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月亮会悲伤

    她差点就叫出他的名字,好在反应过快,及时改正过来,但是心里疑惑,这看天色已经快到亥时了,他这么深更半夜的出现在她的房间里面是干什么。难不成是想叉叉圈圈?

    我擦?脑子里刚萌生这样的想法,顾卿无声无息间将被子拉倒脖子处,阻挡春光外泄。

    北唐烈的眉头狠狠皱起,这个女人看着他是什么样的表情?仿佛是在看色狼一般,难不成会以为自己饥不择食,惦记着她的那小身板吗?

    北唐烈眸光一凛,顿时摄人无比:“你还不给我滚下来?”

    顾卿哑然,自己脑洞开的有点大,都差点忘记行礼的事情了,古代人还真是麻烦,动不动就行礼,还没完没了了都!

    急忙接过紫鸳递过来的衣服,披在身上,便下了床,连鞋子都没来的急穿,便匆忙行了个礼:“王爷这深更半夜怎么过来了?”北唐烈不是出去了吗?就算回来了也是到哪个小妾房里啊!

    北唐烈看着她见了他仿佛是老鼠见了猫一样,顿时心里不爽。和傅景落商议的有些晚,回来就直接去了碧波池,没有看到顾卿,在踏月口中得知,顾卿没有等到便回去了。心下不满,这个女人等不到自己就离开了吗?本王何时准许了?便没有停歇,直接来了东偏殿。

    不来不知道,一来吓一跳。这才发现他的王妃的睡相其丑无比,被子都不知道踢到哪去了,根本就没有个女人家的样子!除了长得像个女人,还哪一点像了?就连跟随自己的踏月也露出了目不忍视的表情!

    北唐烈心里冒着火:“王妃今晚怎么没去碧波池?是无视本王吗?”

    顾卿一愣,没想到他是因为这个,所以深更半夜把她叫起来,就是为了问这个?未免也太小题大作了一点了吧!但一想到北唐烈其实就是个小心眼,小心眼做出这样的事也不为过!

    她低着头,诚实的说道:“我在碧波池等了王爷许久,没有等到王爷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有告诉你,你可以走了吗?”北唐烈的声音继续透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顾卿哑然,北唐烈还真没说,她还真以为他不来了呢!

    见她无话可说,低着头,像是个温顺的兔子,但是北唐烈知道他这个王妃的嘴巴厉害的很!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随本王去碧波池?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顾卿一下子抬起头来,那双明亮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睡醒的缘故,带着些迷茫,更加美丽朦胧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她生的一双好眼睛,曾几何时无忧也有这样灵动的眼睛,只是现在看不见了!

    他眼波流转,转眼便恢复冷然:“还不快走?”

    顾卿这才恍然大悟,这位大神半夜把她折腾起来,为的就是给他捏背,看来她要收踏月为徒了,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样的工作了!

    顾卿换好衣服灰溜溜的跟在后面,她迟早有一天要翻身农奴把歌唱!自己身为烈王妃,一天王妃的优待都没有享受过,还被这北唐烈呼来喝去,当丫环使!

    到了碧波池,北唐烈直接手臂一伸,言下之意十分明显,只是略使了个眼色,顾卿便上前乖乖的给他脱衣服。

    每天面对这么完美的身体,自己还是个正常女人,这个北唐烈确定不是在对她进行色诱吗?

    心虚的瞄了瞄那完美的身体,人鱼线那么明显,是要作死啊!

    虽然左腿不方便,走路有些颠簸,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魅力。但是顾卿相信北唐烈的腿如果好了的话,那么会更加帅气!

    不知道不死神医能不能医好北唐烈的腿?

    心里想着,人已经随着北唐烈下了池子,在他后面安分的帮他捏背。整个宽敞的房间里,只有轻轻的水声,显得异常静谧。

    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北唐烈就沉沉睡去,顾卿没有多做停留,她知道再过一会北唐烈就会自己醒过来。

    出了门,踏月并没有守在门口,她收拾了下,便一个人回去了。突然听到一阵琴音婉转而来,虽然清澈但是丝丝缕缕中竟然带着一些悲凉的气氛,顾卿皱眉,什么人深更半夜还在弹琴,竟然没人制止?

    好奇心驱使着她慢慢走过去,怕是惊扰了这美妙的琴音,走路十分小心。

    在湖边的八角亭下,夜风微微拂过,那抹白色的衣袂随风起舞。他面色一派安详,没有那一贯的淡雅的笑容。那修长的眉没有舒展,竟然轻轻压起,她和傅景落认识不久,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会有皱眉的时候。那眉宇下风华惊艳的一双眼眸正紧紧闭起,似乎沉浸在自己琴声中淡淡的悲哀之中。

    晚风、凉亭。琴音、公子,无不是绝美的组合。只是这样美若谪仙的傅景落也会有这样伤感的琴音?

    一曲罢,傅景落停下了手,任那长长的音调萦绕耳畔。缓缓睁开眼,里面的金色的琥珀缓缓流淌,显得清澈无比,仿佛是最干净的湖水一般,只是看了一眼,便觉得他是仙人,即刻要乘风归去。

 &nbs