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他生气了

    顾潇潇忙掩住嘴巴,装作一脸惊恐的模样:“烈王妃说什么啊!臣女也只是随口说说,在场的人都听见了萧乐师的箫音,臣女也只是好奇先说出来了,怎么烈王妃却把矛头指向了我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反而是顾卿的错,仿佛是她真的和萧引有一腿,急于辩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潇潇,人的忍耐都是有一个底线的!

    “本王妃之所以画这幅桃花,是因为这三月寒春,唯有桃花昂然枝头,想着这是皇后生辰,是喜庆的日子,红色也能助兴,没想到落在旁人眼中竟然会有这样不耻的想法,真是让我寒心啊!还望皇上皇后为儿媳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顾潇潇面色一白,没想到顾卿把她说成有心多事之人,这不明摆着说顾潇潇是没事找事嘛!

    萧引戏谑一笑,有些讽刺的看着顾潇潇:“顾大小姐听完草民的曲子,没有心灵空旷之意,反而想的越多了,倒是草民的罪过了!”

    话音一转,带着十足的邪气:“草民与烈王妃才见过数面,就因顾小姐的一句话,反而让人心生猜忌,这以后草民可不敢出入宫廷,还望皇上准许草民告老还乡!”

    北辰帝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严重,他的失眠症可全靠着萧引啊!他还想多活两年呢!于是目光一肃,不悦的看向顾潇潇,这个孙媳未免太不成气候,同时一家姐妹就这么容不下,这要是嫁入皇家妒妇之心何以了得?

    声音不免严厉:“这样的话休要再说,烈王妃是你妹妹,萧乐师是朕的贵客,你这般逾越,让朕怀疑顾相是怎么教导你的了!”

    顾相一脸惶恐,急忙跪下:“微臣管教不当,微臣该死!”

    顾潇潇也没想到没扳倒顾卿,反而连累了自己,顿时惶恐不安的跪下:“臣女……臣女只是随口说说,臣女……下次再也不敢了……求皇上饶了臣女!”

    北辰帝越来越不待见这个孙媳,也让他打定了主意,就算是怀了秀儿的孩子,也断不能做世子妃,万一生下的是男孩,以这妒妇心肠岂能容下旁人?

    北辰帝严厉声词一番,虽然人们心中还是有些怀疑,但是哪个敢说,一个个噤若寒蝉,大气也不敢出,乖乖的喝茶看舞。

    顾卿依旧寒着脸,不发一言的看着顾潇潇。顾潇潇也发现此时的顾卿有些不对劲了,就算以前再怎么针对,她都不会这般冷着脸看人。顾潇潇突然有种背脊生寒的感觉,没想到自己反而遭了罪,心下害怕,也不敢造次了。

    收回冷漠的目光,她突然觉着心累,在这深宫院墙之内,一不小心,就能招来杀身之后,她终于明白什么叫祸从口出,顾潇潇就是鲜明的例子!

    虽说是宫宴,欢欢喜喜的,但是在顾卿眼里不过是披上红衣的冰冷金器,看得摸不得!这几个时辰下来,被赶鸭子上架好几回,她有种心力交瘁,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偏头撞进北唐烈深不见底的眼眸,先前顾潇潇那样诽谤自己,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。一想到自己身边还有一尊大佛,顾卿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北唐烈直接递过来一块糕点,眼神一示意,顾卿连忙张开嘴巴。一块还没吃完,北唐烈又递过来一个。

    一块接着一块,顾卿应接不暇,想要开口,但是嘴里塞满了糕点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算是明白了,这就是北唐烈的惩罚!

    是的,北唐烈生气了,他不喜欢她和任何男人扯上关系,也讨厌这《桃花春风》图,尤其是听到顾潇潇说她们初遇在桃花林时,他想废了那张嘴,但是他什么也没做,只是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他要让顾卿明白,她是他的王妃,所有的喜怒哀乐,都只能因为他!

    一碟糕点塞得差不多,顾卿都没吃出来是个什么味,眼看着北唐烈还有继续塞的意思,顾卿脑门子也窜着一团火,这丫的什么话都不说塞吃的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她头一扭,躲开他递过来的糕点,勉强将嘴里的吃完,才得空说话,她压低声音气愤的吼道:“北唐烈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叫本王什么?”北唐烈眼神忽闪,一道紫光完美的划过瞳孔。

    顾卿这才发现情急之下直接叫他名字了,正想着要如何补救,没想到北唐烈沉着声音,说道:“好,很好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吓得顾卿头皮发麻,看着那不明所以的眼神,顾卿将刚才的怒气抛之脑后,还是想怎么求饶才是正经!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禁闭一月。”他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擦!叫你一声名字就要禁闭一个月,还有没有人性!顾卿刚想为自己争一口气,没想到北唐烈一个冷幽幽的眼神射杀过来,她就想到出嫁那一日,下人说的死尸!她现在还要留在王府,不能和大老板对着干!

    她默默地点头,尼玛,她认了!禁闭,你关!人,我跑!这还不行吗?

    夜色渐渐降临,宫宴也快到了尾声,也只有她这个烈王妃藏着掖着,故作神秘的拖到了结束,才要呈上贺礼。

    顾卿有种冲动,要不刚才那幅画就勉强当寿礼送去算了,她怎么早前没想到自己画上一幅送去呢?现在想想有种撞南墙的冲动啊!

    皇后看天色不早了,便问道:“烈王妃,不知你说的贺礼到底是什么,都这个时辰了,也该拿出来了吧!”

    顾卿心里暗暗腹诽,真是的,还有人腆着脸要礼物的?还真是厚颜无耻,可是再厚颜无耻也得给啊!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!转头对身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