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他的话管用

    顾卿心正悬着,没想到久久没有听到下文,于是小心翼翼的抬起头,正好看见他细密的睫毛正静谧安详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,看不见眼里的风华,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,但是却嘴角轻轻上扬,虽然弧度不大,但是冲淡了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本王有些累了,王妃就在这静候本王的下半句吧。”他说的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直到他离开,顾卿终于将心中憋了已久的话给喊了出来:“我靠!”

    北唐烈,老娘算你狠!竟然让我跪在这等下半句,尼玛!真是个小贱人!你等着,若是有一日你落在我手里,老娘一定把你扒光了吊城门!

    顾卿心中愤恨不已,但是又无可奈何,只能乖乖的跪在那。

    看着旁边久久不敢抬头的紫鸳,无奈道:“你能帮我拿个软垫吗?”这万一北唐烈到明天才想起下半句来,那她这双腿估计就能和他一样的了!

    倒时候干脆叫瘸腿夫妇好了!

    一个下午,顾卿什么事都没干,一直碎碎念,将北唐烈骂得狗血喷头,离得最近的紫鸳每听一句,脸色惨白一分,再听一句,额头冷汗密布一层。

    最后终于撑不过自己的小心肝,出声提醒道:“王妃,您……您不可以对王爷不敬的!”

    顾卿一个幽怨的眼神飞过去:“人如何待我,我如何待人!难道你们不觉着北唐烈是个穷凶极恶,十分不好相处的人吗?”

    紫鸳脸色煞白,就算心中再怎么害怕王爷,也不敢这样想的,对于王爷,就连想想都是罪恶。王府里的每个人都是买来的,生死本来就是听由王爷发落的。虽然害怕,但是也不敢议论分毫啊!

    顾卿看着紫鸳惨白的脸色,知道她被北唐烈涂毒至深。遂叹了一口气:“哎,你们都被北唐烈洗了脑!敢怒不敢言是不是?只有我这么正直的人,才会被他这样欺负!如果有朝一日,风水轮流转,我也要让他尝尝跪地板……不!是搓板的滋味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门口传来两声咳嗽,顾卿脸色一转,立刻绽放出一个极其美丽的笑容,一把拉过紫鸳的手,含情脉脉的说道:“我告诉你,王爷当真是天下最英勇的男子,但是看上一眼的人,都拜服在他的石榴裤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竟不知你如此喜欢北唐烈,竟然要拜倒在他的石榴裤下?”来人带着揶揄的笑意,声音朗如清风,润滑如玉。

    “傅景落?怎么是你?”顾卿看着门口出现的白衣男子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白衣附身,或米白,或雪白,但是无不衬托出他出尘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脸上淡淡的笑容仿佛能融化到人的心底,让人心生好感,根本拒绝不了这样的笑容。

    傅景落移步殿中,看她跪在饭桌前,便笑道:“你以为是谁?是穷凶极恶的北唐烈?”

    好家伙,原来他都听到了?顾卿心中哀叹一声,自己至于这么倒霉吗?说个坏话都有人偷听?顾卿哀怨的瞪了一眼,这次禁闭这么久,她还要好好拜谢傅景落的大恩呢!打发了紫鸳,她挪了挪屁股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依然瞪着他。

    傅景落看她的眼神便知道她在想什么,嘴角清扬,笑容朗月风清:“你还这样看我?我还没和北唐烈说那晚你如何调戏我的呢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答应吗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了还得了?”他朗声一笑,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,顾卿还在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这时丫环倒上了茶,就要离去,顾卿不满的喊住,吓了那小丫环一跳,连忙跪下:“王妃……有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知道给我也倒一杯吗?我也渴啊!”骂了这么久早已口干舌燥了!

    小丫环正想上前倒茶,没想到傅景落示意她离开,自己倒了一杯,递给顾卿:“这杯茶就当是我赔罪可好?”

    顾卿嗞嗞牙:“这未免也太便宜你了吧?就一杯茶就了事了?”

    傅景落挑眉:“那你还要怎样?”

    顾卿看了眼四下,确定没有偷听者,这才露出小狐狸的笑容,冲着傅景落勾勾手指。傅景落眸光流转,霎那间便是一眼芳华。嘴角笑容清浅,毫不顾忌的席地坐在她的身旁,凑过去耳朵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你,我估计也只有一个月的禁闭,而且毫无拘束,还可以偷跑出去,没想到你这么一搅和,我不仅困在这逐鹿殿,还升级到两个月,你可要赔我!”

    眼波流转,笑意盈盈:“怎么赔?”

    顾卿拍打他身上的灰尘,笑道:“你看我跪在这,就知道我是被北唐烈惩罚的,他还要罚我呢!不如你去帮我求求情,婉转点,让他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了我吧!”

    傅景落笑看着她,她的每一个小动作在他眼里都十分的灵动,就连脸上慧黠的笑容,宛如动物般可爱。他嘴角一勾:“你知道北唐烈的性子,你这可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呢!”

    见傅景落不答应,顾卿脸一板:“算了算了!让我自生自灭好了!都是你害的,你离我远一点,我怕我还会招惹什么是非!”

    顾卿顿时嫌弃的推推他,傅景落没想到她变脸如此之快,笑意流转:“就你这样还要求人?”

    “那我求了你若不肯,那我不是白费力气吗?”顾卿别开头去。

    傅景落心中欢喜,顾卿的性子十分对他的胃口,这些年一直远离盛京,就是不想看见那些官家小姐惺惺作态的样子,也是为了逃避婚约,没想到时隔三年,再次回来,会遇见这么有趣的女子,当真是人生一大乐事!

    “那如果事成,你要如何报答我?”傅景落盯着她的眉眼,这样真实爽朗的性子,实在是不多见了!

    顾卿翻了个白眼:“你还好意思说报酬,如果不是你,我现在会在这跪着吗?看我这么可怜,你心中就不会萌生一点羞愧吗?我要是你,估计晨昏三省,以正其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