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夜探王府

    北唐烈淡淡的闭着眼,一路上都没有睁开过,顾卿严重怀疑他是不是太累了睡着了,但是看到他眉心悠悠的皱着,好看、刚毅。只是让人有些淡淡的心疼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路上沉默无意,马车上流淌着静谧诡异的气氛,顾卿突然犯贱的想北唐烈还是吼她两句也好,这样闷不做声,让她有一种暴风雨即将临近的压迫感,那是北唐烈身上自带的威压,让人忍不住心生战栗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都能从容应对,但是唯独北唐烈,不知道为什么,和她在一起,她会心生害怕,北唐烈就是罂粟花,美丽妖娆,让人挪不开眼,但是越是靠近越是流连,死的也越快。所以顾卿想躲,但是现在她还需要留在王府,所以这样矛盾的心里,造就了顾卿对北唐烈既想靠近,又想远离的复杂感情。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还是早日拿到天山雪莲,远离这个魔头,自己就能摆脱这个困惑的情绪了!

    下了马车,踏月便迎了上来,一见到北唐烈下了马车,急忙上去咬了一会耳朵,然后两人“深情对视”了一番,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意。

    于是北唐烈的眉头皱的更加深了,似乎是问了一句,踏月也面色严峻的回复。顾卿竖直了耳朵,但是两人说话神神秘秘,还附带咬耳朵等小动作,顾卿实在没有千里耳这样的功能,所以放弃了,但是根据两人表现出来的神情来看,似乎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,莫非两人的奸情败露了?

    不一会,北唐烈便一脸黑沉之色,转眼消失在夜色中,样子十分迫切。顾卿还是第一次看见北唐烈如此激动,甚至不等踏月牵马过来,就飞身离去。

    顾卿挪到踏月面前,看着北唐烈离去的那条路,煞有其事的问道:“王爷这是干什么去了?”难不成有人知道他们的奸情,北唐烈赶着去杀人灭口?

    踏月脸色缓和了许多,发现她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,模样十分俏皮,踏月脸色不禁一红,尴尬的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王爷有些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紧急的事?顾卿两眼骤然放出绿光:“那就是说很严重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吧!”看着顾卿一双绽放着绿光的狡黠双眸,踏月突然有着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顾卿脑袋瓜飞速的运转着:“那王爷今晚还回来吗?你看这都快深更半夜了,就算赶回来了,明日还要上早朝是不是?多累啊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不回来了吧。”以那位主子在王爷心中的重要程度来看,这不要说不回来了,就连明日的早朝还不知道能不能去呢!一想到那个女人,踏月不自觉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顾卿就差没欢呼雀跃了,今晚北唐烈不在王府,她就可以夜探王府,查查这个天山雪莲在哪了!

    那么现在这要把踏月放到就好了!

    踏月一抬头就看见他家王妃正以一种阴贼阴贼的目光看着他,脸上还带着标准的狐狸笑容。踏月心中升起一级警报信息,综合前面王妃坑他无数次来看,这次绝对不是什么好!

    “踏月啊,你累了吗?不如去我昭阳殿坐坐,我们好好说会话?”顾卿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和蔼可亲一点,但是她不知道,自己越是收敛脸上的不怀好意,越是让人看着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踏月连连摆手:“这个……属下不累,一会还要巡夜呢!”

    顾卿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?一把拉住踏月的胳膊:“我这个王妃来了这么久,还没好好答谢你,要不是你在新婚之夜替我解围,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!正好今晚有些事情要问你,你不会拒绝我的吧?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踏月实在是无话可说,只能哭着一张脸,随着顾卿来到了昭阳殿。

    一踏进昭阳殿,顾卿就热情的喊道:“张妈妈,快去备些好酒好菜,我要和踏月大人好好聊一聊,至于什么酒,你懂的!”

    顾卿的心思如果张妈妈还不懂,那么世间就没有人懂她了,顾卿所谓的酒是加了量的!

    踏月一听她提到了酒,连忙摆手拒绝道:“王妃,这万万使不得啊!如果王爷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踏月大人那么扫兴干什么?我只是真诚的想要报答你,这昭阳殿的人这么多,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不一会酒菜已经端了上来,顾卿十分殷勤的倒上一杯酒:“踏月大人,这些日子多谢你的关照,这杯酒我敬你!”

    踏月苦着脸:“王妃,我也没怎么关照你啊!”

    “本王妃说有关照就是有关照!还当不当我是王妃,当的话就一口闷!”

    踏月骑虎难下,只能仰着脖子喝下,顾卿还要再倒,他连忙一脸严肃的制止:“王妃,属下和王妃在一起坐下来吃饭已经坏了规矩,这酒绝不能多喝第二杯!”

    “不喝也行,反正一杯倒,已经足够了!”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你说什么?我……”踏月刚一开口,就觉得头晕目眩,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一头栽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顾卿叫来吴妈几个人笑嘻嘻的说道:“踏月大人不胜酒力,你们把踏月大人送回去吧!”

    待人走后,张妈妈便问:“小姐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夜探王府,找找那天山雪莲到底是藏在哪!”那天晚上师父来过后,顾卿就告诉张妈妈关于天山雪莲的事,所以现在说起来也不多费口舌。

    一听她要夜探王府,不禁有些担心:“小姐,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?”

    “再危险也没办法,师父说现在只剩下这最后一味药了,我的体寒再治不好,估计拖累我一辈子。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