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宫宴贺礼

    一场歌舞罢了,便有人陆陆续续的呈上贺礼,有南海深处的珊瑚珠串,也有东海大夜明珠,也有百闻不如一见的《凤凰于飞》图……反正什么奇珍异宝都拿出来了!

    轮到顾相的时候,下面人呈上一枚锦盒,顾潇潇傲娇的走到殿前,随着宫人打开锦盒,缓缓说道:“这对鸳鸯佩是世间上独一无二的和田宝玉制成,夏日佩戴通体冰凉,冬日佩戴通体温暖,有着强身健体,永住青春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永住青春是多么有人的词啊!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梦想着的吧?皇后的眼睛渐渐发光,急忙叫人呈到面前。双手颤抖的捧起玉佩,一个圆形的玉佩里面精心雕刻着一对交颈鸳鸯。

    “现在三月微寒,这玉佩摸上去确实温暖,也难为你这样的心思了。现在得到如此珍宝,本宫真的很好奇烈王妃所说别具匠心的贺礼是什么模样!”

    顾卿敢对天发誓,她绝对没有说过自己会送什么别具匠心的玩意,她的那对玉如意还躺在身后宫人的托盘中呢!

    就在她为难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北辰帝和蔼的开口:“烈儿说要最后呈上才能醒目,先看看其他的贺礼吧!萧乐师不知道带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萧引,收回在顾卿身上愤恨的目光,嘴角含笑:“皇上就被揶揄草民了,这里的珍宝晃了草民的眼,我那还敢献丑啊,草民可是来蹭吃蹭喝的!”

    他说的十分随意,好像是皇上的忘年之交,在场人没有丝毫惊讶,显然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对话,顾卿不禁对萧引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北辰帝龙心大悦,哈哈笑了起来:“那萧乐师就蹭吃蹭喝吧,风儿,你呢?”

    北唐风无奈的一甩膀子:“儿臣和萧乐师想到一块去了,也是来蹭吃蹭喝的,父皇不会准了萧乐师,不准儿臣的吧!”

    北辰帝笑道:“也罢,去年你也就糊弄的拿来了一对玉如意,还不如不送呢!”

    一对玉如意!我勒个去!

    顾卿眼神闪躲,一抬头就看见北唐烈轻蔑的眼神,这货该不会早就知道自己要送玉如意了吧!

    北唐烈轻轻的看了眼,眼缝里流露出的鄙视,让顾卿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奶奶个熊的!丢脸丢大发了!

    云王献礼后,最后是忠王,秀世子移步店中,宫人抱着长长的锦盒,不难猜出里面是一幅画卷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是著名画师燕清子的《凤凰于飞》图,落日余晖,夕阳光照,蓬勃的景色,一对凤凰傲然挺立。

    皇后是国母,这《凤凰于飞》的寓意十分符合。秀世子朗声说道:“皇孙恭祝皇奶奶生辰,皇奶奶皇爷爷犹如画中凤凰而鸟,伉俪情深,保我大周千秋世代!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的北辰帝兴致高昂,龙心大悦:“秀儿是越发的优秀了,忠王,你养了一个好儿子,不弱你当年。”

    忠王立刻起身,笑道:“父皇说的是哪里话,秀儿年纪小,还有些愚钝。”

    顾卿心里暗暗腹诽,儿子都比北唐烈大上两岁,还意思说年纪小?不过资质愚钝倒是没说错。

    忠王就这大好机会,把顾潇潇和秀世子的婚事一说,本来大家都心知肚明,只等着圣旨一下,那还不是早晚的事。现在又提了一下,让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忠王和相府两家。

    下面大臣无不夸顾相好福气,两个女人全都嫁了个好去处。顾卿尴尬的陪着笑,看向顾卿的眼神,有着奇怪的意味,想来是上次北唐烈一闹,怕了!

    可顾相不想再生是非,但是有些人似乎不想她好过。顾潇潇脸上一派春风得意:“先前烈王妃说要送什么别出心裁的贺礼,现在也是哈拿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顾卿看了眼始作俑者,可是北唐烈依旧漫不经心的喝着茶,都换了三盏了,似乎还没有喝够的意思,就不怕尿频吗?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顾卿的身上,顾卿也暗暗发窘,她要怎么拿得出贺礼?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硬着头皮送上那对玉如意的时候,没想到萧引竟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王妃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场面,难免有些不自然,不如等宴罢,大家吃的兴致了,再来献礼如何?”

    北辰帝也看到顾卿面红的样子,也以为她是乡下来的,没见过什么世面,毕竟是自己的儿媳,总不能呢个不给台阶下,于是顺着萧引的意思说道:“也是,其实贺礼贵不贵重倒是其次,主要是心意,你能有孝敬皇后的心思,已经难得了,既然如此,便开始吧!”

    于是下面早已准备好的宫人一个个拖着锦盘缓缓而入。

    顾卿感激的看了眼萧引,萧引一双眼睛似笑非笑,带着戏谑。露出舌头舔了舔牙齿。

    顾卿吞了吞口水,心虚的看着面前的精致的菜,只是没了吃的心思。

    找了个借口,便中途出去了。这样的宫宴实在是太压抑,她还真的不习惯。一个人遣退了宫人,散布在御花园中,虽然没什么花色,但是绿意盎然,看着心情也舒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舒了一口气,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嘲讽:“哟,这不是我的乡下妹妹吗?”

    顾卿一回头就看见顾潇潇打扮的花枝招展,就像是一只彩色蝴蝶,只是颜色搭配的庸俗不堪,真不知道古代人是什么样的眼光,好看的衣服一层套一层,也不讲究色彩搭配吗?

    “顾小姐是不是记性不好了,我已经不是顾家的人了,不要逮着人就认亲,也不瞧瞧自己!”

    顾潇潇脸一阵红一阵白,气的喝道:“你这贱人,不要给你脸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要脸的是你吧!”顾卿不客气的反驳,“肚子还没显呐!有你这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