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再探遇险

    晚上知道北唐烈会过来吃饭,顾卿心中已经有底,北唐烈还没来的时候就早早的吃了一些糕点垫肚子,一顿晚饭下来,光顾着给北唐烈挑鱼刺,饭菜也没吃上几口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深了,顾卿睡着了又醒了过来,不为别的,因为饿醒了!这晚膳吃的早,自己又没多吃,到夜半也是时候饿了!

    她摸索着下床,张妈妈在隔壁的偏房住着,所以她的寝室并没有人看守着,毕竟自己来不是享福的,而是受罚的。

    连蜡烛都没有点,便借着月光摸索到桌子上,她记得张妈妈有放一盘红豆糕的。

    正喝着茶吃着糕点,突然屋内的蜡烛被点亮,身后传来一声轻笑:“没想到你因祸得福,现在竟然搬来了逐鹿殿?”

    不用猜顾卿也知道是萧引,也只有他会半夜到访。

    她不紧不慢的咽下最后一块红豆糕,还意犹未尽的舔舔手指。顾卿便做好十二分的警觉,上次是因为北唐烈临时出现才让萧引好心放她一马,现在再见到估计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看顾卿靠近窗户,大有情势不对立刻潜逃的样子,萧引眉飞色舞,狭长的眼角轻挑:“你也会害怕?”

    顾卿白了一眼:“我打不过你,跑也跑不过你,自然害怕!”

    虽然说着害怕,但是一双大眼滴溜溜的乱转,分明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。萧引知道她狡猾,便不再和她言语,直接一个大步,便缩短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没想到顾卿却没有逃跑,反而笑了一声,萧引的步子顿时止住,这个小娘们不会又有什么阴损的招吧?顿时机警的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逐鹿殿,你这样大张旗鼓就不怕再被北唐烈捉到?”

    萧引一笑:“他今晚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还有踏月大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足为惧!”他脸上的笑意渐渐加深,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更是妖异。“我看你今日往哪里逃!你大可喊救命,我不介意别人看你衣衫不整的样子!”

    顾卿知道现在只能自救!她浅笑的模样十分好看,一双眼睛镶嵌的宝石相得益彰。“既然萧乐师喜欢和我玩猫抓老鼠的游戏,那么我只好奉陪了!”

    顾卿一个闪身便跳出窗外,直接跑到北唐烈的正殿。萧引在后面穷追不舍,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顾卿跳上床头,直接打开机关,整个人便站在密道的入口。

    萧引脸上的笑容一僵,没想到顾卿如此胆大,竟然想玉石俱焚!

    “你还要追我吗?你应该知道只要一触动机关,北唐烈就会知道,萧乐师对我如此穷追不舍,我只能选择这样了!”

    他眼底的深光渐渐隐去,现在他要另眼看待这个女人了,竟然如此的不怕死!“你就不怕北唐烈也发现你吗?”

    “萧乐师一个人恐无力战胜王爷,遂捉住了本王妃以此要挟,你说这样的说辞,北唐烈信不信?”顾卿笑的十分灿烂,一张脸仿佛是掌心骤然开放的向日葵,在夜色中那么明亮动人。

    萧引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我屡次栽在你的手上,这要是传出去,我这个玉面公子面上无光啊!”

    “怎会?”顾卿笑道:“你不说我不说,世人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只相信死人的嘴巴!”萧引出其不意,一下子飞身上前,眼看着就要捉住顾卿,顾卿直接一招断子绝孙脚,迫使萧引身子侧翻,而她借这个空档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卿一面小心走着,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她不想惊动北唐烈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前进的时候,突然身后传来萧引紧张的声音:“别踩!”

    有机关?顾卿一愣神,脚步都不敢放下。她狐疑的看着不远处的萧引:“这条路上次走没有机关啊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这地道的妙处所在,一旦发现有人触动机关,那么便立刻转换,先前没有,这回却有了。”萧引眉角淡淡紧张,似乎不想作假!

    顾卿正犹豫着要不要以此要挟萧引,没想到萧引竟然嘴角划过一丝邪笑,趁顾卿不注意的时候,猛然跳跃,眨眼已到了身前,大手正无情的捏着顾卿秀气的脖子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太快,就连顾卿都有半晌的愣神,转眼间自己已经在萧引的手中,顿时气道:“你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骗你,这里可真有机关!”他无比惬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在你手上,那我也无话可说!”她泄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萧引的大手摩擦着她的秀颈,感受着那一份独有的细腻温华,十分舒服。“你说如果北唐烈看见你被人凌辱在此,是何等的表情?”

    又是北唐烈!她和萧引所有的梁子都是因为北唐烈结下的!既然萧引和北唐烈有仇,何必来找她麻烦,就算先前得罪,也不至于这样狠吧!

    “萧引!我告诉你,你如果像羞辱我来表达你对北唐烈的恨意,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幼稚!伤害不了北唐烈,你就想用这样的方法报复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萧引脸上渐渐有了怒气,手掌也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反正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还有什么好怕的?“老娘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吗?有本事你去找北唐烈决一死战,你欺负我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“王妃不要忘记那一晚,你也对我极尽羞辱。”

    顾卿瞪大了眼睛,什么叫极尽羞辱?这个人的肚量未免太小了点吧!“你有没有搞错,这就是极尽羞辱了?我又没对你做什么!难不成你是因为我说你小?”

    顾卿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偏偏提到了萧引的痛处。萧引原本还谈笑风生的脸转眼黑的跟什么似的,那是男人的骄傲,被一个女人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小,还这么大声。简直是践踏男人的自尊啊!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”萧引沉着声音,差点就要吼出来。

    顾卿看了眼他愤怒的目光,撇撇嘴:“难道不是吗?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我看你做什么乐师啊,干脆去做采花大盗算了,专门采北唐烈的女人,用这样的方法给自己成功的快感好了!”

    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戳中萧引的痛楚,他上一次欺负她,确实有着报复北唐烈的想法,但是后来已经悬崖勒马,没有做出什么,这些天逮着她不放,也是为了她三番两次的整他,并没有报复北唐烈的想法在其中。

    今晚擒住她,这样子威胁,你只是随口说说,没想到顾卿每一句话都有一种欠抽的感觉,萧引实在是受不了了!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不怕死啊!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!还是很怕的!”

    萧引眉头一挑,仿佛是听到了笑话:“那你还自找死路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实话实说!”顾卿不甘心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