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他太累了

    顾卿尖叫一声,突然从梦中惊醒,张妈妈早已在床前伺候,见她一头冷汗,急忙上前擦了擦:“小姐是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顾卿这才发现是一场梦,摸了摸脑门,手上全是冷汗。心中疑惑,为什么才见过一次的画像,竟然会梦见,难不成昨晚太害怕了,导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?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天亮了,反正夫人们不用来行礼,小姐再睡会吧!”她知道她家小姐有睡懒觉的习惯。

    顾卿此时已没了睡意,那个梦已经让她清醒。看来无忧公主死的十分凄惨,倒是托梦给她了,难不成真的是被北唐烈逼死的?

    她想到昨晚另一条路,会不会藏着别的什么东西?反正为了后半生幸福,这天山雪莲一定是要拿到的!

    她才刚起床,鞋子还没来得及穿,没想到踏月就赶了过来,看她的眼神十分幽怨,显然是昨晚醉酒的缘故,他的酒量一向很好,没想到昨晚着了她的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起来的正好,王爷早已在碧波池等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碧波池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王爷要沐浴,点名要王妃过去。”踏月咬咬牙,显然对昨晚的事,还心怀芥蒂,关键他还不能告诉王爷,否则就是自己失职,王爷心情不好,万一被贬就麻烦了!

    他沐浴关她什么事?如果他想,不知有多少女人抢破头颅的过去,干嘛非要她?不是说碧波池是禁地吗?她还想多活几年呢!

    “王爷说了,你现在还在禁闭,如有违令那么就要再禁闭一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顾卿原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,没想到玩真的!顾卿皱着脸,哭丧道:“那你还看我做什么啊?还不赶紧走?”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踏月想要叫住她,但是已经为时已晚,顾卿心中愤愤难平,步子也快了许多,早已走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再次走进碧波池,比晚上光线好了许多,屋内也明亮了许多。墙壁上镶嵌着或大或小的夜明珠,在晚上雾气还没升腾的时候看,就像是星空一般。

    刚踩上冰凉的大理石还有些不适应,越往里走温度也越来越高,两面开着窗户,以便通气。

    那乳白色的池水里,一个男人正慵懒的坐在石阶上,身子前倾懒洋洋的趴在台子上。似乎听到了脚步声,他连眼都没有抬,只是声音沾染了雾气缭绕,变得泥泞不堪,听在耳中,带着几分粘腻惑人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他的声音淡淡的,像是一只沐浴阳光傲娇的猫,精壮的胸膛上面沾着几缕黑发,盘旋在胸口,是无限的风光。

    萧引动辄风骚,他动辄要命啊!

    他刚毅的无关朦胧于水汽中,看不清摸不着,更加让人心里挠痒痒。顾卿没看一眼,心脏都会漏掉一拍,待走到池子边缘,才发现自己憋了好长的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知……不知王爷……有,有什么……吩咐。”顾卿很没出息的结巴了,一句话硬生生的拍成了好几段。

    听出她声音的不自然,北唐烈这才懒散的睁开双眸,一双眼瞬间划过雾气,直射人的心底,一双眼睛仿佛是黑夜的猎豹,紫色的光芒流淌在一片氤氲里,虽然没有平日里的犀利骇人,但是还是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“王妃是做了亏心事,才会如此惧怕本王?”北唐烈看她紧张的话都说不全,不禁有了揶揄她的想法,哪知一句话就戳中顾卿的软肋,她还真是做了亏心事,被北唐烈这么玩笑一说,心中更是没底,嘴里的结巴更甚:“我……我没有,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北唐烈慵懒的抬起双眸,细细的看着前面站定,仿佛是小白鼠一样的顾卿,见她只是穿着单薄的中衣就赶了过来,好看的眉轻轻一挑:“你是太想念本王,急着见本王,以至于身上衣服都没穿吗?”

    顾卿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只是穿了件中衣,难怪踏月叫她那么急切。

    被北唐烈这么一说,顾卿脸色发红,一时间更是不知道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北唐烈话语一沉,带着一种诱哄的长音:“还是说想和本王在这美好的清晨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他直起了身子,充满爆发力的胸膛一丝不落的映入眼底,随着他的动作,池水荡漾,他竟然就这么直接起身。

    顾卿本着以为艺术家的崇高精神,眼睛瞪得老大,丝毫不羞怯,还带着一丝兴奋,心中有无数个人在呐喊:“全裸!全裸!全裸……”

    北唐烈饶有兴致的看着顾卿大胆毫不避讳的眼神,脸上那片诱人的酡红似乎也不是因为羞怯导致的,看上去倒是有点像兴奋过头了!

    兴奋过头?北唐烈被心中的想法惹笑,这个女人胆子确实大的可以!

    但是让顾卿失望的是,北唐烈下身还系着浴袍,美好的下半身,就被那该死的浴袍给遮挡住了!

    看着顾卿脸上大失所望的表情,北唐烈的眉毛高挑,一双暗沉的眼睛全是深深的笑意,连他大踏步近身顾卿都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那宽厚有力,还带着湿漉漉的池水的大手已经轻轻覆上她的下巴,只是稍稍用力便捏住那精巧的下巴。萦绕鼻尖的是淡淡的草药香,许是药水的缘故,非常淡雅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顾卿已经收回心神,脸上带着标准狗腿式的笑容,十分殷勤的说道:“王爷有什么吩咐啊?”

    北唐烈捏着她的下巴,左看了两眼,右看了两眼,最后才正视她的面容,淡淡的薄唇轻启:“你长的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尽人意。”

    顾卿的脑袋里轰隆隆的爆炸了,尼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