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幸福太突然

    眼下是什么样的情况?

    有时候幸福就是来的这么突然,让人始料未及,就算顾卿满肚子小算盘,也绝不会算到今日会以这样的场面和美人见面。

    有一种感觉叫……

    心悲凉……

    美人似乎没有看见她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惊叹到惊讶、错愕、惊惧、再心碎……脸上的表情可谓是丰富之极。

    他眉眼含笑,纤尘不染,声音都如山泉过涧,丝弦动听:“恩公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殊不知王妃还有别名叫雷锋?”北唐烈冷冷的话语响在身后。

    顾卿一转身,直接毫无节气的扑通跪在地上,脑袋耷拉着:“王爷,你就跟我明说吧,你想怎么惩罚我。”现如今已经连“妾身”都顾不上喊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捉奸在床啊!不!她顾卿简直就比捉奸在床还要恐怖十倍百倍!昨晚还兴高采烈的出去逛街,还装逼的英雄救美,邂逅美人,顺便和美人聊了一下理想,问一个“刚好是北唐烈朋友”的男人,是否愿意脱光衣服,和她聊聊艺术生涯。然后美人义正言辞的拒绝了,今日上门,两人相认,那场面,别提多特么壮观了!

    有时候人倒霉,喝凉水都塞牙啊,说的就是顾卿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北唐烈看顾卿那焉了的神情,顿时心情大好,这小妮子认错态度十分诚恳。但是北唐烈知晓昨晚隐藏起来的细枝末节,不知道会作何感想?

    他十分有耐心的蹲下身子,一下子捏住顾卿的下巴,迫使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。“王妃昨晚玩的可好?”

    “外面没有王府好玩,我再也不出去了!”顾卿哭丧着脸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先前还有胆子和北唐烈吼两句,但是现在,自己可是调戏美男在先。在古代三纲五常宛如天道,她现在名义上还是北唐烈的妻子,做出这样的事,侵猪笼都不为过啊!虽然自己不是古人那样迂腐,可保不齐北唐烈就是这样迂腐不堪的人啊!

    傅景落看她一脸丧气表情,一双眼睛都暗淡了许多。也确实,这事随便让哪个遇上,估计都害怕的要死。只是他心中的惊讶丝毫不少于顾卿,没想到昨晚还拉着他谈人生谈理想的女子,竟然是烈王妃。

    世间竟有这样大胆的女子,说起那些事,丝毫不羞怯。也不造作扭捏,反而是一种干净的追求。

    “昨晚承蒙王妃所救,我还没来得及感谢,王爷何必惩罚?昨晚王妃救了我,还没要求报答,连姓名都是谎报,这样的气节,我傅某佩服!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说,本王还要嘉奖于她?”北唐烈如冰如刀的目光落在头顶。

    傅景落笑道:“自然,王妃昨晚惊鸿一现,救傅某危难之中,不求回报的气节确实应当嘉奖。”

    他将“不求回报”四个字咬重了许多,顾卿眼瞬间澄亮,他这是暗示顾卿并没有将昨晚要求探讨艺术生涯的事告诉北唐烈,所以自己罪不至死,顶多是个不遵守规矩的罪名罢了!

    顾卿变得也快,眨眼间腰杆直了,腿也好了,脑袋也不疼了,看向北唐烈也理直气壮了许多!

    “那个,王爷……功过相抵……”她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看着顾卿悠然发亮的眼眸,仿佛是灰尘尽去,剩下一份独有的明亮一般灼人。就连傅景落都不禁为之赞叹,但是也笑顾卿变脸之快。

    顾卿毫不介意傅景落嘴角那揶揄的笑容,反正自己现在有理了不怕!

    北唐烈话语一沉,似有所想:“确实……”

    得到他的回答,顾卿差点没欢呼的跳起来。既然他说“确实”,那么自己也不必跪着了。可哪想北唐烈一句话憋了半口气,才幽冷幽冷的说出来:“本王怎么记着今早有人指责本王的不是?说关禁闭的是本王,要求王妃出去的也是本王?昨晚王妃出去,也是因为本王?”

    顾卿欣喜的面色一僵,我擦!她怎么忘了这一茬?这北唐烈分明是挖了一个坑,又挖了一个坑。早上还理直气壮的指责北唐烈,没想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自掘坟墓?

    可是她还没安稳过完三十年啊!这风水轮流转,也未免太快了一些吧?

    转眼,脸上高兴的表情全部变成了失望难过的神情,身子耷拉着腿上:“王爷,你就不要逗我了,你直接和我明说吧,我……承受的住!只是不要迁怒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在你心中不是心狠之人吗?”北唐烈继续挖坑。

    顾卿就差没哭爹抢娘了,这北唐烈实在是太坑爹了,能不能不要旧事重提啊,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?

    “王爷,妾身真的错了,你就看在妾身认错态度十分良好的份上,你就饶恕妾身吧!要不……妾身请你吃兔子肉?”她昨晚还买了两只大肥兔子啊!

    没想到如此严肃的问题,顾卿说出这么一句啼笑皆非的话,北唐烈眉头深皱,都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吃?

    “王妃饿了?”他的声音有些阴测测的。

    可不是嘛,这都大中午的了,是时候吃午膳了。可是顾卿就算有贼心没贼胆啊,咬咬牙:“妾身不饿,只是都这个点了,妾身担心王爷和傅公子饿着。傅公子来了许久,想必也是饿了。”

    被无辜拉下马的傅景落无奈的摇着头:“无妨,早膳吃的晚些,现在还不饿。王爷呢?”

    北唐烈点点头,也说道:“本王早膳吃的多了,现在也不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