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他的惩罚

    花妈妈早在楼梯口等着了,她自然知道烈王的脾气,不敢上前打扰,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头牌都被人敲晕了带走,她能干坐着等吗?

    就在花妈妈犹豫要不要上前“询问”的时候,北唐烈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。花妈妈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,焦急的问道:“风王爷将我们家离姑娘带走了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

    “本王要替宋离姑娘赎身。”北唐烈不带一丝感情,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赎身?”花妈妈尖叫着说道,手上的帕子都惊慌的掉在了地上,这宋离可是她的摇钱树啊,就这么被人挖走了?

    “怎么?不愿?”北唐烈右眉微微上挑,语气中充满了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这烈王开口要人能不给吗?她敢不给吗?“只是,这价格……这价格方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这位顾公子不是开价十万两了吗?”

    在后面的慢吞吞的顾卿一听到北唐烈厚颜无耻的强要人就算了,没想到还拿她垫底,他堂堂一个王爷不出钱,竟然让她一个弱女子掏腰包,这男人啊……真是可耻啊!

    花妈妈如遭雷击,十万两?就十万两,这可是初夜的价啊!就要把人带走?“王爷,这不合规矩吧?”

    “规矩?你跟本王说说什么是规矩?”北唐烈的声音森寒了几分,冷冽的眸光落在花妈妈的头顶,让她倍感压力。

    这烈王得罪不起,这风王也得罪不起,花妈妈只能咬咬牙,权当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,可是这十万两相比宋离那棵摇钱树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也是敞开门做生意的,您将宋离带走,已经是要了我半条命了,您要是再在价钱上面……我可真的是要喝西北风去了,这几年光是给宋离姑娘请敦煌舞的舞者,就花了我飘香院的老本了!王爷!您就看在柳双的面子上,给我一条活路吧!”

    北唐烈原本冷峻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妥协,似乎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正在做一件惨绝人寰,毫无人道的事情。于是,沉思了一下,回过头看了眼顾卿。

    顾卿浑身寒毛倒立,他这么复杂的眼神是几个意思?你们谈价钱,关她什么事啊!

    “本王记着顾公子有不少私房钱,否则这十万两不会眉头不皱一个拿出来的,既然花妈妈说价钱不合适,本王也不是无理之人,顾公子再补上十万两吧!”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你……”顾卿顿时不满的抱怨,就他这样还敢自称自己不是无理之人,北唐烈才是真正的卑劣小人啊!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北唐烈眼眸一转,本来看着还和蔼的脸一下子如坠寒冰,让她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本来花妈妈还想抱怨两句,但是一看北唐烈这个样子,顿时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,十万就十万吧,总比没有的好!

    花妈妈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,厚厚的白粉都遮不住眼角突然升起的鱼尾纹,一脸憔悴的目送北唐烈离开。

    而顾卿浑身无力,头重脚轻,这要画多少裸体才能赚的回来啊!这次的放血简直比来大姨妈还要透彻啊!

    上了马车,看见顾卿一张颓废的小脸,声音一沉:“心里是在怨恨本王?”

    顾卿撇撇嘴: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不敢?”北唐烈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顾卿甚是委屈的点点头,没想到北唐烈接下来的那句话差点让她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今晚逐鹿殿侍寝,本王倒想看看王妃扣盘扣的手艺长进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这个不好吧,你说过不会碰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什么时候说过的?”

    啊?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?顾卿暗自咬牙,不死心的说道:“就是前几日,从皇宫中回来的时候!”

    哪知北唐烈倚靠在软垫之上,闭目养神,慵懒的回道:“本王忘了。”

    顾卿终于明白,人要是无耻到北唐烈这样子,也算是个极品!她除了乖乖认栽,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马车一路回到了王府,顾卿紧跟着北唐烈下去,没想到,北唐烈却解开了身上的大氅,将手中的拐杖丢给了下人,对着她伸出了手,顾卿不解的问:“王爷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子被下人看见想什么样子?本王抱你回去。”北唐烈不假思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北唐烈抱她?开什么玩笑,他可是一个残疾人好不好?

    就在顾卿犹豫的时候,突然双脚一个悬空,她尖叫一声,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,整个人靠在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北唐烈的声音淡淡的从头顶传来:“女儿家就应该有女儿家的样子,这里不是乡下,不可以疯闹。”

    一件大氅迎面盖来,小小的她完全被遮住,衣服上还带着北唐烈身上独有的刚烈气息。

    “别动,在本王怀中就好。”

    顾卿心中一暖,虽然他也是在顾忌王府的颜面,但多少也存在保护她的心思。北唐烈的怀抱很温暖,靠着他的胸膛,甚至能听到他胸腔铿锵有力的心跳。虽然北唐烈是个瘸子,但是在他的怀中只是微微感受到颠簸,并不强烈,反而因为上下颠簸,她不断的磨蹭着他的胸膛,紧贴着他的温度,让顾卿心中多了几分别样的情愫。

    从大门到逐鹿殿并不遥远,不一会就到了。放下顾卿,北唐烈淡然的说道:“去洗个澡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离开他的怀抱,一阵冷风钻来,让顾卿有些留恋他的温暖。她缩缩脖子,乖巧的点头下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一起回来,踏月不禁有些好奇:“王爷……这是王妃?”他小心的组织着语言。

    北唐烈从鼻腔发出一声“嗯”。

    “王爷是抱着王妃的!”他加重了字音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北唐烈眼神冷淡的看向踏月。

    踏月暗暗擦了一般汗:“王爷刚才小心的宛若珍宝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眉头一皱,他只是怕这个自己身子不变,怕颠簸了她,没想到在别人眼里竟然是宛若珍宝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大了许多,话也多了。”北唐烈沉稳的声音自耳畔传来,带着一丝不悦。

   &