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惊艳动人

    夜色渐渐降临,紫鸳知道顾卿要和北唐烈出去,心中欢喜,如果王妃和王爷琴瑟和鸣,在府中也是一件好事,最起码以后还有王妃罩着她们。

    对于北唐烈这种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焉的冰山,丫环们每日伺候,提心吊胆,自然不敢觊觎北唐烈的美色,给她色胆也不敢打北唐烈的主意啊!

    加上这次杜丹的被杖刑,让那些个妾侍一个个闻风丧胆,连门都不敢出了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看好这个新王妃,是否可以享受殊荣,获得北唐烈欢心!

    紫鸳拿着一件浅碧色的裙子来到顾卿眼前:“紫鸳知道王妃不喜大红大绿,这件衣裳淡雅,而且会衬王妃肤白,这件出门在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在这偏殿住几天,紫鸳就知道她的喜好,倒是个心思剔透的人。她笑笑:“我也喜欢,你给我梳妆吧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紫鸳收起描眉的青山黛,笑着道:“王妃真美,王爷一定会喜欢的!”

    顾卿撇撇嘴,自己长什么样子自己不知道吗?比起王府里面的女人,实在是太不出挑了。

    见顾卿不相信,连忙移开身子,笑道:“王妃可要自己看看,就知道紫鸳不是在说谎了!”

    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一跳。镜子中那个美人是自己?娟娟秀眉,淡淡眼妆,轻点的唇脂,淡打的胭脂。

    顾卿本来就五官端正,长得十分耐看,只只是她平常不喜打扮,又被困在这逐鹿殿,更没了装扮的兴致。没想到经过紫鸳一双巧手一折腾,自己还可以这么好看?

    额头上的刘海全部梳起,留下光滑的额头,一双眼睛顾盼有神,眉目含情,低眉转眸间,别有风情。

    紫鸳看了两眼,觉得少了点什么,原来是发髻!一头乌黑的发丝毫无点缀,根本就无法起到衬托的作用。

    在首饰盒中找了找,找到一个简单的珍珠发簪,带着头上更显的几分俏皮可爱,又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顾卿喜出望外,我擦,这化妆技术也太牛叉了吧!自己分分钟就是女神级别的啊!

    突然顾卿一捂脸,极尽悲痛,吓了紫鸳一跳,连忙跪下:“王妃,您不喜欢这个装扮吗?”

    顾卿连忙拉起她,摇摇头:“我只是害怕卸妆的自己啊!”

    原来女神就是这么被塑造出来的,万一卸了妆,看到原生态的自己,还不哭死?“你说我这以后画了妆出去相亲,万一相中一个,一洗脸恢复本来面目,还不吓死人?”

    紫鸳刚被扶起,吓得又跪了下去:“王妃怎能有这样的想法?你可是烈王妃啊,又怎会去相中别人?那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,你别可是了,我错了还不行了吗?我也只是胡口说说,还不是担心自己卸妆后太丑嘛!”

    紫鸳这才将心放回肚子里,一改惶恐,笑嘻嘻的说道:“怎么会?王妃平日里也好看,干净的像是一朵栀子花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顾卿激动的一把抓住紫鸳,紫鸳笑着点头,可把顾卿乐坏了,原来自己平时也好看啊!某人不禁有些飘飘然了!

    顾卿连忙跑到偏房去见张妈妈,张妈妈见到她的妆容,表情也是一愣:“这是……小姐?”

    顾卿使劲点头:“可比我出嫁的那个妆容好看多了,没想到这么简单的梳洗,竟然有一番惊人的效果!”

    张妈妈连连点头:“是我家小姐底子好,怎么弄都好看!你笑起来的样子越来越神似夫人了,总是两眼笑眯眯的,美丽极了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娘亲顾卿是毫无感情的,但是张妈妈却一直服侍着她,也难怪有这么深的情谊吧。

    简单的看过张妈妈,便起身去了前厅,远远的便看见高座上面端坐一个玄服锦袍的男子。眉宇间竟是桀骜冷淡的寒气,眉头轻皱,眉宇下压,底下的眼睛更是深邃漆黑,只有那瞳仁那一抹极致的紫光,仿佛是万年不变的永恒,闪耀其中。

    那下首坐着的白衣男子正端着茶杯,手指欣长,比萧引的手还要如玉三分。此时端茶的手一顿,头微微偏过一侧,露出精致无双的侧脸。在热茶的袅袅雾气之中,他的眉眼如梦如幻,嘴角那一抹温柔逐渐放大,渐渐深深的隐藏在雾气之中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便是北唐烈和傅景落,皆是人中龙凤,青年才俊,是世间难得的佳公子,一个冷若冰霜,让人望而胆怯。一个白玉无瑕,笑若春风。截然不同的两人,一黑一白,皆淹没在明亮的烛火之中。

    北唐烈看着一身碧色的顾卿,干净的感觉像是刚从水里出来,洗净一切纤尘。不论在盈白的小手,还是如玉的脖颈,还有那精致的小脸,无不让人有着吹弹可破,小心呵护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连心思冷若北唐烈,都惊叹今晚的顾卿,干净清新,比平日的栀子花多了一份高贵美丽。

    他眸光一凛,转而将眼底所有的表情尽数压下。

    傅景落只是看了眼顾卿,心中惊讶不下于北唐烈,眉眼含笑,抬头看向北唐烈,刚好看见他眼底的惊讶之色,尽管他隐藏的如此之好,但是心思玲珑的傅景落还是捕捉到了一丝别样的情愫。

    他喝茶的动作稍稍一顿,不论怎么看都是一副绝美的画像。傅景落轻轻放下茶盏笑道:“原来你装扮出来竟然这样好看!”

    他话语中毫不掩饰赞赏之意。

    顾卿笑嘻嘻的走上前,一双大眼璀璨,被一个大帅哥说好看,那么必定是好看的了!她直接走到傅景落的面前,嘻嘻一笑:“多谢傅公子的夸奖了!”

    傅景落眉头一挑:“你叫我傅公子就生分了,不介意的话就叫我景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就叫我顾卿吧,或者卿儿。”顾卿也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傅景落笑着点点头,顾卿还想和他再聊两句,北唐烈淡淡的咳嗽声传来,打住了两人之间和谐的气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