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谁好看呢

    夜晚的醉仙居也是格外的热闹,客流量比白天的最起码多上两倍不止,不少有钱人家的子弟就算是吃过饭,都会选择来这喝喝茶吃吃点心,顺便聊一下人生什么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里的菜品无一不是精品,这里的茶与点心更是拍手叫绝,样样都是招牌。

    几人上了三楼的雅间,檀香轻纱月影,别有一番意境。

    三人盘膝坐下,已有专业的茶艺师开始煮茶,不一会一杯暗香四溢的兰贵人便递了过来,色味清香、回味悠长。入口后虽有一点苦涩,但是不一会口舌之间产生一种莫名奇妙的香味。

    顾卿以前喜欢闲下来的时候喝茶看书,但是远没有现在这样讲究,这是简单的冲泡,哪里像现在这么一杯三品的?

    傅景落放下茶杯,赞叹:“醉仙居的手艺当属盛京第一了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淡淡的抬眸:“这也多亏了你这个傅公子多年来不闻不问。”

    傅景落知晓北唐烈有怪罪的意思,若不是北唐烈私下帮他解决了那些摊子,否则醉仙居也没有这样的地位。不禁摸摸鼻子:“你知晓我不喜欢生意场的事,要不是我爹,我是不会接管醉仙居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也没个接管样子。”他淡淡的喝下一杯茶,眸光落在窗外,透过夜色,十分飘渺深邃。

    顾卿不知道这个看似温厚如玉的傅景落竟然是实打实的大财主,连醉仙居这样的酒楼都是他的,完全是奢华版的土豪金啊!

    顾卿两眼发光,恨不得立刻上前抱住傅景落的大腿,高喊一声:“土豪,我们做朋友吧!”

    但是,一切一切的想法都止于北唐烈那可怕的脸色上面。

    但是顾卿还是止不住激动:“醉仙居是你的?”

    傅景落喝下茶,不置可否的点头。

    有钱人啊,真真是有钱人啊!顾卿现在想想自己拼死拼活这么久,私房银子也就五十万,还被北唐烈上次为宋离赎身坑去了二十万。果然人和人是不能比的!

    如果傅景落和北唐烈两人想比,顾卿虽然爱财,但是还是觉得北唐烈牛逼一点,在古代权二代明显病富二代牛叉很多,参照北唐烈就知道,一个皇子是多么的傲娇!

    顾卿收拾了乱七八糟的思绪,此时糕点也端上来了,果然是拍手叫绝的好东西!

    顾卿吃的不亦乐乎,傅景落看着她吃东西狼吞虎咽的样子笑道:“喜欢的话,我每日让厨子送些给你。”

    这么久,顾卿头一次觉着嫁给北唐烈也不是什么坏事,最起码认识了个土豪朋友!

    “要……要!”她满嘴的糕点,还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北唐烈看着傅景落脸上宠溺的笑容,面色更加阴郁,这个女人说到底还是自己王妃,此时竟然被一点吃的,就这样热切的看着别的男子,这要是以后有人肯管她一辈子衣食无忧,岂不是拍拍屁股跟别人走了。

    北唐烈面色不善的将面前的一盘糕点直接重重放在顾卿面前,寒眸斜睨:“吃。”

    这个王八蛋,又犯哪门子神经病!

    顾卿心有怨恨,但是不敢表露,直接拿起糕点吃了起来,吃穷死他最好!

    傅景落抬头看了眼北唐烈,嘴角的笑意更甚。

    他优雅的撑着脑袋,轻放在案几上面,眉宇一片宁静之色,淡笑的看着顾卿:“你觉得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顾卿正吃着糕点,听到傅景落这话,不知他意欲何为,来不及深思,便直接点头。京都四大公子之一,岂会浪得虚名?

    她咽下嘴里的东西,连忙说道:“世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双公子,无双如玉,景落人间,你自然是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他颌首笑道:“北唐烈也是四大公子之一,你说他好看还是我好看?”

    顾卿一下子傻了眼,准备塞进嘴巴里的糕点滑落在地,滚了几圈。

    他眉眼如星,正定定含着笑意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卿眨巴了下眼睛:“这个……就不必说了吧!”这傅景落是闹的哪一出啊!偷偷瞥了眼北唐烈,发现北唐烈也正看着她,眸光暗沉,面色如霜。

    顾卿连忙收回目光,谄笑一声:“赶快喝茶吧!茶都冷了!”说罢自己连忙先拿了一杯仰着脖子灌下。

    北唐烈眸光流转,淡然的端起茶杯,浅啜一口,幽冷的声音便传来:“说说也行。”

    顾卿一嘴的茶憋在嗓子里,上,上不去,下,下不来的,一时间脸憋得通红。什么叫说说也行,说说也行是几个意思啊?谁能告诉她?

    傅景落连忙上前拍拍她的后背,帮她顺气。还不忘提醒道:“每个人的审美不同,我和北唐烈,在你眼中总会有一个人不如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我擦!这个节骨眼你就不要给我捣乱了好吗?

    顾卿一个眼神瞪了过去,突然北唐烈重重放下茶杯,也是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这回该怎么说?两个人都是不同的气质,如何能相提并论?论相貌,北唐烈刚毅,傅景落温和。但是两个人都恰当好处,十分完美啊!

    这……要如何说?

    再看看北唐烈的眼神,分明就是自己说不好,分分钟结果了你的样子。这分明是拿生命在陪伴啊!

    顾卿已顾不上美食,现在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:“这……你们两个人实在不能相提并论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不能?”北唐烈斜睨,不满意这样含糊的回答。

    傅景落也是如此:“定要你选择一个呢?”

    我擦!上帝啊,请赐我一把刀吧,我定要结果了这两个挨千刀的混蛋的!为毛每次受伤的总是她?

  &n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