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无忧宫

    她的身体猛然一轻,便听见重物击落箭端的声音,顾卿恍然的睁开眼,却看见尖尖的下巴,和那单薄的唇瓣。

    萧引低头妖媚一笑:“还好我来的不晚,否则你就成滚地葫芦了!”

    萧引的速度极快,眨眼已经逃离那片区域。低头看着自己怀中娇小可人的顾卿,嘴上噙着一丝邪笑:“王妃终于落到我的手中了?”

    顾卿本来对他的出手相救还不甚感激,没想到听到他这么一说,想到两人之间那么深的过节,当下笑嘻嘻的打哈哈:“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萧乐师还真是我的荣幸啊!话说,萧乐师来此处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的语调微微上扬,在悠远狭长的地道里面显得更加空灵,带着几分俏皮,落在萧引的耳中,说不清的好听。

    萧引就这么横抱着她,也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。顾卿深知两人之间的差距,也没再挣扎,反正自己现在已经在人手上了,她没有十全把握,是不会做无用功的。

    “萧乐师是不是和王爷有什么过节,三番两次夜探相府,真是让我好奇啊!”她仔细观察这萧引的神情,希望看出些蛛丝马迹,但是很遗憾的是萧引是只老狐狸,脸上的邪笑深上三分,带着几分魅惑:“王妃就这么感兴趣?不如我们找块好地方深入聊聊?”

    顾卿笑嘻嘻的摆摆手:“那还是算了吧!现在你也在这里,我也在这,既然都想知道北唐烈的秘密,那么就一起吧!”

    萧引眉头轻挑,眼中掩饰不住的诧异:“王妃对烈王的秘密竟然这样好奇?”他同样看着顾卿,希望看穿点什么。

    顾卿无辜的耸耸肩:“大家各怀心思,但是目的都是一样的,萧乐师有时间废话还不如想想这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萧引点点头:“我们的账姑且放一放,出去后,我们再好好聊聊!”他后半句话说的极其暧昧,单薄的嘴巴呵着热气,紧紧的贴着她的耳朵,还挑逗的舔了她的耳郭。

    顾卿浑身胆寒,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讲卫生呢?

    既然两人已经商量好,顾卿面色严肃:“那个……你是不是要放开你的手了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的嗓音一顿,手应声收回,顾卿便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滚落在地,地面弹性还十分的好,她还顺势滚了两圈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大爷的!我是让你这么松手的?”顾卿揉揉摔得肉痛的屁股,嘴里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萧引双手环胸,好整以暇的看着顾卿一张娟秀的小脸因为疼痛愤怒而纠结在一起,此时一双黑白动人的大眼正怒气冲冲的瞪着他,小巧的鼻梁犹如凝脂一般,正微微皱着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小惩,等出去了,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!话说这几日想王妃可想的心肝疼啊!”

    “疼你大爷!还不赶紧走,要是被北唐烈发现,我们就全完了!”自己出现在这里就算了,还带个男人,一想到北唐烈暗黑的眼神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萧引看着那一双美丽的眼睛,笑容有些飘渺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后面的路机关重重,要不是有萧引,自己估计已经死透彻了。萧引研究者奇门遁甲,小心翼翼的躲过机关,一路上有惊无险,也算是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眼看着密道开始向上,估计快要到达地面了,顾卿脸上一阵欣喜:“看,上面似乎有门!”

    萧引回首看了下一路走过来的艰辛,不禁歪着脖子好奇的问道:“这处暗格这么隐蔽,你是如何发现的?”这逐鹿殿他都不知道来过多少回了,可是一次也没发现,没想到这次夜探王府,发现顾卿也做贼一样的潜入逐鹿殿,这才一路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北唐烈的机关藏的十分精妙,竟然是在床侧的下面,就算人们翻看床底估计也不会发现这侧板会有机关。要不是她心中哀嚎,一下子扑倒床上,也不会发现。这么多年来,敢爬上逐鹿殿北唐烈的床,顾卿怕是第一人吧!

    因为没有哪个刺客,找不到还在你床上歇息一下!

    顾卿尴尬的摸摸鼻子,估计北唐烈料想到人心,不会在他床上研究什么,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竟然碰上了。她不回答,走到台阶上的那扇门前面摸了摸,找到了开关,那暗格便悄悄打开了。

    依旧是床后面的那堵墙,只是这是哪户人家,顾卿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床上被子整齐,但是空无一人,只是随意看了眼,就知道是个有钱人,但是这么大的房间连个人影都没有,还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?”为什么北唐烈要把密道修建到这里?

    “这是皇宫。”身后的萧引沉沉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皇宫?怎么可能?”她诧异的看着身后的萧引,他刚刚从密道里走出来,借着月光看见他脸上竟然带着淡不可见,但是又摆脱不了的哀伤之色,难不成他认识这里?

    “这是前朝无忧公主的寝宫,无忧宫!”萧引嘴角不自觉的上扬,刚才的悲伤一闪即逝,转眼是一种邪恶的笑容。

    南齐与北周以淮河为界分为南北朝,但是南齐钟杰地灵,占尽自然的优势,所以当前朝覆灭的时候,北周入主南齐,便没有重新修建宫殿,住在南齐的皇宫中。只是她没想到这条暗道竟然通往前朝公主的寝宫,她也知道前朝公主名叫南宫无忧,寓意一生无忧,只可惜,前朝只有这么一位公主,听闻在国亡的时候,这位才十岁的公主义无反顾的跳崖而死。

    就在她感慨着十岁的公主这样子香消玉殒,带着几分伤感,萧引带着嘲讽的笑声便传了过来:“你知道为什么北唐烈留着无忧宫吗?”

    回头,看见萧引的欣长的身姿犹如窗外挺拔的松柏一般,傲立于月色之中。他嘴角浅浅一弯,恰到好处,既妖媚又张扬。他看见顾卿疑惑的摇头,才嗤笑一声说道:“因为北唐烈骗了一个人,因为这个人才造就了如今声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