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鱼刺风波

    顾卿回头看了眼昭阳殿,一张小脸凄凄惨惨戚戚,虽然说伤心,但是也不至于闹得跟生离死别一样,可是昭阳殿上下所有的奴仆,一个个看她的眼神,仿佛是来送最后一面一样,一个个女者哭也,男者拭泪,就连本来哀伤的顾卿纳了闷。

    她急忙扯开青雨的手,一脸无奈:“我还没死呢!你们怎么弄的跟发丧一样?”

    “王妃,你此次去逐鹿殿凶多吉少,可……可千万要保重啊!”青雨情难自已的擦了一把眼泪,虽然以前不怎么喜爱这个王妃,但是在这危机四伏的王府里面,遇见这样心善的主子,就是她们的福气啊!

    吴妈也说道:“王妃,要不把老奴带去吧,也好有个照应?”

    顾卿摇摇头:“不了,带多了去反而不好,万一惹怒了北唐烈,我可没胆子敢保你们了!”

    经顾卿这么一提醒,众人也想起就在不久前差点送去毒人窟的事,一个个皆是缩了缩脖子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青雨一把抓住顾卿的衣服哭道:“王妃,你……你一定要活着回来!”

    吴妈顿时急道:“臭丫头,胡说什么了!”

    本来顾卿就害怕,被青雨这么一说,更加害怕起来,她已经尽力不去想北唐烈这尊煞神了!

    告别了昭阳殿众人,带着张妈妈,简单的收拾了下衣物便去了逐鹿殿。白天里在看着逐鹿殿果然是极尽奢华,但是也不俗气,难得一个贵气!

    正殿自然住着北唐烈,下人简单收拾了下东偏殿,虽然比不上正殿但是干净也宽敞。

    至于住在哪她倒是没多大感觉,以前在乡下的土房子也是住着,只是这一住恐怕又要生起众多事端了!

    张妈妈整理好东西,才说道:“小姐又要白白遭受别人的白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逐鹿殿在我眼中是饿狼猛虎,可是在那些个女人眼中却是万分荣耀啊,这么多年来,还没有那个女人留宿过逐鹿殿,更别提我这样的长住两个月了!”

    两个月对于顾卿来说,确实是长住了!

    她呈大字形躺在床上,一翻身,将自己脑袋埋在被窝里:“这可怎么办啊!这两个月我还不闷死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找天山雪莲的机会也大了许多啊!”张妈妈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天天见到北唐烈,我会发疯的!”别说两个月,就是在这逐鹿殿待上一个时辰也是坐立针毡啊!

    一想到天山雪莲还毫无头绪,顾卿更加长叹一声。她的声音从被窝里面闷声闷气的传来:“张妈妈,我饿了,你去传膳吧!”折腾了一个早上,但现在滴水未沾,真是饿到不行,还是化悲愤为食量吧!

    现在已经过了午膳的时间,都是各自的小厨房自己做,张妈妈手脚利索,小半个时辰就一顿丰盛的午餐便呈上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顾卿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,门口传来下人们跪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参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我擦,这个节骨眼北唐烈过来了?还让不让人吃饭了?

    北唐烈一进门就看见饭桌前顾卿纠结万分的表情,明显因为自己的突然来访,打扰了她吃饭,原本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眼睛随意看了眼,声音飘渺无常:“王妃这是打算用膳?”

    尼玛!你自己长着眼睛不看啊?

    “是的王爷。”她乖顺的回答,就在刚才,这货还坑了自己呢,现在不乖顺点,指不定还有什么损招呢!

    “正好本王也饿了。”说罢,一撩袍脚,便直接坐在了主位上。

    顾卿暗自咬牙,她记得刚才有人说不饿来着。虽然心中愤愤难平,但是美食在前,她也确实饿的慌,便不再计较,直接坐了下来,便不客气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北唐烈原本还端坐着身体,等着某人为他布菜,哪里知道顾卿猴急的坐下,直接夹起鸡腿啃了起来,丝毫没有“关照”他的意思,甚至头都不抬一个。

    踏月看了眼北唐烈的脸色黑了几分,心脏都在颤抖,终于在北唐烈快要开口爆发的时候,踏月一擦脑门上的冷汗,连忙走上前,拿起公筷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他的碗碟中:“王爷不是喜欢吃鱼吗?”

    顾卿忙里抽空的抬了眼,正好看见踏月那近乎谄媚的笑容,这两个人果然有奸情,细节见真章,踏月此举已经完全暴露两人龙阳的事实!

    北唐烈斜睨了一眼碟子里的鱼肉,然后再看看踏月,踏月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。他眼神幽冷的一瞪:“你倒是手快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十分明显,踏月这样子为顾卿挡刀子某王心中暗暗不爽。

    踏月顾不上额头的冷汗,连忙点头道:“伺候王爷多年,应该的!”

    这句话落在顾卿的耳中,心中更加确定自己所想,哎,这要是住在逐鹿殿,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,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北唐烈声音下沉,直接冷喝一声:“还不滚?”

    踏月连忙放下筷子,迅速的逃离,心中默念一句:“王妃,属下只能帮你到这了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悠的放下筷子,银制的筷子落在瓷碗上面清脆可闻,但是侍奉在饭厅里的人,皆是心头一颤,就连顾卿都没例外。

    抬起头看了眼北唐烈不知为何冰冷的面容,心中疑惑,吃个饭怎么又把这尊大神得罪了?

    “菜不合胃口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北唐烈继续冷着眸盯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