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再次惩罚

    杜丹愣了半晌,就连顾卿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北唐烈说的竟然是杜丹?

    杜丹回过神来,立刻惶恐不安的跪下,一把抱住北唐烈的大腿,拽着他的袍脚不知所措:“王爷……您说什么啊,因……因该惩治的是她啊!”

    只是北唐烈嘴角的冷笑像是冰山的棱角,锐利摄人。他不再说话,懒懒的靠在太师椅上面,顾卿想起那一日在昭阳殿他也是如此,就这样沐浴在阳光下面,但是让人望而生畏,心生寒冷。

    踏月跟在北唐烈身边多年,自然知道这样的小事该自己出手了。直接上前拉住杜丹:“夫人,王爷让你跪下,你就跪下吧!”

    杜丹瞪了眼踏月,不情不愿的跪下,心有不甘的说道:“王爷,你怎么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。”北唐烈惬意的闭上眼睛,实在觉得她聒噪,便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回顾卿傻眼了,不管杜丹再怎么刁难,到底是自己睡过的女人,竟然直接就打?

    杜丹也是自食其果,顾卿倒不是觉得她可怜。只是先前一个柳双,现在一个杜丹,难道这些女人在他眼里就只是工具,毫无感情吗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顾卿就全身发冷,这个男人实在太过可怕!

    杜丹凄厉的惨叫声传来,顾卿看着那板子一下下的砸在她的身上,可是北唐烈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,若不是那一抹冷笑融化不开,顾卿还以为他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!您怎么这么狠心啊……啊!王爷饶命啊……妾身……妾身不知道错哪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您饶了妾身吧……”

    任凭杜丹如何的苦苦哀求,可是北唐烈毫无表情,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,不为所动!

    杜丹心中积怨,恶狠狠的看向顾卿,忍着身上的疼痛,骂道:“你不过乡下来的村姑,你使了什么狐媚手段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,您一定是着了这个下贱胚子的道了……啊!救命!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板子一声声的落下,杜丹一开始还哀求北唐烈,可现在已经出气多进气少,就算能活下来,估计也要几个月下不来床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杜丹就要活活打死,已经血肉模糊,血顺着板凳腿一直往下流,都汇聚一滩粘稠的血坑。院里的人全部跪在地上,连眼珠子都不敢瞄上一眼。眼睁睁的看着地上的血越来越多,但是没有一个敢出声的,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!

    终于北唐烈像是才睡醒一般,淡淡的睁开眼眸,紫色的眸光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漂亮,简直有惊艳的感觉,只是这样美的眼睛竟然不含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“杜夫人不知礼数,对王妃不敬,禁足牡丹阁,生死……”他的笑容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由命……”

    生死由命?那北唐烈的意思是不准叫大夫,能不能活下来全靠杜丹意志?

    踏月使了眼色,顿时就上来两个人,将重伤昏迷的杜丹给抬了下去。北唐烈又冷眼看了牡丹阁所有的下人,连嘴唇都懒得动。

    踏月心领神会的上前说道:“你们主子要是没了,你们就随她而去吧!”

    随着杜丹,那牡丹阁的人好有活路吗?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杀人的时候竟然还带着笑容?简直就是魔鬼!

    可是这地上的丫环小厮一个个都颤抖着身体,竟然连为自己辩解的勇气都没有,就因为北唐烈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,就认命了。这到底是惧怕到什么样的程度?

    她吞了吞口水,背脊发寒,看到北唐烈将眸光看向她,她嘴角僵硬一笑,便听见北唐烈幽幽的开口:“王妃先前擅自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完了完了,北唐烈又要旧事重提,开始挖坑了!顾卿连忙警觉,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,杜丹怎样,那到底是人家的事,现在才是关乎自己,性命攸关的时候!

    顾卿还不等他把话说完,直接膝盖一软,认错道:“王爷,妾身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满意的点点头,不知是她晃神还是怎么的,竟然看见阳光下的北唐烈嘴角竟然噙着一丝坏笑?

    完了,她肯定是吓傻了,否则怎么会出现幻觉?

    再抬眼,北唐烈还是一副高冷的样子,冷眸看着她,似乎在想着怎么处罚她。北唐烈不管对她怎样都不打紧,关键现在是要带张妈妈回去上药啊!

    顾卿直接脖子一横,反正横竖都是死,先救回张妈妈再说:“王爷,可否先让大夫医治张妈妈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和他提条件?

    北唐烈嘴角轻挑,唇畔的笑容直入心底,顾卿吞了吞口水,挺直了腰板回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北唐烈手臂轻轻一挥,踏月便命两个人带张妈妈下去找大夫去了。那么现在顾卿毫无顾忌,就是她和北唐烈决一生死的时候了!

    顾卿猛吸一口气,气沉丹田,霍然睁开一双大眼,毫不胆怯的直视着北唐烈,但是只一眼,触及到那么黝黑深邃的寒眸,心一抖,原本壮志凌云,慷慨赴死的话全部吞回肚中,百感交集,最后只汇聚成一句话!

    “王爷,东偏殿的午膳已经准备好,不如吃饭先!”

    顾卿发誓她绝对不是个吃货,只是希望北唐烈看在这几日为他挑菜,自己饿的人比黄花瘦的份上,能够饶她一命。

    就在顾卿惴惴不安的时候,北唐烈幽深的双眸带着些许笑意,看着一脸紧张害怕的顾卿,顿时莞尔:“王妃动不动就跪下的习惯是从哪学的?”

    顾卿当然不会告诉他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