顾不得其它:“来人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突然门被一脚踹开,顾卿似乎看到了黎明的曙光,一下子朝门口飞去:“大侠,救我!”

    顾卿整个人犹如脱缰的野马,一下子撞到了来人身上。

    好熟悉的衣裳,好熟悉的脸啊!

    身后的宋离也是加了一把劲,直接追了上来,眼看着刀尖就要没入顾卿的后背,一个大手却稳稳的握住了匕首。

    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,在木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阿离,闹够了没?”

    宋离一双美目含泪的看着北唐风,一行清泪落下,闭上眼睛,长长的睫毛上一颗晶莹的泪珠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“还不给本王滚开?”北唐烈的声音冷冷的从头顶传来,让刚刚经历生死一线的顾卿吓得浑身一颤。她僵硬的抬起头,看见了北唐烈满是盛怒的面颊,一双寒眸正紧紧的盯着自己,仿佛要将自己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爷?”有些找不到北的顾卿喃喃自语,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何处,连忙从他怀中跳开:“那个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始作俑者,顾卿满脸愤慨,可是一转身看见两个僵持不下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默默流泪,一个拿着匕首紧紧的看着,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?她明显有点脑补不过来啊!

    北唐烈看着僵持不下的两人,原本盛怒的面容终于有了动容,竟然多了一丝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先带宋离姑娘离开吧,这里交给本王。”

    哪知宋离后退几步,绝美的脸上浮现出绝望的神色:“我死也不会跟他走!”

    她拔下头上的金钗,狠狠的刺向自己的脖子,没想到北唐风的匕首更快一步,直接打飞她的金钗,不顾自己受伤的手掌,快步上前,一把将宋离按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没有本王的准许,就连你,也不能操控自己的生命!”然后直接一记手刀敲晕,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相视一眼,十分默契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卿从未见过这样子的北唐风,虽然两人毫无交集,但是也是见过一两次的,此人如同传闻一样,好色成性,姬妾成云,难得有这么专注的神情?

    眼看着北唐风抱着宋离离去,顾卿突然想起自己的十万两银子是不是就不用付了?偷偷的从手缝里看了眼这尊煞神,顾卿悄悄的摸着门边离去。

    突然后衣襟上多了一只大手,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提起,阴测测的声音骤然响起:“本王的好王妃?”

    “啊?王爷说什么呢?找错人了吧?我可是男人!”为了表达自己真的是个男人,顾卿连忙用粗狂的声音说道。可是一对上那寒冷的眼睛,顾卿悬起的两条腿就没出息的抖了两抖。那一双眼睛,泛着紫色凌厉的光泽,仿佛是是刀子一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