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大开杀戒

    北唐烈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入内,看了眼院内的惨象,然后再看看躲在张妈妈身后,一脸无公害的顾卿。当日诓骗顾潇潇十个耳光也是这个样子,他来的似乎赶巧了!

    看着北唐烈一双戏谑的眸子,顾卿心渐渐的下沉。他来的未免也太是时候了,让顾卿不禁怀疑,这根本就是故意为之,不禁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翠玲一看是北唐烈来了,立刻扑上去跪下:“王爷来的正好,奴婢有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翠玲刚想开口,张妈妈冷喝一声:“翠玲,你要知道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翠玲回了一个得意的眼神,你们这对贱奴仆等死吧!“王爷,奴婢要禀告的就是王妃大婚那一日,王妃确实在床上私藏了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他暗沉的声音轻轻上扬,连带着顾卿的心情也被挑起,随着他的声音高高悬起。他一双眼眸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:“她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顾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以北唐烈的慧智,肯定知道当日是她包庇刺客,既然他一直没有挑明,那么就不是真的要她死,那她就抵死不认!

    “妾身没有。”她面色一派平静,但是北唐烈一双眼睛紧紧的锁着她的眼睛,她明显慌乱的躲开,睫毛微垂,只能看到那一扇精致的扇子微微扇动,晕开无数涟漪。

    她也有害怕的时候?

    翠玲急忙说道:“王爷,您别被她迷惑了,她其实就是个骗子……说不定……说不定还和那贼人有联系,是派来刺杀您的也说不定!”

    北唐烈淡淡的收回目光,沉着声音问道:“你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……证据……奴婢……奴婢没有……”她惶恐的说道,但是转眼激昂的说道:“王爷,奴婢用性命起誓,王妃绝对私藏了男人!”

    北唐烈不说话,这时已经有人搬来太师椅,北唐烈大马金刀的坐了上去,午后的阳光十分暖和,潇潇洒洒的投射在他的身上,踏月十分细心的拿出一面折扇,挡住在北唐烈的头上。

    顾卿看着高高在上的他,一身紫色华袍三分尊贵七分桀骜,一双眼睛暗波涌动,让人惴惴不安,只看上一眼,就要深深的掉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抬眼看了眼细心的踏月,就在这紧要关头,她心里还惦记这今早的猜想,这两个人绝对有奸情!

    踏月一抬头就看见顾卿一副“我早已明白”的样子,心头疑惑,这王妃是怎么了?

    北唐烈眼神漫不经心的落在地上匍匐跪着的翠玲身上,拖长了声音,随意抬眼看了下阳光,慵懒的声音深深撞进人的心里去。“既然没有证据就是诬陷王妃,其罪当诛。”

    其罪当诛!四个字犹如晴天霹雳,深深的炸进人的脑海中去,在场的所有人都吓的大气也不敢出一个。

    顾卿纳闷,这北唐烈到底是几个意思,是在帮她?她实在是猜不透,男人心海底针啊!

    翠玲大气没喘过来,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不可置信的看着北唐烈,声嘶力竭的哭喊道:“王爷,奴婢没有撒谎啊,是真的!王爷,您要信我啊!”

    北唐烈好看的眉微皱,很显然这样舒适的午后,被这个女人的声音给毁了。踏月顿时明白北唐烈的意思,喝斥下去:“还不把这个人拖下去仗毙了?”

    “顾卿,你这个贱人,你欺瞒的了一时期满不了一世,你会遭报应的!”翠玲凄厉的惨叫声远远的传来。

    北唐烈淡淡的闭上眼睛,任由阳光把他的皮肤照成金黄色。淡淡的开口:“诛其宗族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所有人寒蝉若禁,就连呼吸声也变小了,此时如果掉了一根针,就是春雷啊!

    顾卿张大了嘴巴,这个男人要这么狠吗?杀人全家!她咽了咽口水,觉得自己在北唐烈身边活下去简直走了狗屎运啊!

    但是这个男人的狠毒明显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只见踏月朗声说道:“其余人一律割舌挖眼挑断手脚筋,丢进毒人窟。”

    青天白日,顾卿无由来的一身冷汗,毒人窟是什么地方她来之前就有些耳闻,王爷自从换上腿疾,不断寻医问药,但是是药三分毒,都是要拿人尝试的,久而久之就出现了这些全身含毒的毒人,全部圈养在王府的地下,又叫毒人窟。

    被割舍挖眼挑断手脚筋还不够,还要投入毒人窟!

    她看了眼这个男人,脸上毫无表情,仿佛这些人的性命和自己毫无关系,这就是上位者的权利,弱者在他们眼中是那么卑微。

    她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她而死,这和她杀人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看着下面一个个连求饶都不会叫喊的人,刚才她们一个个还在斥责她的所作所为,不过才五十板子,如今是生死大事,却……一个个无动于衷,双眸毫无光泽,因为下令的那个是北唐烈!

    她刚想替她们求饶,哪知张妈妈在背后抓住了她,眼神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顾卿过不了自己那一关!

    她挣脱张妈妈的手,看着北唐烈那棱角分明的脸,鼓起勇气说道:“王爷,她们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他依旧是闭着眼睛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刚才你的老妈子不说说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原来他都听到了?

    “那也是妾身的人,应该由妾身处理。”

    那一双眼眸刷的睁开,一顺不顺的盯着他,寒眸绽放光彩。他声音沉了几分,让人心惊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