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将其扑倒

    由于起来的速度过猛,顾卿一下子踩到了自己的衣服,本来就跪了一个多时辰的腿,酸麻不已,一起来还踩到自己的衣服。顾卿便整个人朝前扑倒。

    北唐烈和她的距离本来就近,根本都躲闪不开,就在电光火石之间,顾卿已经将面前的北唐烈连人带椅的一同扑倒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的胸……”话还没出口,便感受到头顶强烈的两束冰冷的眼神,顾卿顾不上疼痛,一下子傻了眼,这眼前的精壮胸膛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猛然放开手中紧握的衣襟,然后慌慌张张爬起来,没想到越急越乱,自己竟然一手撑在了北唐烈的要害。

    感受手下的异样,顾卿脸上顿时一片苦笑,弱弱的放开手,然后身子腾地直立起来,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,衣服都撕裂,胸膛若隐若现,十分狼狈的北唐烈。

    北唐烈一张脸黑沉的可怕,他真的想上前结果了这个女人,怎么会如此冒失,竟然还……

    真是胆大罔极!

    身为局外人的傅景落此时摸摸鼻子,慢悠悠的走至门口,看了眼外面明媚的阳光,悠悠的走了,屋内只剩下顾卿和北唐烈二人。

    顾卿傻眼的看着面前的北唐烈,刚才那一切发生的太快,自己始料未及,没想到自己还有将北唐烈扑倒的时候,自己是不是就着这暧昧的气氛,干点什么才好?

    但是一看到北唐烈那杀人的目光,顾卿连连吞了好几口口水,这尊大神该怎么解决?

    北唐烈的眸光仿佛是刀子一般落在她的身上,直接站起来,看了眼下面的丫环,便有人取了衣服过来。北唐烈直接将衣服扔在顾卿的头上:“你若不给本王换好,本王定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被蒙在衣服下面的去了连连点头,然后扒拉着头上的衣服,赶紧爬了起来,此时北唐烈已经走进内室,顾卿灰溜溜的跟上。

    北唐烈站在那,淡淡的伸直了手臂,顾卿便颤抖着手,走近前去,抖着小心脏,用生命在帮北唐烈换衣服。

    好在有前车之鉴,顾卿早已练就了扣扣子的好本领!三下五除二,便解决了身上破败的衣服。

    脱掉了外套和中衣便只剩下里面的里衣。白色的里衣紧紧的贴着身上,衣服下的肌肤若隐若现,手指触碰的,无不是感受到下面紧致有力的肌肉。顾卿不得不赞叹一句:“好胸!”

    相比自己没有三两肉的胸,面前的大胸脯简直十分有诱惑力啊!

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北唐烈的胸膛,每天晚上帮北唐烈按摩,都能或多或少的看上两眼他的裸体,但是碧波池光线暗淡,所以也瞧得不真切。每每看见北唐烈的胸膛,都让顾卿感叹,实在是太有爆发力的美感了!

    顾卿是个专业的画家,自然知道什么样的人体充满美感,画家穷其一生,不就是为了追求人世间所能表达出的美吗?而顾卿独独对人体的美感更甚一筹,这也是她热衷裸模这么多年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哎,如果北唐烈能做自己的裸模,那该多好啊!

    不止一次这样想,但是一想到北唐烈那张冷冰冰的脸,深不见底的眼眸,想法便焉了。

    帮北唐烈换好衣服,他的脸色稍缓,出了内室,看着顾卿乖巧的低着头,一副“我知道错了”的模样,心中的怒火也渐渐平息,可是一想不给她一点小惩,实在难消心头之气。

    他眸光一凝,紧紧的锁在她身上:“王妃说,这次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哎,真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啊!她的命运就这样多舛啊!为何三番两次的撞上枪口?顾卿捏着汗:“我看了你的身体,要不对你负责?”

    北唐烈什么话都没说,直接挑眉看着他,眼底的危险光芒更甚。顾卿再一次咽口水:“那……给你看回来?”

    北唐烈的眉头深皱,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紫色的眸光跳动,仿佛要吃了她一般。

    顾卿挠挠头:“王爷觉着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问本王?”他声音一扬,带着毁灭的气息。

    顾卿点点头,北唐烈气息一顿,沉默半晌,许久,才薄唇轻启:“滚。”

    顾卿立刻麻溜溜的给滚出去了!

    看着顾卿落荒而逃的背影,北唐烈眼底的怒火更甚,要不是留着这个女人有用,真想好好惩治一番,否则实在难消心头只恨!

    到了偏房,看见张妈妈正趴在床上,因为先前上药的缘故,伤口已无大碍,只是张妈妈年纪大了,估计要调养许久。

    一见顾卿进来,张妈妈连忙撑起身子,顾卿连忙上前扶住她:“你都这样了,还激动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北唐烈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她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挠挠头:“没怎么样,张妈妈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张妈妈松了一口气,顺着顾卿的手便趴下了:“我是怕北唐烈伤害你啊!小姐没事就好,要是北唐烈发起疯,老身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卿这才发现,张妈妈很少叫过北唐烈王爷,两人私下里,张妈妈一直都是直呼其名的,不禁疑惑:“妈妈,不害怕北唐烈吗?”

    张妈妈浑浊的双眼一顿,有片刻的失神,低下头错开顾卿的目光:“怕,怎能不怕?北唐烈是这样心狠手辣不易接近的人,是个人都怕他呢!”

    张妈妈虽然说着害怕,但是每次念到北唐烈的名字的时候,十分随意,似乎本该如此一般。

    “妈妈当真怕?”她不确信的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妈妈挥挥手:“他这样的人怎么会不怕,小姐也不要说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