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青玉小世子

    眼前的八岁孩子,虽然长得粉雕玉琢,让人想上去捏一下,十分诱人。但是一张小脸虽然稚嫩,一双眼睛已经有些老成,这样睿智的目光,似乎不是一个八岁孩子应该拥有的,难不成和她一样来自异世?

    青玉上前轻轻一拜:“青玉见过皇叔、皇婶,不知傅叔叔在此,青玉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傅景落淡笑如玉:“好些年不见你,亏你还记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傅叔叔乃是仙人之姿,只一眼便让人记住,我虽年幼,却不敢忘怀。”青玉有板有眼的说道。

    北唐烈嘴角冰冷的气息柔和了许多:“回来拜见你皇爷爷了吗?”

    “见过了,皇爷爷的身体还是那么硬朗。”他面色平淡,然后看了眼最里面的顾卿,小脸流露一丝缓和的笑容:“青玉早就听闻皇婶的美名,今日一见,似乎……”

    “相貌平平。”

    我擦!不能忍,一个八岁的孩子,竟然嘴巴这么毒?

    北唐烈也是略有嫌弃的看了眼:“是有些平。”说罢还全身打量了一下,顾卿不由得盯上自己的胸脯,平的不像话!

    傅景落闻言也是一笑,给他倒了一杯茶:“你的嘴巴不减当年,这好歹是你的皇婶婶。”

    “青玉只是就事论事。”他接过茶,浅啜一口,半大的人,竟然风度优雅,再要长大一点又是一个蓝颜祸水!

    顾卿听得牙痒痒,没想到北唐烈冷冷的补了一刀:“那是你没见到她平日里的模样,现在倒算是能见人的了。”

    在自己的小侄子面前,北唐烈丝毫没有给顾卿面子,直接将她狠狠鄙视了一番。

    顾卿没想到这刚一见面,就见识到神童青玉的毒舌,这确定是一个重伤四年的小孩子说出来的话?

    傅景落眸光沉敛了几分,琥珀色的光华渐渐凝聚:“不愧是不死神医的徒弟,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我们这些人也该让步了。”

    青玉小小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,只是声音有些诧异:“这是哪里得来的谣言,没想到在封地传传也就罢了,怎么还传到了傅叔叔的耳中。我此次活下来,全是个人命数,和那不死神医半分关系没有。”

    北唐烈悄然放下手中杯盏,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紫砂茶杯,指尖轻轻触碰,发出细小的声音。在那一片茶香雾气缭绕的昏黄烛光后面,一张脸阴晴不定,看不清表情,只是声音极淡,也极冷:“是吗?那青玉世子的命也太过硬了点。”

    一见面争锋相对,顾卿所看到的似乎不是那么个叔慈侄孝的场面,隐隐还有火药味。

    这次傅景落没有开口说话,反而淡淡的喝着茶,似乎与他无关。青玉并没有为这诡异冰冷的气氛所动容,只是淡色的眉头轻轻扬起,吹了吹茶,脸上多了一丝笑容,这样好看的脸上,多了几分稚气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有师父却不是不死神医。只是我那师傅过于愚钝,也没教给我什么,只怕让九皇叔和傅叔叔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顾卿心中暗自称好,这样子大胆毫不客气的拂了北唐烈的意思,竟是个八岁的孩子,简直比她有出息多了!

    她上次在暗格那偷听了几句,似乎是因为这个青玉小世子是不死神医的徒弟,有求于不死神医,所以对这位青玉世子十分看重,没想到几句话一挑明,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竟然青玉小世子不愿坦言相对,那么本王也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青玉话语一转,看着顾卿似笑而非:“也不是不能说,只是有外人在场,青玉不便说!”

    于是三个人的眼睛齐刷刷的落在了顾卿的身上,原本还在吃着糖糕的顾卿一下子抬起头来,看着三个人,慕名的紧张起来,他们看我干嘛?

    三个人的眼神里分明说:你可以滚了。

    “踏月,带王妃回去。”北唐烈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顾卿皱皱鼻子,先前老娘就是个陪衬是吧,现在连陪衬的资格都没有了是吧!

    这个青玉小世子简直不是人!混蛋,一群混蛋!

    顾卿被带出去后,气愤的想上去砸门,踏月急忙拉住:“王妃,您还是乖乖回去吧!”

    顾卿恨恨的瞪了一眼,心有不甘的离去,一出了醉仙居,看着繁华的街道,顾卿便没有回去的意思了,她看着踏月的不怀好意的笑了笑,踏月连忙警觉,直接低头避开了顾卿的眼神,低头严肃的说道:“王妃,王爷有令,要属下护送王妃回府,王妃请吧!”

    顾卿一把拉住他的衣袖:“你就放过我吧!我这几日被关在逐鹿殿实在是憋坏了。这王爷一时半会也出不来,只要你不说,我不说,自然不会有人知晓的!”

    “不!属下要遵从王爷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踏月根本就是个木头脑袋,估计北唐烈叫他去死,他都会毫无犹豫的直接去死的。跟这样的人说话,简直是浪费口舌!

    她瞪了一眼:“不玩就不玩,我饿了,吃点东西行不行啊!”

    “王府里面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饿的走不动路了!”

    “属下可以帮您叫马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快要饿死了,行吗?”她幽怨的看着她,踏月终于为难的点点头,还左右说道:“那王妃定要快一点!”

    又回到醉仙居,直接在一楼叫了几个菜,让踏月坐下,他又不肯,坚持在邻桌等着。既然他愿意,顾卿也只好随他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的时候,踏月突然面色一变,转身朝着门口看了两眼,顾卿正想问什么,没想到踏月便对她说道:“王妃你在这等一下,不要离开,属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卿还没说话,踏月便整个人消失在门口。顾卿皱着眉,难不成是有什么想图谋不轨?

    刚一转头准备继续吃的时候,没想到对面赫然坐着一个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