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认错还不行吗

    他仿佛是地狱的暗鬼,身上带着死亡的绝望气息,震慑的顾卿一下子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那一双眼睛仿佛燃烧着地狱之火,紫色的火光那样子妖艳!

    顾卿的心脏突然漏掉两拍,此时才注意到屋内跪了十几个下人,就连踏月也在其中。顾卿心中更是生气,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魔鬼,竟然残忍至此,难道别人的性命在他眼中就是这么卑贱,想杀就杀的吗?

    因为愤怒,反而红了眼睛,为他的所作所为觉得胆寒!

    “北唐烈你就是个疯子!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?”

    北唐烈嘴角上扬,仿佛是件极其舒心的事,只是这笑容冷到人心里去。他薄唇轻启,冷入骨髓的声音一字不落的传来:“本王就是疯子!这区区几十条性命你就觉得本王心狠,那要是你见到本王诛杀成千上万的人命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他的话冷若尖石,一下下的砸在她的心头。这就是北唐烈吗?杀人如麻,冷血至此?

    眼泪无声的落下,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气愤,就连她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。

    北唐烈看着她一张白净的脸上划过泪痕,仿佛是清晨最脆弱的露珠,那样的美好易碎。她眼底的无法言语的悲伤简直就是让人难受的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他杀人从不会内疚,就连当年逼死无忧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可为什么现在这个女人只不过流下了两滴泪水,自己竟然心痛至此?

    心,像是被人狠狠揪着,该死的!这个女人的泪还不是为自己而流,竟然是为了这些个奴才,顾卿,是不是他平日里太过纵容,以至于她这样子嚣张的触碰他怒火的底线?

    房间沉浸在诡异暗沉的气氛之中,傅景落一踏进屋内就感受到不对劲,不禁浅笑一声:“这是怎么了,知晓我要来,也不必行此大礼!”

    一句话轻描淡写的化解屋内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北唐烈心忽地一松,如果傅景落不来,还真不知道如何打破这僵局。

    他脸色发黑,眉头也深深纠缠在一起,傅景落惊讶,这么多年也未曾见过他这般盛怒的表情,不禁对这个王妃又好奇了几分。视线微移,便看见了传说中的烈王妃。

    其貌不扬……

    眼睛……

    灰尘尽去的动人,那样的耀眼,是昨晚的那个女子?竟然是烈王妃?

    顾卿抹了眼泪,浑身颤抖还是倔强的站着,没有一丝毫服软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这样倔强就连一面之缘的傅景落都有些心疼,看北唐烈黑沉的脸,知晓他不会有所作为,便笑道:“你们这一屋子人好奇怪,看见你们王妃这样湿淋淋的站着,还不快去换身衣服,冻着了你们担待着?”最后一句声音变得严厉,让人不敢小觑这位和颜悦色的傅公子话语中的份量。

    最担心顾卿身体就是顾妈妈了,连忙应声站起来,便扶着顾卿到内室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昭阳殿这样好,你是打算赖着不走了是吗?”傅景落调侃道。

    北唐烈冷眼看了下众人,就在众人以为此次难逃一死,没想到北唐烈什么都没说,直接一挥衣袍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踏月也暗叹自己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,再看向傅景落,依旧翩翩清雅,不染尘埃。提出见王妃的是他,否则也不会有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。可是救他们于水火的也是傅景落的一句话,当真是成也景落败也景落啊!

    踏月没有逗留,便紧追着北唐烈而去。

    遣退众人,只剩下北唐烈与傅景落两个人,一个白衣赛雪,如天上谪仙。一个黑衣猎猎,如地狱魔鬼。这两个站在一处,还真是诡异的组合!

    傅景落放眼看过去一片悠远的竹林,声音似乎是在云端,飘渺不清:“你的王妃……倒是十分出色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不答话,目光也是落在那竹林之后,只是眼神不定,也不知再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还忘不了她吗?”

    北唐烈面色如水,波澜不惊,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傅景落叹一口气,惊得竹叶片片凋落:“我似乎问了一句蠢话,否则我也不会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告诉我,她的眼何时能好?”北唐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声音有些紧张。那一双眼应该是世间独一无二,却因为他,丧失了所有的美好。

    “她当年跳崖的时候,被利物刺伤了眼睛,没有瞎已经是侥幸。你用千年暖玉为她吊命,时至今日,虽然醒了,但是这一双眼睛,我实在没有万分把握!”

    他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傅景落,音调都陡然高了几分:“她心气如此高,让她这样活着,简直是要了她的命!”

    傅景落脸上还是带着暖和的笑容:“这世间恐怕只有不死神医才能救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神医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只是他居无定所,很难找到,不过他的徒弟你倒是可以找到。”傅景落脸上噙着神秘的笑容。看了眼渐渐炙热的太阳,笑道:“你的王妃不错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不知道他突然转话题为何意,只是一想到不能驯服的女人,便冷下脸。

    顾卿换好了衣服,踏月早已等在门口,先前追上北唐烈,又被他命令在这等着顾卿出来,再带去前厅。她知道北唐烈的性子就算是头牛,十匹马都拉不回来,让她去见客人就必须执行。

    就算心中再多抱怨,一想到自己身上系着这么多人命,便没了底气。只是顾卿不明白,不就来了位客人吗,至于搞的像是接客一样,非见不可?

   &n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