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王府禁地

    顾卿这才觉着自己对这个王府知道的太少了,她早该明白,大户人家,怎么还没有几个秘密所在?虽然说昨晚是北唐烈让她去的,但是保不齐哪天自己就闯祸了!

    越想越觉的可怕,前些日子,这个柳双还恩宠不断,趾高气昂的,连她都不愿意招惹,怎么今早就听到人已经死了,想想都觉着北唐烈可怕,似乎女人对于他来说,根本就是泄欲的工具,他根本就没有情!

    心里感叹北唐烈的可怕,但是也让顾卿明白,这样的人还是少招惹为妙,好好活着,比什么都强!她心思微沉,冷静下来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乐清,可是王府的老人了,自然知道这王府有什么不能招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张妈妈,赶紧帮我洗漱,我要去苏夫人那去一趟!”顾卿顾不得其它,急忙从床上爬起,她在这王府什么都不知道,万一像那个倒霉娘娘和柳双一样,还真是死的冤枉呢!她是个好学的主,这一次一定要不耻下问,打破沙锅问到底!

    张妈妈看她火急火燎的样子,手脚麻利的伺候着,不一会就收拾妥当,临走时看了眼守门的两个侍女,怒道:“回来定要整治你们,否则真的要忘了谁才是主子!”

    两人急匆匆的走在路上,张妈妈问道:“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,为何这样着急去见苏夫人?”

    “张妈妈,你不知道,昨晚……哎,算了,还是先到了再说。”万一告诉张妈妈,估计张妈妈又要惶恐好久了。

    一路紧赶慢赶的来到了苏乐清的微菊苑,下人见了她,急忙行礼,她连连摆手,还不等丫环通报,就急忙走了进去:“苏姐姐,妹妹有事来请教了!”

    苏乐清听见顾卿的声音,从里屋走了出来,看顾卿神色匆匆,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,便笑道:“王妃怎么来了,下人也没个通传的?真是越来越没样子了!”

    苏乐清是个婉顺的人,待人和颜悦色,所以很得府上人的认可,就连北唐烈也从不过问她的决定,可见对她是多么信任。

    “姐姐,妹妹也不和自己打马虎眼了,只是想问问这王府可有什么禁地我们不能随便进入的?”

    苏乐清了然于心,拉着她的手坐下,还贴心的给她倒了一杯茶,声音犹如夜莺婉转,煞是动听:“王妃知道柳夫人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顾卿点点头,一路上听到了不少下人的八卦,而柳双身死可是头版头条啊!

    “其实王妃也不必担心,虽然王爷性子难以捉摸了点,但是我能看的出来,王爷还是对王妃很上心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苏乐清那不言而喻的眼神,顾卿一下子犯了难,也不如刚才那么急切,她那种似懂非懂的眼神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苏乐清笑道:“我也不和王妃废话了,这王府可以说没规矩,只要能得王爷欢心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唯独两个地方是禁忌。”

    还真的有不能碰的逆鳞啊!

    “第一个就是碧波池,自从王爷四年前坏了腿,皇上便下令建造了碧波池,王爷每日都要沐浴,有着强身健体的功效,似乎还能改善王爷的腿伤,每一次也只有踏月大人跟着。”

    她算是听明白了!她早就怀疑北唐烈和踏月有一腿,这么多夫人其实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,其实真相只有一个,就是北唐烈是攻,踏月是受。两人这么隐私的地方被人侵入,确实没有安全感,所以怒极杀人也是应该的,那么第二个地方呢?

    而苏乐清故意拖长了鼻音,说道:“至于这第二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怎么了?”她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个叫倾城阁,神秘的很,也不知道什么人住的,也不知道在哪,最起码这些年我是没遇到过,但是我也不想遇到,我还想多活几年。”

    她又听明白了!这倾城阁不管在哪,找不找的到都无关紧要,估计是这二人那啥那啥的地方,自然隐蔽到别人找不到了,方便二人那啥那啥的!她早该明白这两个人有不可告人的奸情的!

    “王妃不必担心,只要不冒然去犯,是没什么要紧的!”

    顾卿一颗心已经沉了下来,也淡定下来。不过刚一起床就听到这要的消息,着实吓了她一跳,她感觉自己昨晚能活着从碧波池,用两条腿走出来,实在是不易,倒不是认为自己和别人有什么特殊权利,而是觉得北唐烈就是把她吃的死死的,现如今她知道他和踏月这么大的秘密,自己也只能委身求全的答应他各种要求,比如扣盘扣,伺候沐浴什么的!

    见时辰也不早了,是该吃午膳了,顾卿便起身告辞道:“姐姐,时辰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,就不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苏乐清也没有留人的意思,便让人送她离去。

    丫环不一会就回来了,走到苏乐清面前,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夫人为何这样尊待她?她不过是个名不副实的乡下野丫头吧。”

    苏乐清叹了一口气,脑海中浮现出北唐烈俊秀的面容和冰冷的双眸,叹息一声,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:“你这话就在我这说说就好,可千万别出去让人抓住什么把柄,你要知道,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当上王妃的,到现在还完好无损,也没招惹王爷,算是有本事的了。”

    丫环虽为自家主子抱不平,但是苏乐清性子不喜争斗,也没再说什么,乖乖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顾卿回到昭阳殿,也没等到北唐烈的人,担惊受怕了好一会,但是转念一想,似乎不是自己要去的,是他自己要求的,应该没什么事吧?

    看了眼房门口站着的下人,昭阳殿的下人不少,丫环婆子就有二十来个,近身服侍的一直都是张妈妈,其他的人她也信不过,而房间里服侍的有两个丫环,就是早上嚼舌根的翠玲和青雨,都是十五的年纪,样子机灵,只是这机灵劲怕都是给被人用去了,这昭阳殿的下人是该好好整治了,一个张妈妈太少了,她要有自己的人,免得被别人钻了空子!

    让张妈妈叫来众人,全部跪在院子里,大家都在疑惑,这个乡下王妃把她们召集在这干什么。翠玲是王府的老人了,自小在王府里服侍,以前是苏乐清的人,也帮忙搭理后院的一些琐事,苏乐清看她办事伶俐,就给了昭阳殿,帮忙照顾王妃。翠玲虽是下人,但是下面的人见了还要客气的叫一声翠玲姐。虽然说苏乐清是一番好意,但是在翠玲眼中,却是对她的侮辱。

    让她来伺候这个王妃已经是不愿,上次洞房那晚,张妈妈还扇了她一个耳光,她到现在都记着,眼下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