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有意难堪

    萧引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他只想惩戒她一番,万一闹出了人命,他还真有些自责。不再犹豫,一个跃身,便跳进了河里。

    “脑子进水的大傻瓜!”

    攀附在桥梁下的顾卿咧着嘴巴,幸灾乐祸的笑着:“萧乐师,我就陪你戏水荷花池了,我先走了!”翻身起来,便蹦蹦跳跳的离去了,留给萧引扭来扭去的屁股。

    萧引一拳砸在水里,气的咬牙切齿,又被这个女人摆了一道!

    回到太和殿,已经撤去午膳,一群人正欣赏歌舞,她顺着角落猫回座位。

    偷偷瞄了眼北唐烈,发现他漆黑如墨的眼睛正看着自己。突然他伸出欣长的手臂,宽厚的手掌覆在她的面颊上,仔细擦了擦,声音有些沙哑低沉,但是有种说不出的好听:“脸脏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顺手摸了一下,全是灰,看来是在桥洞里面弄的了。他的身上带着一种很淡雅的香气,她不知道是什么香,但是很舒服。

    他宽大的袖摆柔软的蹭着她的脸,她竟然有种心动的错觉。顾卿吓了一跳,对!一定是错觉。

    平淡的擦完脸,北唐烈突然递过来一碟糕点,便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看到自己中午没吃什么,所以特意给自己留的?

    心里一暖,这个北唐烈似乎也没那么糟糕嘛!喜滋滋的吃着糕点,回头瞄了一下萧引的位子,只见他还没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差不多过了半个多时辰,萧引换了身淡绿色的衣服,衬得他身长如竹。只是这么清新淡雅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,不论是他微微撩袍,还是步曳生风,都有一种极致的美感,让人惊叹,妖冶,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北辰帝就打趣说道:“萧乐师怎么半道去换了衣裳?刚才皇后还问朕你去哪了!”

    萧引细长的眉眼微微一扬,声音一转:“刚才不小心被一只猫捉弄掉了荷花池,只可惜,草民脏了衣裳,却放跑了那只猫。”

    北辰帝兴致颇高:“没想到萧乐师还有这般狼狈的时候,朕看你是平日里随行惯了,一只猫而已,你怎么和它置气?”

    萧引摇摇头:“这猫可恶的很,草民捉了好几次,每一次都狼狈而归,所以这猫是定要捉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接话道:“宫里只有曹贵人那养了猫,好几只呢,回头送去给你看看,是哪一只。”

    萧引笑着点头,便坐下了。一双充满邪佞的眼有心无意的落在顾卿身上,只有顾卿心知肚明,那只猫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顾卿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,冤冤相报何时了啊!兄台,请住手啊!

    这时皇后看着顾卿说道:“本宫着实好奇烈王妃送的什么贺礼,本宫心就像被猫爪子挠了一下,好奇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顾潇潇赶忙说道:“是啊,臣女也很好奇烈王妃到底是要献上什么珍宝,这样子迟迟不肯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顾卿骑虎难下,一群人全部目光考量的落在她的身上,有好奇、有鄙夷、有幸灾乐祸,既然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别具匠心,还故意拖到这个时候,他们倒要看看有什么珍宝能敌得过《凤凰于飞》和和田暖玉。

    她刚想让身后的宫人将锦盒呈上去,没想到北唐烈淡然的开口:“这个时辰还不行,要等晚上熄了灯后才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感受到顾卿在拽他的衣袖,冷漠的回头看了眼,看到顾卿挤眉弄眼,一张脸皱巴巴的还真是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啊,一对玉如意要熄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他直接回了两个字,顾卿只好不再追问,反正她就等着出丑吧,也不在乎了!

    这时兵部侍郎李大人起身奏请:“皇上,今日是乃是皇后生辰,小女最近新学了一曲舞,正好献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听闻李小姐一曲霓裳舞闻名盛京,臣妾一直想看呢!”

    “既然皇后喜欢,那么全听皇后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那李家千金换好衣服,身姿摇曳的款款而来。眉目带怯的看了眼萧引,斗胆说道:“皇上,臣女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“臣女素问萧乐师一柄玉箫传名大周,不知小女子有没有那个福气请得萧乐师为臣女伴奏?”说罢眉目传情的看向萧引。

    此时萧引正恣意的坐着,一身的淡绿色的长衫早已褶皱,但是丝毫不影响美感,反而让人更加捉摸不透。看不清面容,一双眼睛之下,是无限的风流。

    他的风流与北唐风不同,带着与生俱来的魅惑,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都能让人如痴如醉,如果真要说个比较,那么萧引就是男版的苏妲己,而那北唐风只是在男女之事上风流,不如萧引从骨子里就带着妖娆。

    他长长的手指摩挲着酒杯边缘,看着里面一汪碧绿的佳酿,眉眼微微一抬,桃花眼落下风情无数,直把李家千金迷得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“草民的箫音随我,不随人。”

    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别人叫我吹我是不吹的,没错,就是这么傲娇任性!

    顾卿看着李家千金面色煞白,宛若风中扶柳,娇弱无比,就连顾卿这个女人都忍不住上前想要安慰,可是萧引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将杯中的酒一口饮下,还笑道:“皇上,此酒甚好。”

    李大人看着女儿受辱,差点拍案而起:“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乐师,我女儿是看得起你,你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,你逾越了。”北辰帝威严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李大人只能暗自咬牙,悻悻作罢。北辰帝看着殿中模样泫然欲泣的李千金,和言笑道:“朕听闻这霓裳曲用古琴配最好,传乐师。”

    北辰帝都这么说了,谁敢反驳?

    霓裳舞好看,霓裳曲好听,但是因为先前萧引这么一出,全都没了欣赏的心思。而北唐烈目光飘渺的看着远处,一双漆黑的墨瞳,藏着看不透的深邃。

    一曲歌舞完毕,皇后赞赏有加:“李大人有这样的女儿是有福气了,只是这一曲歌舞本宫看的不尽兴。潇儿……”

    她叫着顾潇潇的名字:“本宫知道你的琴艺最好,不如就弹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