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大家之作

    看着她对北唐烈微微一笑,灿若桃花,美艳动人。一张白净的脸上满满是自信的光辉,仿佛是与生俱来,让人一下子不能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萧引心中竟然莫名的难受,就因为顾卿看了北唐烈一眼,那一种放心的嘱托让他心中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一只宛若无骨白皙的小手,看似无力,但力如千钧的握着毛笔,不断的游走在画纸上,笔起笔落,有着说不清的风流韵骨在其中。

    顾卿的脸很干净,一对秀眉正微微褶皱,长长的睫毛微微倾斜,像是一把精致的折扇,安安静静的绽放在眼睛上方,一双眼睛更是美妙绝伦,仿佛是最亮的星辰,镶嵌其中。鼻尖莹润的玉珠已经沁上了少许的汗珠,显然这幅画不是那么简单。点了唇脂的唇瓣在大殿烛火的映照下显得更加诱人。

    她今日穿着淡青色的衣裳,勾勒出她紧致的身材。

    萧引思绪飞转,想到第一次见她的样子,眉眼秀气,眼神明亮。

    嘴角轻轻上扬,好看的眉眼狭长。那精致的白玉萧便出现在唇畔,宛转悠扬的箫音倾斜而出,亦如三月春风,除去寒冬的冷冽,拂在脸上,让人如沐春风,倍感温暖。

    顾卿似乎受到那箫音的感染,那一幅壮丽的桃花盛景便回旋脑海,那样的美景自己孤身一人站立其中,感慨人生多变,想要安逸却不得!

    手下的笔墨飞转,那朱砂蘸满了笔锋,游走于绯色的桃林,那鲜艳的花蕊便藏于花瓣中,娇俏羞人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画,但是众人听得到美妙的音乐,再看顾卿一脸认真,笔下飞快转动,仿佛是个真本事的人,便收起了嘲弄之心,反而有着隐隐的期待。

    北唐烈目光犹如噙着冰,冷冽的吓人。他突然有种想上去将顾卿拽回来的冲动,既然不会安分守己,那么也不许招摇过市!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真是片刻不知安分,难道就不能乖乖在他的庇佑下不出声吗?

    心中烦躁异常,看着萧引那眼神笔直的落在顾卿身上,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将顾卿拽下来,反而是一巴掌把萧引给拍死才是。

    紧握的拳头咔咔作响,旁边的北唐风终于看出他的异样,再看那两人一下子明白了。笑嘻嘻的说道:“其实这个丫头认真起来是还蛮好看的,不得不说,现在看她,确实让人心动。”

    紧抿的唇只吐出一个字,那便是:“滚!”

    北唐风摸摸鼻子,自知无趣的笑了笑,继续看着顾卿。

    顾潇潇看着顾卿煞有其事的样子,心里焦急,但是也看不到她画的到底怎么样。本来想好好羞辱顾卿的,没想到这该死的萧引竟然出来捣乱,就算顾卿这幅画再怎么难看,估计大家所有的话头都在萧引的箫音上面。

    曲子不知不觉中奏完,人们还有种绕梁三日的余韵挥之不去,这才是艺术该有的意境。

    曲落笔停,不得不说再这样美妙的音乐之下,她的创作激情到达了一个高氵朝,估计她的画意能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两个太监拿着画走到皇上皇后面前,北辰帝看来好半天,才喜不自胜的说道:“好!好画作!比之先前的《凤凰于飞》图不遑多逞!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既然能给于这么高的评价,下面的大臣一个个翘首以盼,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画作才能有这样高的评价?

    皇后面色难看,本来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了,她虽然不侵淫绘画,但是她也知道一点,这样壮观的意境不是大师,一般人很难画出的!

    北辰帝也没想到自己一个乡下儿媳在绘画方面有这样高的造诣,心中大悦,看着下面众人朗声笑道:“也给你们好好看看!”

    那幅桃花图也被转了过来,呈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画面上只有如火如荼的绯色,细看是一朵朵动人的桃花,远看是云、是雾、是一团颜色,反而瞧不真切。更美妙的是一节白色衣袂飘然其中,让人升起无限遐想,也许是桃花仙子,也许是美人,情人……一幅画,就能产生这么多的联想,众人心惊,这真的只是学了一个月的结果?

    分明就是侵淫多年的结果啊!

    众人无不赞赏。“没想到王妃如此聪慧,只怕又是一位大家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皇上得此好儿媳,是我大周之福啊!”

    北辰帝笑道:“你确实带给朕不小的惊喜,要赏!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老子这么幸苦画画,只想要天山雪莲!顾卿心中哀嚎,但是脸上仍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:“这些都是儿媳应该的,不敢要赏。”

    “难为你这么有孝心,自然是要赏的。朕看你绘画天赋之高,恐怕宫里的画师见了要自叹不如。朕想到皇宫内一方难得的廷圭墨,朕想再适合你不过了!”

    顾卿面上一喜,这廷圭墨相传泡在水里三年而不坏,一直都是文人墨客的追求,她一直以为是传闻而已,没想到自己还有幸得到这世间罕有的廷圭墨?

    “那儿媳也不推辞,谢过父皇!”

    不一会,那廷圭墨便取来,刚一打开锦盒就能闻到清新淡雅的墨香,十分好闻。这块墨也不过巴掌大小,但是顾卿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那幅画辗转回到了顾卿的面前,北辰帝说道:“你想给这画起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桃花春色暖先知,明媚谁人不看来。就叫《桃花春色》吧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绘画造诣深厚,诗书也读的不错!烈儿倒是娶了个好王妃啊!”

    经北辰帝这么一提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