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一触即发

    北唐烈伟岸的身姿融化在清冷的月色之中,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,唯有一双暗沉的眼眸在夜色下犹如狼深邃如光。

    他双手负于身后,身上笼罩着骇人的气势。他微微沉眸,冷声道:“既然来了,何不现身一见?”

    顾卿吓得大气也不敢出,这要是被北唐烈发现,那么她就真的完了,不禁擅闯密室,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!

    她正紧张着,没想到萧引突然欺身上来,压下他们之间仅有的空隙,要不是北唐烈在外面,顾卿怕是早已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还不等顾卿有所反应,萧引的唇畔贴着她的耳朵,没有挑衅的举动,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我和他打起来,你就趁乱逃走,密道的机关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顾卿条件反射的点点头,那些机关早已来的路上用心记下。

    萧引嘴角一勾,露出一抹邪笑:“照顾好自己,你的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心中有着不好的感觉,还想问下去,没想到萧引却起身从屏风后面站了出来,顾卿想要拉他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萧乐师终于肯现身见我了?”北唐烈似乎早就知道来人是谁,脸上没有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萧引面色微微诧异,带着笑,打趣道:“没想到王爷也有此兴致,竟然来着深宫禁地游走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本王动手?”夜色下黑暗的北唐烈就像是地狱来的魔鬼,全身上下散发着冰冷决绝的死亡气息,就算是躲在暗处的顾卿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惧人的冷意,这萧引身临其境,竟然还能谈笑风生,淡定自若,看来也不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萧引眼波流转,戏谑道:“王爷说什么?草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?草民还疑惑王爷为什么深更半夜再此呢!”

    “那萧乐师告诉本王你为何在此?”

    “我?”萧引指指自己的鼻子:“长夜漫漫无心睡眠,所以一个人瞎溜达,便走到了这里,没想到偶遇王爷,何不坐下来煮酒赏月,正是人生一番幸事啊!”说罢,撩袍坐下,动作如行云流水,潇洒非凡。

    北唐烈一双寒眸紧紧的锁定萧引,他嘴唇单薄的勾起:“看来本王是多说无益了,既然萧乐师不愿意自裁,那么本王只能动手了!”

    北唐烈率先出手,身子像是一只雄鹰掠过,直接杀向萧引的面目,动手之间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,动辄就是性命相博。

    萧引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渐渐收敛,略一叹气:“没想到王爷竟然打破这样的好雅兴!草民早就想和王爷较量较量,今日终于得空了!”

    萧引肩头下沉,堪堪躲过北唐烈势如破竹的一击。

    北唐烈动作毫不懈怠,转身就劈了过来,声音仿佛是在冰窖里侵泡过一般,冷的让人发怵:“前不久差点死在本王的箭下这么快就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王爷好记性,那日你婚宴,贪杯喝多了,不做数!”萧引脸上的笑容更甚,手上却从容不迫的提防着北唐烈来势汹汹的一击。

    不论北唐烈多么凶猛的攻势,萧引都巧妙的避开,但是顾卿看的出来,萧引根本就打不过北唐烈,唯一出色的,估计就是那拍手叫绝的轻功了,他若想逃,就连北唐烈也拦不住,可是他却为了让她离开,主动说道:“王爷想必是非常重视无忧宫的,我们这两个粗人在这里打架,损坏了东西可就不好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北唐烈刚才还如一只狼一般的凶残攻击,眨眼就定下身子,仿佛在那从未动过。他漆黑的眼神流转一番,看了眼屋中的陈设,声音暗哑:“和本王出去一较高下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身形眨眼来到了宫门外,顾卿知道这就是她该逃跑的时候了。她现在就算出去帮助萧引,估计两人呀逃脱不掉,更何况萧引的轻功就连她都难以抵挡,她相信萧引是有自保的方法的!

    打定主意,便闪身从屏风后面出来,眨眼便没入床后面的暗道里面。

    一路上有惊无险的回到了昭阳殿,此时昭阳殿已经熄了灯,除了门口几位守夜的宫女,一如众多夜晚,平平无奇,可是顾卿却知道在远处的皇宫深院,正有着一场厮杀!

    从窗户里爬进去,张妈妈本来就没有睡,立刻掌灯,看见顾卿逃荒似的跳进来,就知道此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,急忙关切的问道:“小姐,怎么了?怎么跑的满头大汗?”

    顾卿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说起,张妈妈不知道萧引,自然不能明白北唐烈和萧引之间的过节。可是为什么北唐烈明明知道刺客就是萧引,为什么都没有作为呢?

    如果有个人天天惦记着杀自己,那自己肯定会选择先杀了那个人的,可是北唐烈似乎没有要杀萧引的意思,所以即便自己那日救下了萧引,北唐烈也视而不见。直到在无忧宫,才真真切切的动起了杀心,难不成和无忧宫有关?

    萧引知道了他的丑闻,所以他才想着杀人灭口?

    看顾卿一脸深思,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,张妈妈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询问:“小姐,你可急死老奴了!小姐到底有没有找到天山雪莲?”

    张妈妈这么一说,顾卿才想起来今夜是要去找天山雪莲的,没想到误打误撞知道了北唐烈的丑闻,真是倒霉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天山雪莲还没有找到,不过我倒是发现了北唐烈的秘密。”她一向将张妈妈视作再生父母,当下也没有要瞒着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张妈妈还记得那一日的刺客吗?他就是皇宫的萧乐师,大周四公子之一的玉面公子萧引。没想到他也夜探王府,发现了暗道,竟然是通往无忧宫的!”

    “无忧宫?”张妈妈手上端着的茶杯突然滑落,滚烫的热水烫着她的手也不自知。

    顾卿连忙擦着她的手,张妈妈的反应实在是有些激烈,就算知道萧引是刺客,担心她的安危,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啊!

    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着顾卿明亮的眼睛,张妈妈一下子慌张无措的说道: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